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课堂 猜猜老屋倒了吗
本文摘要:创新课堂 猜猜老屋倒了吗

一直以来,许多语文教师都对“策略单元”文本犯难。这学期的公开交流课,我首选了《总也倒不了的老屋》,是三年级上册阅读策略单元的首篇。

我将教学分为三大板块:猜猜,老屋是被施了魔法吗?想想,老屋会不耐烦吗?说说,小蜘蛛的故事如果讲完了呢?孩子们在课堂上抢着猜,无边无际地猜,不亦乐乎地猜,越猜越离谱,越猜越得意,已经忘掉课堂的笑声在听课老师左右“盘旋”……

下课后,两位德高望重的老教师并没有离开。她们翻课本、问学生、确认过眼神,摇摇头,摆摆手,拂袖而去……

我心里很清楚,老教师在质疑。面对全新的统编教材,第一次出现的特殊策略单元,他们担心在革新理念的旗帜下,矫枉过正跑偏了。

第二次换班级模仿第一位名师再上《总也倒不了的老屋》,学生在表格里填写,感觉“预测”被灌水,寡淡无味。再换何捷版本的课,特别邀请了那两位德高望重的老教师。盘算着,如果这次还有质疑,就用名师的理论说服他们。

“最后,最后的最后,猜猜老屋倒了吗?”一个学生大喊“倒了,村里拆迁,不倒也得倒”,这“麻辣”的联系生活实际的预测,得到一片“村民儿童”的认同,笑成一团。“猜读就是读到感兴趣的地方,学着联系起来思考,大胆直接说出结果,题目、开头、插图、内容、结尾……任何细节都可供猜测。”我将结论在一浪一浪的发言后,逐一呈现。

偷偷观察着“观察员”,没错,是两张沉思静止的画。董老师思忖好一阵,推了推眼镜,一字一字地问:“这样教,考试怎么办?整整一堂课,学生没有翻开书,没有读过文,没有检测过字词,你后面还要用第三课时来整理吗?学生能答出是怎样的老屋吗?”

我立刻回应,“当然能!猜插图时,学生说那么慈祥的老屋,一定会答应;猜会不会帮助小蜘蛛时,学生猜,老屋最喜欢帮助别人了,他们怎么答不出来呢”?

我们的对话在谁也说服不了谁中结束,可我一直没有停止思考。

我们常常看到名师课堂中的各种艺术感,他们追求着完美的艺术效果,享受剧场里学生的笑声、听课教师的赞叹声。可是,当他们转身离去,学生的基本语文要素是否落实?倘若每节课都是这样的华丽,还会有潜心持续的发展吗?我们面对不同的学情,简单的模仿复制,没有自我的思考,学生在课堂后的思考,怎样测量?

一节策略单元的《总也倒不了的老屋》,我尝试在课堂中找到自己的立场,我想说服旧思想,又想在新教法中不忘基本。这不就是北京大学教授温儒敏倡导的“守正创新”吗?原来,我在左右碰壁中,乐此不疲。 (梁 荣)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