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三元宫道长教驼仔 关帝诞睡佛戏南狮
本文摘要:第二十一回 三元宫道长教驼仔 关帝诞睡佛戏南狮

第二十一回 三元宫道长教驼仔 关帝诞睡佛戏南狮

广州,西村大牢。

因为昨晚这里发生了大案,现在驻守的人已明显增岗添哨。

周云森这厮,当日借夜色障目,来寓行刺父亲的事情,敬宾现在耿耿于怀。此时,他承西关新千总司马之邀,决定再次出马。敬宾突然向姓麦的狱头问:“那天劫匪前来劫走犯人时,你在不在场?”

“在场。”狱头诚惶诚恐,“那是暮色沉沉刚入夜时分,一个衙门打扮的人闪电般拔刀击杀了镇守的两个狱卒,我也被击晕,他夺得钥匙,救走了‘笑面虎’周云森。”

“哪一个是当值负责?”

“是陈副统领。”

敬宾一抽老麦的袖口道:“你带我到‘笑面虎’住过的牢房去。”

开门而进,湿霉臭气扑鼻而来,令人作呕,墙上有字,依稀可辨,敬宾连忙上前一望:

失手传真廊,偷生屈行藏。

我今脱钩去,必欲露锋芒。

“哼!鹿死谁手尚未知呢!”敬宾暗咬钢牙,对老麦说:“请带我去找陈副统领。”

西关,仁安街。

有个姓冯的驼仔常在街头摆档小食谋生,所卖无非是白粥、松糕类,还兼卖些烧饼、炒米饼。他每逢天蒙蒙亮就要起床,煲粥、蒸糕、切饼,样样都亲力亲为,所获的只是蝇头微利。

冯驼自幼父母双亡,胆小怕事,行路都怕踩死蚁,从不敢与人斗口,素来低调做事,不善言谈,朋友也寥寥无几。

合股堂主胡豹仗着会点功夫,伙同一大帮狐群狗党,鱼肉乡民,为恶街坊,甚至连身患残疾的冯驼也不放过,每每经过他的摊档,不但白吃还会顺手牵羊。

冯驼发觉那几个恶徒常来“光顾”,难免口出怨言,指责胡豹大大有名的堂主,竟然容许手下欺负一个弱不禁风的残疾小贩,算哪门子的英雄好汉?哪知这一番话,经那些恶徒添油加醋地在堂主面前乱吹一番,胡豹气得一脸铁青,来到驼仔面前,暴跳如雷,质问冯驼,何以说他是“狗熊”?

冯驼以天盟誓:“从没讲过这话。”哪禁得他那些徒弟七口八舌,竟一口咬定冯驼讲过不承认。

胡豹更不搭话,当着众多街坊邻里,大打出手,不仅把粥、糕、饼撒满地,还对冯驼拳打脚踢。

街上行人个个惊之远避,唯恐得罪这群地痞。

胡豹师徒见冯驼口、鼻流血才志骄意满,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住在附近的老伯见那些凶神恶煞走得不见影了,才敢上前扶起鼻青眼肿、嘴角还在渗血的冯驼,好心地指点说:“你现在已被打得一身伤,快去三元宫找那位医术高明的道长疗伤。”

冯驼含泪谢了老伯,依言前去,找到慈眉善目、一团和气的道长,与他讲述了刚才的一幕。

道长非常激愤道:“我早听人说,这胡豹是恶豹,居然恃武欺弱,实在比狗熊都不如。”

道长用心医治这可怜的残疾人,一来治得及时,二来驼仔本来素质不弱,没有断骨,只是皮外肿瘀,体内新伤,可幸头部不曾重挫,不出半月,冯驼得道长的妙药,已行动如昔了。

冯驼在三元宫治疗期间,闲来无事,从做杂役的厨工谈话中,知道道长原来是武当山一位出色的剑客,于是希望道长教几招防身武艺,才敢回去。

道长便答应收他为徒,条件有二:一是代三元宫出街市购买肉、菜,并充厨工;二是如练功怕苦嫌累,即无师徒缘分。冯驼听闻,欢喜不已,哪有不允。

冯驼如吃了秤砣,铁了心。从那天开始,按师父吩咐,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后,便练功不辍。

数十天过去了。

道长叫他解开小腿上的沙袋,出三元宫外的蕉林去,双手发力搂抱芭蕉树,意念是把它连根拔起。

第一次真如蚍蜉撼树。

但第一千次,就大不一样了。

有一天,他终于发觉,这二十多棵蕉树,内部枯萎,皮色尽黄,有几棵已能随泥连根拔起。此时,道长又对他说:“现在可以练习抽锤了。”每天用双拳轮流向沙包抽去,沙包的重量初只是十五公斤,后逐渐加量。道长见他打沙包已打得很够力度,便又说:“胡豹功夫非常出色,腿马稳健,落地生根,臂力沉雄,变招极快,你必须出其不意地袭击,尽量贴缠其身,尽量使出你经过训练出来的一抱一拔之技,使出你阴阳托掌之功,使他双脚离地,失却重心。任何拳师只要双脚离地便失控失势,那抽沙包之功夫的运用便可奏效。”

冯驼练功更勤了。

农历五月十二。

广州上西关太保庙搭起了演戏棚,隆重庆祝“关帝诞”。

庙中住持已邀请了黄飞鸿等盛名教头来表演助兴。敬宾因要与丁三出外探访逃犯周云森行踪,特来此地与师父辞行。

因来得早,睡佛未起,狮子未动,但流动的人群已很快地围拢了一大圆圈。见那南狮,高耸的额头装上反光镜片,巨大的眼睛、血盆的大口,顶上生角,颜色则斑驳陆离,似花团锦簇般鲜艳。由一人舞狮头,一人舞狮尾。狮身披以锦缎的狮被,较一般兽身为长,便于做高昂突兀的姿态和各种跳跃的动作。 (59)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