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云淡,风爽,牵牛花开正当令。
本文摘要:天高,云淡,风爽,牵牛花开正当令。

天高,云淡,风爽,牵牛花开正当令。天高,云淡,风爽,牵牛花开正当令。

清晨散步,让眼睛为之一亮的,是路边冒出的一片牵牛花,体态娇小,却伸展如精灵,风情万种。

牵牛花枝头轻盈,一根根细长茎,青绿色,毛茸茸的,轻巧地缠绕在草茎上,缠了一圈又一圈,恣意地扩张着自己的领地。一片片小扇子般的叶子,椭圆心型,鸭掌似的,像碧玉、像翡翠,蓬勃茂盛,几乎要把藤遮盖住。

它的叶下,伸出长长的花柄,花蕾形似紫玉簪。此时,喇叭状的花朵,色彩缤纷,蓝的、白的、粉的、紫的,一片绚烂。蓝的似宝石,白如脂玉,粉的像新嫁娘的脸,紫的像玛瑙,润泽,娇嫩。阳光柔和,风拂花动,像是少女舞动旋转的罗裙,婀娜多姿……

空气清新,牵牛花可人,饱览绿叶丛中繁星一样点缀的风景,别有一番情趣。不由自主地,想起儿时的歌谣:“牵牛花啊牵牛花,嘀嘀嗒嗒吹喇叭,爬过篱笆爬树梢,牵着老牛过鹊桥……”“牵牛花往上爬,爬到屋顶吹喇叭。哒嘀嘀,嘀嗒嗒,谁愿跟我上天耍?”

在乡间,随处可见牵牛花凌风盛开。牵牛花枝蔓青嫩坚柔,蓬蓬勃勃,有的攀上墙头,有的爬在树枝,有的花绕竹篱,藤蔓抛出优美的弧线,看似温柔,却一直在坚韧顽强地攀登着;花朵或低垂或侧倾,花色繁多且鲜艳,恬淡秀丽,不知疲惫地开放着。即便是匍匐在路边、沟壑旁,牵牛花也一样昂起头,向着蔚蓝的天边追赶阳光,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在《花果小品》里,“补白大师”郑逸梅先生这样描写牵牛花:偶过村舍,见篱落间蔓生牵牛,其时晨露末晞,花开殊盛,厥色浅碧,微带赤红,形似漏斗,别有一种野逸之致。

好一个“野逸”,恰如其分,极其贴合牵牛花的气质。

“秋赏菊,冬扶梅,春种海棠,夏养牵牛。”牵牛花花期长,但每个单体花朵大都朝开午谢。

牵牛花,花冠大而薄,因其形似喇叭,民间称它为“喇叭花”;

夏末初秋,清晨四时开始绽开,到七八时整个喇叭全部打开,它用小喇叭去吹起晨光,像勤劳的村妇,人们尊称它为“勤娘子”;

牵牛花清晨开放,欣欣向荣,午后闭合,似易逝的青春容颜,人们又称它“朝颜”。这一个特别的名字,最早是日本人的称呼。这让人想起他们的樱花。

在《亡友鲁迅印象记》里,许寿棠记得在东京伍舍居住时的光景:“伍舍的庭院既广,隙地又多,鲁迅和我便发动来种花草,尤其是朝颜即牵牛花,因为变种很多,花的色彩和形状,真是千奇百怪。每当晓风吹拂,晨露湛湛,朝颜的笑口齐开,作拍拍的声响,大有天国乐园去人不远之感。”

对此,有人这样描述牵牛花:一些有心保留却无力留住的美好。牵牛花“清晨始开,日出已瘁,花虽甚美,而不能留赏”,但又“好在它生生不息”。就如李渔所言的那样:“虽短暂而有定数。”

牵牛花喜欢攀爬,最适合做小庭院及居室窗前遮阴、小型棚架、篱垣的美化,也可做地被栽植。随性藤蔓往上不停地伸展和攀缘,一个个小喇叭挂在绿叶上,一路点亮着一个个灯盏。“一朝引上檐楹去,不许时人眼下看。”晨阳初上,微风吹过,粘雨带露的花朵吹出流动的音符,与虫鸟和鸣,逗引蝴蝶蹁跹。阳光柔和的光泽,洒在薄如蝉翼的花朵上,那种素雅婉约的美丽,那一刹那的芳华,有惊鸿之美。

古人对牵牛花爱赏备至,诗咏众多。杨万里曰:“素罗立顶碧罗檐,晓卸蓝裳着茜衫。望见竹篱心独喜,翩然飞上翠云参。”梅尧臣看篱上牵牛花:“楚女雾露中,篱上摘牵牛。花蔓相连延,星宿光未收。”徐翔坡曰:“墙腰篱角碧茸茸,小草闲庭点着工。弱质爱沾秋雨翠,芳心愁对晓霞红。凉分银汉迢迢水,香送苔除冉冉风。盼断鹊桥人去杳,几枝疏影伴吟虫。”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