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赴港上市 知识付费已经失去市场了吗?
本文摘要:喜马拉雅赴港上市 知识付费已经失去市场了吗?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这或许是对两年前的喜马拉雅最好?的?形容。

彼时,音频赛道空前繁荣,知识付费万众瞩目,得到、罗振宇、樊登读书、吴晓波频道

而以知识付费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喜马拉雅则受到资本市场无限青睐。

站在风口上的喜马拉雅对于上市这件事稳操胜券,也认为资本市场会一如既往地在背后支持其发展,只是经过时间的洗礼后喜马拉雅却逐渐随着跌落的风口,资本也疑似渐渐失去对音频赛道自信。

2019年,喜马拉雅上市的消息再度传出,在万众期待之下,喜马拉雅再度敲响了退堂鼓,赴美上市的传言再次被打破。显然,资方是不等人的,伴随着上市计划的石沉大海,喜马拉雅迎来变动:12名董事退出,小米等18家资方退出股东行列。

今年3月喜马拉雅计划赴美IPO的消息又一次传出,5月,喜马拉雅赴美提交了IPO申请,但3个月之后便放弃了这一想法,转而于8月23日香港注册了喜马拉雅控股公司,新公司注册后不久,喜马拉雅就转而于9月13日喜马拉雅控股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招股书显示,高盛、摩根士丹利、美银和中金为其联席承销商。

从赴美上市变为赴港上市,喜马拉雅一改之前的沉稳作风,变得无比着急。那么,在急切想要上市的背后能反映出什么问题?归根结底,就是喜马拉雅等不急了,一是股东们等?不急?消耗,二是等?不急?资本的再次垂青。

喜马拉雅现在所处的境地就?想?一片沼泽,越挣扎,越难逃脱。

在知识付费丧失市场和音频赛道的前景惨淡的大背景下它已经没有了两年前的劲头。两年后的今天,知识付费和音频赛道可谓是换了人间,资本市场已经提前嗅到了惨淡的前景,故此渐渐放手。失去了资本支持,喜马拉雅的第一个问题?旧?出新了!

资本支持时,喜马拉雅有足够的钱来支撑发展,但当资本撤出之后喜马拉雅就开始丧失动力。虽然在2018到2020年喜马拉雅实现了14.76亿元、26.77亿元和40.50亿元的营业收入,但是依然是亏损。2018到2020年,其净亏损分别是7.56亿元、7.48亿元和5.39亿元,而在2020年上半年,它的净亏损也达到了3.24亿元,三年半的时间累计亏损23亿元,虽然每年亏损幅度在不断收窄,但是盈利依然是最大的问题。

究竟什么时候盈利,或许喜马拉雅自己也不太明确。正如喜马拉雅在招股书中预告风险:“日后可能继续发生亏损。”

绝境之下,唯有自救。

当自身业绩不佳亏损严重时喜马拉雅就想找寻新的出路,而眼光则放在了电商领域和网贷业务,但这两点对于喜马拉雅来说却不容易。

由于自己是以音频为主,所以在带货方面与各大短视频平台有着天然的差距,很难赢得消费者信赖,讲究眼见为实的当下,只凭一张“嘴”的喜马拉雅并不好做。

所以喜马拉雅就开始为网贷平台引流,APP内部有“直接贷”、“满意贷”以及少数银行的会员支付产品福利,除此之外,还有互联网金融产品。

只是在互联网平台充斥未成年人的背景下引流网贷这一策略也很难挽救自己。

除了这些,喜马拉雅还有严峻的外部压力。

喜马拉雅赴港上市 知识付费已经失去市场了吗?

一直以来,各大互联网巨头们都志在抢占新赛道,而余温仍在的音频赛道也是其最大的目标。喜马拉雅如今除了要对抗荔枝FM、蜻蜓FM这样的老对手外还要提防腾讯、字节跳动、B站等大BOSS,这三位大佬旗下的酷我畅听、番茄畅听和猫耳FM都是喜马拉雅如今的对手。而且,如今的快手、网易云音乐都在推出自己在音频领域的武器,重重炮火之下喜马拉雅已经是独木难支。

写在最后:

在知识付费和音频赛道没有之前那么吃香的时候,喜马拉雅已经是深陷泥泞,而在自己烧钱成长且外部压力不断涌来的时候喜马拉雅的前路更是被蒙上了一层阴影,因而失去了此前的傲慢。如今的喜马拉雅想要急切?的?赴港上市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毕竟这才是挽救他们的最好方式。

只是在急切找寻出路的时候希望喜马拉雅也不要“马失前蹄”,因为现在的他,已经输不起了……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