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妞,那是妞妞
本文摘要:妞妞,那是妞妞

□胡跃宁

窗外本无景。

忽一日,一朵素雅而清纯,娇羞而恬淡的花儿的盛开,给无色无彩的窗外平添一份生机。那朵花,尽显活力光芒,看久了,自然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景。

12年前曾写下一篇《那个叫妞妞的女孩》的文章。因妞妞家与我家窗对窗,妞妞的快乐成长都在我眼中,且带给我许多的生活乐趣与记忆,于是,我用笔记录下了那个乖巧、水灵、伶俐,头顶扎两只“叮叮猫”美丽麻花辫,爱说爱笑,会拉琴唱歌的小姑娘——妞妞。后因妞妞长大、搬家,之后我们也搬了家。从此,那个活泼可爱的妞妞,那道窗外如画的风景,印刻于我的脑中,藏于心间。

有时我会想,妞妞应已长大成人,或已结婚成家生子,已为人母。即便妞妞从我眼前,面前走过,我未必能认出她来。

我现居住的楼房,是当年单位修建的集资房,房的对面同属本单位修建的另一栋集资房。因两栋楼客厅内阳台相对,且间距仅仅10米左右,所以,一般情况下,除了透气,阳台的玻璃窗都是紧闭的,况且,楼与楼间的窗外也无景可赏。

于现居住的楼房来讲,上下左右的邻居,除了少有的如同我一样的几户老同事,老邻居,开门见笑脸的老面孔外,都换成了一些上、下相遇从不打招呼,如同陌生人般的新面孔。尤其是那些初次见面还蹦蹦跳跳、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童男童女们,感觉隔不了多久,就一天一个样的变了声调、长出喉结、胡须的靓仔和腼腆、害羞、忸怩的靓妞了。我家客厅相对的那扇窗,也不知换了几次主人了。这一次,又因换了户主,已黑了许久。

忽一日,那窗户不仅亮起了灯,竟还飘来朗朗的读书声。推窗看去,竟是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正聚精会神地诵读语文课本上的诗文,声如黄莺美妙,调如百雀羚婉转清脆。这实在令我好一阵激动,似曾相识的画景啊,让我回想起了什么。但我很快且理智的告诫自己,窗外的画景,只是曾经模糊的景象又清晰地复现,但这美少女绝不是我心中从前的那个小姑娘——妞妞。

这为何家之闺女?我心中默认她应该是我笔下的第二个妞妞。

曾经的妞妞,又唤起我对往昔的回忆。过去的故事可以续写,旧人换新人,窗外景,心自喜。你看她——妞妞,常伏案灯下那张书桌,或写字,或阅读,酷似贴于窗的年画,总给人以喜悦的心情。

妞妞,莘莘学子,你是最勤奋的那一个。

家有考生,其个中滋味,是一言难尽,还是五味杂陈,经历者自有其说。对于每一个考生,都是家中“正午的太阳”,所以,父母就成了星星和月亮,日夜地围绕着太阳旋转。

妞妞的父亲,是个绝对的“后勤部长”。冬季的早晨,无论我起床多早,都能看到妞妞家的客厅和厨房已点亮。一个壮实的中年汉子,来来回回不断地往复于客厅与厨房间。这画景是多么的熟悉啊。同样的“动漫”出现了,妞妞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坐在了桌前,时不时的传来妞妞与母亲有关书包、作业本、文具、添衣、保暖、安全、运动鞋这样的问与答的话题,再就是妞妞母亲的催促声:快点,快点,动作快点!又听到妞妞父亲的声音:快点啊,我在楼下等你们。这声音,好耳熟,好亲切,这不是曾经妻对儿子的对话么?

客厅的灯熄灭了,距我上班的时间早45分钟。

妞妞的母亲应是一名人民教师吧。灯光下,常见她伴随妞妞读书的身影,并有细微的呢语声。是辅导,你一言,我一语,时而交谈、时而争论,有时又会发出嘻嘻哈哈的斗嘴声,甚是亲密,母女俩就像一对“姊妹”定格在那画景中。当然,偶尔也会出现母女俩的争论声,听到妞妞发出“愤怒”的抗议声:出去,我不听你的,随即传来一阵重重的关门声。

看看,这是不是一个“自作多情”的母亲,是不是在重蹈我们曾经的覆辙,呵呵!

不可置否,这是一个长大成为楚楚动人美少女的妞妞,于我曾经的小“妞妞”所不同的是,小“妞妞”的吃饭、穿衣、玩耍、练琴等等一切都听母亲的安排。而眼前的这个妞妞,已有自己独立的思想行为了。

眼前的妞妞,尽管有时与母亲也因观点的不同而发生争执,但每每争吵后的不久,你便可听到她俩的说笑声,其间应该是妞妞的父亲起到了“裁判”作用,他成为了母女俩情感的缓冲地带。或许,将来的她们都会把现在的争吵作为一段美好的回忆。

夜很静,即便是我看完几页书,即使是要入眠,妞妞还在灯下寒窗苦读的影子,就像映在我窗帘上的一张粘贴画,像一幅剪影,一帧艺术的黑白照。

一幅好景,观久了,总有不舍。所以,有时候我会想,终有一天,我眼中的妞妞会像一支勤劳的燕子,会从我窗外的粘贴画、剪影、黑白照中飞向天际,飞向属于她练就翅膀的地方。那时的我,会感到再一次的失落;同时我也会想,谁将会成为我笔下的第三个“妞妞”呢?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