长篇乡野小说连载《芝镇说》(92)|卖的就是缺货
本文摘要:长篇乡野小说连载《芝镇说》(92)|卖的就是缺货

第八章弗尼思说

(92)卖的就是缺货

归妹整个儿变了只大黄鼠狼,龇牙嘎吱嘎吱啃门框,啃下的窸窸窣窣的末子像锯末子一样细,一边啃一边浑身筛糠一般颤抖。雷以鬯用桃木剑拍,也用桃木剑的剑鞘戳,可不管用,归妹开始抱着门框抽搐。

雷以鬯手足无措,进屋从书架上搬出刚抄好的《周易》,翻到“归妹”卦,带着哭腔喊:“闺女啊!回来吧。”说完,从咸菜瓮里舀一瓢老盐水兜头泼到归妹脸上。

忽然雨住云收,归妹冒出了一句:“齁煞俺了。”长叹了口气,那声儿一下又回到了原来,眨巴着眼:

“我刚才是咋了。”

“走吧,没事了。”

夜色里,雷以鬯举着那把桃木剑。见归妹走出几步,又喊住,递上那把剑:“拿着,辟邪的。”

***

玉皇阁最热闹的是正月初九,这天是玉皇大帝生日,四面八方的人前来赶会,少不了的跪经、祈福、瞻拜、参观,人头攒动,半个芝镇街水泄不通。这天玉皇阁上要放大鞭,从早到晚,爆竹连声不绝,尤其天黑以后,一丈五高的花桩那儿,只听咚——咚——咚地响,一道一道寒光带着哨声冲上了天,夜空里就有了“钻天箭”“葡萄架”“倒垂柳”“猴子点灯”“和尚变驴”“仙人摘桃”“荷花仙子”等好看的图影。这烟花,顶数芝镇前院老杨家的最响也最俊。

这一天,也是雷师父最忙碌、进项最多的。他的卦摊挪到了东跨院北边,紧挨着道士的静室。他往往都是初八这天傍晚,先来打扫了,静待次日的来客。

要在往日,晚霞映着玉皇阁的飞檐,雷师父觉得那飞檐镀金一般,也把他的心气儿镶了一层金边。而在这年初八的傍晚,则是大雪弥漫。他平日摆卦摊的地方,早日被二尺厚的雪覆盖了。他从李道士那里扛来大铁锨,撅着腚埋头铲雪。自打那晚归妹被黄鼠狼附着,雷以鬯感觉身体一下亏空了,能量大不如前。过去扫天井,一边扫一边将《杂卦传》在脑子里过一遍,顺着背诵的节奏扫地,不觉得累。可是,现在背不了几句,就迷糊着背不下去了。

他脑海里不时插进归妹的影子,插进那个雨夜,林林总总,黏黏糊糊。来扫地前,他瞥见归妹烫了个鸡窝头,穿着旗袍,挎着小包,在跟芝镇的小贩李登陆吵架,心一下又揪起来。

李登陆三十多岁就剃了光头。芝镇人在他这个年纪,都是出大力流大汗的,而他不,常年抽着烟袋蹲在芝镇摆摊。深冬里,眼前铺块灰布,布上摆着不多却很实用的小物件,有几个虫眼了的大枣,摆成一堆,枣身显得干净明光;一把小枣放在一个瓷碗中,其中一个已有些破裂,其余的也有点干瘪,不知是藏了多少日子了;一把新长生果子,白生生。几个栗子,与灰布一个颜色,只觉得灰布上多了一块凸起的灰。一团红头绳,一团大红色的毛线,吸引着大姑娘、小媳妇。几块包着喜字的糖块,让围观的几个小子们接连咽了几次口水,眼巴巴地瞅着自己的娘。娘呢,知道孩子馋虫已萌动,捏捏自己包钱的手帕,装作不知一样。灰布上,还有痒痒挠、挖耳勺、旧毛笔、徽州墨,几张宣纸,几张大红对子纸。小孩子带的珐琅手串,大姑娘最喜欢的腮红、胭脂、雪花膏。小媳妇最爱用的擦眼霜、描眉笔、修眉粉。老太太用的缝衣针,纳鞋底的针锥,顶针儿。

最吸引人的是灰布当中央,放着个花皮西瓜。瓜不大,瓜蒂处的瓜秧干成了瘪瘪的树枝状。这西瓜,是夏天李登陆拾芝镇大集的“集头”拾的。大集快散了,卖瓜的要收摊,挑剩的西瓜论堆卖。这李登陆连盛西瓜的篓子都要了,把西瓜放在地瓜井里,用沙子埋了,等到大雪飘舞的时候,摆到芝镇大集上。有那病榻上的老人,咽气前就想吃口西瓜,到哪里买去?只能到李登陆这里,独此一家。孝子来到摊前问:“西瓜扭子多少钱了?”李登陆猛吸一口烟袋:“哼?西瓜扭子?你再找找哪里还有,我把头割了给你。两块!”孝子一听,讹人这不是?走了。转了半天,连块西瓜皮都没有啊,又来到摊前,掏出两块钱,李登陆伸出四个指头。孝子一看,拔腿就走,李登陆说话了:“一看就不孝顺。”拿刀把西瓜切了一半,往嘴里填。那孝子忙掏出四块。李登陆伸出两只手,喊:“买不买?不买我自己吃了?”那孝子一看急了,掏出十块,把那一半西瓜扭子抱走了。李登陆生财之道,卖的就是缺货!

这一大早的,李登陆指着归妹的鼻子骂她“浪”,在芝镇,这可是骂人最难听的话了。雷以鬯顺着骂声走过去,塞一把零钱给李登陆,给归妹使个眼色,归妹识趣地撤了。

雷以鬯转过身来劝李登陆:“别跟孩子一般见识。”这光头摘下毡帽,把毛票塞到毡帽里缝的小口袋里,又戴上:“老雷啊,我就看不惯这玩意儿,到鬼子窝里去鬼混,没脸没皮的,还这么抠门,一把芫荽,少给两毛,你说气人不气人。也不知是谁撅出了这么个孬种、孽种!”

“积点口德。”

“哎呀,雷先生,你怎么也替这浪货说话,黑白不分?!”

“我……”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