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之后,北海道和福岛也空场
本文摘要:东京之后,北海道和福岛也空场

来源标题:东京之后,北海道和福岛也空场

7月12日起,日本东京都再次进入“新冠疫情紧急状态”。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东京奥组委10日宣布,在福岛县举行的棒球和垒球比赛也将采取无观众的形式。福岛县成为继北海道之后,第二个改变允许观众入场决定的地区。11日,东京奥运组委会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向NHK表示,东京奥运会可能成为“疫情期间举办奥运会的典范”:“这将是第一次疫情期间举办的奥运会,未来也有在某种疫情下举办奥运会的可能,那么东京奥运会将成为举办的典范。”他还表示,由于东京都等5个地区的奥运赛事将空场举行,门票收入将从预计的900亿日元(约合53亿元人民币)降至数十亿日元,奥组委将面临收支失衡的局面,重新调整赛事运营模式也需花费额外的费用。

取消

8日晚,东京奥组委等多方协商之后,决定在东京、神奈川、千叶和埼玉1都3县首都圈的比赛场馆均采用无观众方式举办。随后,宫城县、福岛县、静冈县、茨城县决定采取有限制条件下允许部分观众现场观看比赛。9日晚,北海道政府以“东京进入紧急状态,如有观众观赛很难防止与东京人员往来”为由,向东京奥组委提出在北海道札幌举行的足球比赛采取无观众形式举办的要求。9日深夜,东京奥组委一改此前“有限制允许观众入场”的决定。

日本《读卖新闻》称,东京奥运会与日本政府所追求的“完整的形式”,如今发生大变化:公路自行车比赛和铁人三项比赛的沿途观赛被限制,在冲浪会场举行的音乐等活动取消,孩子们随选手入场等项目也被取消。东京都曾考虑在公园设置大屏幕转播比赛,相关活动也被全面取消。

“真的能为更多的人提供活动场所吗?”如今,东京都官员十分头疼。作为奥运会可持续遗产,青少年现场体验本具有重要意义,如今因疫情蔓延,日本地方政府等原计划的“学校合作观战项目”也被取消。作为足球比赛场馆的茨城县规定“原则上没有观众”,只允许报名参加该项目的县内小学、初中、高中学生观看比赛。日媒担忧,儿童失去观看奥运比赛的机会,如何向肩负未来的一代人传达奥运意义和价值,也是一大课题。

抱怨

无观众办赛早已波及奥运赞助企业,取消比赛场馆内宣传设施、限定入场人员数量等行为相继发生。一位赞助商方面的宣传负责人说,“虽然对奥运会(无观众)的情况感到遗憾,但新冠感染者正在增加,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赛期间也可以通过电视广告进行宣传。”另一位赞助商则抱怨称,“本来打算购买门票分发给顾客,还准备安排酒店和公交车带顾客参观会场,但努力都白费了。”

“愤怒、自嘲、怨恨……对于经济效果减弱的奥运会,传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朝日新闻》称,随着大部分场馆被确定为无观众,东京奥运会赞助企业当初抱有的期待就此烟消云散。《东京新闻》认为,虽然无观众的决定会减少感染风险,但由于临近开幕才下此决定,导致运营混乱和支出浪费,“此前坚持有观众举办的欠账,最终落在(日本)国民身上”。

9日,在日本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首次就无观众一事发表评论,表示“感到遗憾”。巴赫称,“我们都为东京奥运会在无观众的情况下举行感到遗憾。观众当然如此,但更遗憾的是那些无法享受奥运会氛围的运动员。”当日,澳大利亚网球选手克耶高斯以“不能接受在没有观众的体育场比赛”等为由,表示将放弃参赛。率领美国男篮征战奥运的NBA巨星杜兰特对无观众感到失望,但他也对此表示理解,“我们不想因为新冠病毒感染造成更多麻烦”。

抵达

被推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将于7月23日至8月8日举行,共设33个大项、339个小项,参赛运动员约1.9万人,辅助人员约4.1万人。目前最新的决定是只有26场比赛有观众,724场比赛将空场进行。7月9日,东京的奥运圣火欢迎仪式在东京都驹泽奥林匹克公园举行。10日,中国帆船帆板队从北京抵达东京成田机场,成为第一批抵达东京的中国运动员。中国帆船帆板队共18人,包括12名运动员,他们将参加8个项目的争夺。

