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监督”的名字
本文摘要:被“监督”的名字

大胡子姥爷和我姥爷同族,但在五服之外,大胡子姥爷家的舅舅和共和国同龄,恰好是国庆节那天出生,大胡子姥爷嘴巴乐得合不拢,当即起好了名字,叫国庆。他说,这名字他家先叫的,日后村里人不许跟着学,谁家若叫了舅舅这名儿,大胡子姥爷定然去找人家理论。

我大舅家的表弟1953年5月1日出生,大舅向来看不惯大胡子姥爷的作风,非要拽他的胡子不可,也给表弟起了个名字叫国庆。这事儿传到大胡子姥爷耳朵里,他立马携风带雨跑来大舅家,推门就怒斥大舅,不该和自己儿子重名,况且还是侄儿重叔叔的名字。

大舅其实是故意气他,见大胡子姥爷气得差不多了,便说:“都怪我一时糊涂,忘了这茬儿了,这样吧,我们改名。”见大舅知错就改,大胡子姥爷才打道回府。

表弟脾气比大舅还执拗,小时候听说他名字的事儿,憋着一股劲儿,到了上学年龄,偷偷在本子上写上了“耿国庆”。大胡子姥爷知道后,又去找大舅,大舅说:“都是熊孩子自己的主意,我压根儿不知道呀。”

大胡子姥爷责令表弟改名,但“耿国庆”已经在学校叫响了,再说表弟根本不听大胡子姥爷的话,这名字硬是没动一个字儿。

大胡子姥爷每次提起“耿国庆”时都喊话说:“臭小子,别不走正道,要好好学习,好好做人,可别干坏事儿,连累了这个好名字,要知道你小叔也叫国庆。”原来大胡子姥爷不是心疼别人也叫“国庆”,是怕重名的人太多,别人干了坏事误安到自己儿子头上了。

表弟还真争气,在学校不仅学习优异,地里农活儿也样样捡的起来,而且还乐于助人,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表弟后来考上了卫校,毕业后分配到煤矿系统成了一名厂医。后来又不断进修,调入矿务局医院成了一名外科医生。大胡子姥爷只要碰到表弟便敲打他:“要有医德,别收红包,否则被人骂,连累了这个好名字。”

表弟这名字是被大胡子姥爷死死攥在手心里了,也难怪,谁让他当初硬叫了小叔的名字了呢。他还真怕了大胡子姥爷,有一次我同学生病住院,托我给他递个红包,否则他手术心里没底儿。我把红包递给表弟,说明了情况,表弟说:“我可不敢收这钱,若是你那大胡子姥爷知道了,非骂我三天三夜不可。”最后,表弟给我支招,就说红包他收下了,等手术完了,再让我把红包还给同学。

表弟从医多年,如今退休后还被医院返聘回去,仍然坚持在手术台上,表弟说,自己从医这些年从未收过一次红包,每次想动贪念时,就想起大胡子姥爷那张黑脸,便吓回去了。

表弟这是句玩笑话,但“国庆”这名字让他更加自律和奋进,努力为社会做贡献却是事实。李秀芹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