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棚子里欢度国庆的幸福时光 赵富
本文摘要:工棚子里欢度国庆的幸福时光 赵富

工棚子里欢度国庆的幸福时光 赵富

我是个“奔七”的老建筑,在工地上摸爬滚打近半个世纪,在工棚子过国庆节也有四十几个了。虽然退休几个年头了,但每逢国庆节来临的时候,我总会想起在工棚子里欢度国庆的温馨日子。

国庆节是老百姓最盼望的节日之一。一年一度的国庆长假,难得与家人团聚或旅游,身心安顿停歇下来,尽情地分享节日给的快乐。而建筑工人则不然,盼国庆盼的形式也非常简单,晚上能提前下班休息一个小时,喝点老白干也就非常满足了。

上世纪80年代初,社会上曾把建筑工人称为“外包工”。虽然字面含义有些不准确,可一说“外包工”就自然与建筑工人对号入座了。外包工苦是苦,但苦中也快乐着。工地上年轻人占多数,对国庆节的盼望值,赶上盼亲人那么迫切了。早点下班,不扣工资;食堂喝点小酒,弄点好嚼咕,不扣钱。这该是多么便宜的事啊。

在国庆节晚餐的酒桌上,一个小瓦匠感慨地对我说:“如果天天过国庆,我都想当八辈子外包工,吃饱喝足不想家了。”至今我还记得他说这话时,抿口“一元糠夫”一元一斤散酒的自豪仙态呢。

虽然工地上的规章制度是严格的,但个别工人偷懒耍滑的事儿也偶有发生。不过国庆节这天还属例外,除了施工操作规程必须加强遵守外,其他生活小事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1990年国庆这天,我在办公室处理完业务,看黑白电视里的国庆新闻,窗外有个人影站了很长时间,我知道是钢筋工回宿舍绕过来偷看我的电视呢。当时我兼管劳动纪律等工作,我和气地对他说:“看一会儿行了,马上回去干活,下不为例。”他高兴地向我做个鬼脸,并保证把耽误的活抢出来,就跑到钢筋棚煨钢筋去了。

最难忘的是1993年国庆节,当时我们公司承建大庆的一个工程,地点在大庆市让胡路区红卫星村。家乡这块儿,施工季节性很强,冬施期就停止施工,而工程又要求10月20日必须竣工,国庆期间正是工程收尾期。

公司提出“吃三睡五干十六”精神,突击苦干30天按期交工。这段时间工地上非常忙碌和劳累,工人们就更盼望国庆节了,喜庆中也能解解乏歇歇身子。更诱惑的是,工地再忙,国庆这天也得提前一个小时下班,食堂厨师要做上十几道菜,难得白酒啤酒喝个够呀。

那个项目规模很大,有十余家大建筑公司参与施工。有江苏的,有本省的,有本市的。工棚子都布置在引嫩河边,一个公司一个宿舍小区,扯扯拉拉排出很长。

工地上有个规律,每在国庆节前都是最忙碌的。部分农村务工的回家忙秋收了,而工程又着急竣工。特别是家乡在松嫩平原,一过国庆节就马上进入冬施期,所以工地在国庆节前都抢工期。

记得2000年我们公司开发秋林大厦项目时,我家里有事,国庆前请假一周去办,可在国庆节前一天,董事长来电话,说工地有个设计变更要马上与设计院沟通。当时我正负责总工程师业务,家事还没办完就提前赶回来了。在欢度国庆节这天的晚餐上,一个同事好心地对我说:“赵总,正好赶回来咱们一起过节。”当时我心中既喜悦又苦涩,话语和眼泪都同酒一块儿咽到肚子里。

建筑工地是“苦、累、脏”的代名词,但最饥渴的是缺少精神及情感层面的生活。那是1989年国庆节前夕,我们公司在大庆油田采油六厂施工,吃住及劳动都在远离市区的野外荒郊。正值喇五联合站脱氧塔安装阶段,工期紧,任务重。这时技术员小王的妻子来探亲,那会儿工地条件很差,连住宿都是个难题,工人们睡的是大通铺,小两口便用笆片和布帘当隔壁墙。第二天早上,有个小伙子逗笑;“墙里是幸福了,墙外却没有睡好觉。”其实这条件还算不错的,有的工地根本就不准许探亲。但小王倒是很有收获,媳妇怀孕了,儿子降生时起个非常有纪念意义的名字叫“国庆”。

白驹过隙,时光荏苒。一晃,我已经退休八九年了,退休后也没舍得离开建筑工地,被一家开发公司聘去主管工程造价业务,而国庆节还是继续和工友们在一起度过,好像有一种扯不清、割不断的情结一样,那些难忘的在工棚子里过国庆节的幸福时光,一桩桩、一件件的过往经历,总是在心头萦绕,挥之不去。心飞扬摄影

长 镜头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