据NHK统计数据,截至11日晚,日本单日新增新冠病例2032例。其中,东京新增确诊病例614例。

7月12日起,日本东京都再次进入“新冠疫情紧急状态”。据日本NHK电视台报道,东京奥组委10日宣布,在福岛县举行的棒球和垒球比赛也将采取无观众的形式。福岛县成为继北海道之后,第二个改变允许观众入场决定的地区。11日,东京奥运组委会首席执行官武藤敏郎向NHK表示,东京奥运会可能成为“疫情期间举办奥运会的典范”:“这将是第一次疫情期间举办的奥运会,未来也有在某种疫情下举办奥运会的可能,那么东京奥运会将成为举办的典范。”他还表示,由于东京都等5个地区的奥运赛事将空场举行,门票收入将从预计的900亿日元(约合53亿元人民币)降至数十亿日元,奥组委将面临收支失衡的局面,重新调整赛事运营模式也需花费额外的费用。

取消

8日晚,东京奥组委等多方协商之后,决定在东京、神奈川、千叶和埼玉1都3县首都圈的比赛场馆均采用无观众方式举办。随后,宫城县、福岛县、静冈县、茨城县决定采取有限制条件下允许部分观众现场观看比赛。9日晚,北海道政府以“东京进入紧急状态,如有观众观赛很难防止与东京人员往来”为由,向东京奥组委提出在北海道札幌举行的足球比赛采取无观众形式举办的要求。9日深夜,东京奥组委一改此前“有限制允许观众入场”的决定。

日本《读卖新闻》称,东京奥运会与日本政府所追求的“完整的形式”,如今发生大变化:公路自行车比赛和铁人三项比赛的沿途观赛被限制,在冲浪会场举行的音乐等活动取消,孩子们随选手入场等项目也被取消。东京都曾考虑在公园设置大屏幕转播比赛,相关活动也被全面取消。

“真的能为更多的人提供活动场所吗?”如今,东京都官员十分头疼。作为奥运会可持续遗产,青少年现场体验本具有重要意义,如今因疫情蔓延,日本地方政府等原计划的“学校合作观战项目”也被取消。作为足球比赛场馆的茨城县规定“原则上没有观众”,只允许报名参加该项目的县内小学、初中、高中学生观看比赛。日媒担忧,儿童失去观看奥运比赛的机会,如何向肩负未来的一代人传达奥运意义和价值,也是一大课题。

抱怨

无观众办赛早已波及奥运赞助企业,取消比赛场馆内宣传设施、限定入场人员数量等行为相继发生。一位赞助商方面的宣传负责人说,“虽然对奥运会(无观众)的情况感到遗憾,但新冠感染者正在增加,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大赛期间也可以通过电视广告进行宣传。”另一位赞助商则抱怨称,“本来打算购买门票分发给顾客,还准备安排酒店和公交车带顾客参观会场,但努力都白费了。”

“愤怒、自嘲、怨恨……对于经济效果减弱的奥运会,传出各种各样的声音。”《朝日新闻》称,随着大部分场馆被确定为无观众,东京奥运会赞助企业当初抱有的期待就此烟消云散。《东京新闻》认为,虽然无观众的决定会减少感染风险,但由于临近开幕才下此决定,导致运营混乱和支出浪费,“此前坚持有观众举办的欠账,最终落在(日本)国民身上”。

9日,在日本的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首次就无观众一事发表评论,表示“感到遗憾”。巴赫称,“我们都为东京奥运会在无观众的情况下举行感到遗憾。观众当然如此,但更遗憾的是那些无法享受奥运会氛围的运动员。”当日,澳大利亚网球选手克耶高斯以“不能接受在没有观众的体育场比赛”等为由,表示将放弃参赛。率领美国男篮征战奥运的NBA巨星杜兰特对无观众感到失望,但他也对此表示理解,“我们不想因为新冠病毒感染造成更多麻烦”。

抵达

被推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将于7月23日至8月8日举行,共设33个大项、339个小项,参赛运动员约1.9万人,辅助人员约4.1万人。目前最新的决定是只有26场比赛有观众,724场比赛将空场进行。7月9日,东京的奥运圣火欢迎仪式在东京都驹泽奥林匹克公园举行。10日,中国帆船帆板队从北京抵达东京成田机场,成为第一批抵达东京的中国运动员。中国帆船帆板队共18人,包括12名运动员,他们将参加8个项目的争夺。

据NHK统计数据,截至11日晚,日本单日新增新冠病例2032例。其中,东京新增确诊病例614例。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