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老人背后,不全是孤独
本文摘要:互联网“适老”改造还要“护老”

凌晨1点,卧房门下透出微弱的光,孙一然知道自己62岁的母亲王桂芬又躲在被窝里刷短视频。王桂芬只是众多“网瘾老人”之一。《2020老年人互联网生活报告》统计数据显示,60岁以上的老年用户日均使用时长达64.8分钟,甚至有0.19%的老人日均在线超过10小时。随着互联网的“适老化”改造,越来越多老年人会熟练使用智能设备,带来便利的同时,也让部分老人沉迷其中。

每天刷手机超过9小时

王桂芬患有糖尿病,需要坚持锻炼,久坐久卧看手机对身体不好。每年11月份,孙一然都会带父母体检。今年提前了,因为母亲最近头晕眼花。不仅肩颈腰背疼痛增多,食欲也不好。当着医生的面,孙一然才得知,母亲每天玩手机超过9小时。

高级心理咨询师王娜娜表示,老年人的精神依赖更强,年纪大了,子女关系淡漠、老朋友去世、孤独感更加强烈,这些都会加重老年人对某项事物的依赖性。

“适老”改造下“护老”不足

国家和地方适老化政策频频出台,切实解决老年人上网难题。然而,由于互联网对老人的保护力度不足,部分老人反受其伤。

“我能在网上知道啥是海姆立克急救法,还学会了用小苏打加白醋疏通下水道。 ”67岁的林觉广说。不过,他觉得上网有利有弊,一些短视频越看心里越焦虑。

另一位老人张兰对手机很痴迷。她和女儿李叶梅同住,主要是为了带孩子。小外孙还在吃辅食,张兰一天要做六顿饭,加上洗衣、打扫,一天下来空闲时间累计不到2小时。刷短视频成了她成本低、效率高的唯一娱乐手段。

如果说平台追求流量,不会太多考虑老人成瘾的问题。那么,社交网络化则是年轻人也没逃离得了的趋势。“跳广场舞、旅游需要老姐妹们都有时间,上网一个人有时间就够了。 ”王桂芬说。孙一然说,年轻人在通过互联网维系朋友圈,老人也难跳出来。

“老年模式”要安全舒适

老人学会上网后,不都是被诈骗或者沉迷短视频,王娜娜以自己的母亲举例说,母亲让她帮助下载了一堆亲子教育APP,学起了如何带娃。网络给老人确实带来了便利、拉近了家人的距离,减少了代际矛盾,也有利于老人参与社会的深度和广度。

“老小孩儿、老小孩儿,老人变老后好奇心和探索欲更重。一味限制戒不掉网瘾,就像青少年一样。 ”王娜娜建议,让老人能够待在安全、舒适的互联网“老年模式”里,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舒适”的网络环境需要家庭、社会等多方共同推进建设和维护。家人或社区工作者在教会老人上网的同时要持续传授给老年人网络安全知识;互联网平台建设应当避免强娱乐、轻内容的设计,引导老年人正确使用网络;社会在公共区域更多地规划老年人娱乐设施及场地,让老人也有放下手机的动力。

李叶梅表示,应当从根源上分流和管控,也可以研究推出老年人模式,让诈骗、广告推销信息被拦截在老人手机的“垃圾箱”里,让短视频刷屏有时间限制,制定强制休息时间。 刘旭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