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本文摘要:体育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新华社东京8月8日电(记者赵焱)巴西队7日在东京奥运会男子足球决赛中通过加时赛以2:1战胜西班牙队获得金牌,其中他们中场球员道格拉斯·路易斯出生在里约热内卢北区的马累贫民窟,目前在欧洲踢球的他是一名通过社会项目走上体育之路的运动员。

与其他巴西孩子一样,路易斯从小就喜欢踢球,他参加了马累贫民窟与弗拉门戈俱乐部合作的社会项目。慢慢地,踢球就不仅仅是乐趣,还成了他的职业,他先后签约里约州的马杜雷拉和瓦斯科达伽马俱乐部,最终被欧洲大俱乐部看中,到了曼彻斯特城,接着又转会到英超阿斯顿维拉。

在巴西,一些人认为“贫民窟的孩子都是未来的毒贩”,至少永远难有作为,一辈子、甚至世世代代只能住在那里,然而有一些孩子通过社会项目从事体育,发挥自己的特长,不但走出贫民窟,有了更好的生活,还代表国家参加奥运会。

路易斯说:“能够走出贫民窟,代表所有那些信任我的人,代表我的家庭、我的国家,代表所有热爱足球的人走上奥运赛场,这种感觉是特别的。我很自豪地说我成长于马累贫民窟,我从不否认。”

成名后的路易斯虽然常年在国外,但是有机会他就会回到马累,他说:“其实在贫民窟也有很多珍贵的东西,我希望我能够成为那里孩子的榜样,让他们看到贫民窟的孩子也可以有很多机会。”

7日早些时候,皮划艇选手伊萨奎亚斯·奎罗斯为巴西代表团贡献了另一枚金牌,奎罗斯是在2005年11岁的时候通过巴西体育部主导的一个在贫民窟展开的社会项目开始接触皮划艇。他在上一届里约奥运会时就获得了两枚银牌和一枚铜牌,获得第一枚奥运奖牌时奎罗斯就说:“这块奖牌意义非凡,因为他来自社会项目。”

在东京体操赛场上获得一金一银,实现巴西在奥运体操上突破的丽贝卡·安德拉德来自圣保罗州的一个贫民窟,社会项目让她能够接触到体操以及最后坚持下来,最终成为巴西人民的新偶像。在东京,她更是将以前经常使用的美国歌手碧昂丝的伴奏曲换成了也是来自巴西贫民窟的作曲家创作的《贫民窟之舞》作为自己自由操的伴奏,充分展示巴西文化。

提起贫民窟走出来的优秀运动员,还有巴西第一个走上奥运会羽毛球赛场的伊戈尔·科埃略,他是第一个获得泛美运动会羽毛球冠军的巴西人,但在里约和东京都没能取得很好的名次,不过他却让羽毛球这项运动在巴西有了更多的了解和认识。他的父亲当年在里约西区的沙克里尼亚贫民窟创立米拉图斯社会项目,目的就是让那里的孩子们课余时间有事情干,不被毒贩和其他不法分子拉拢。

很多巴西体育运动员在取得成绩后也愿意利用自己的特长来帮助贫民窟的孩子,他们纷纷自己创立社会项目,希望能够用体育改变更多年轻人的命运,消除社会不公。

2004年雅典奥运会柔道铜牌获得者弗拉维奥·坎图和他的教练贝尔纳尔德斯创立了“雷亚桑基金会”,至今已经赞助了2000多名学生,里约奥运会柔道冠军拉法埃拉·席尔瓦就是从这个社会项目中脱颖而出的。

本届奥运会上参加冲浪比赛的梅迪纳虽然在半决赛被淘汰,无缘奖牌,但他是世界杯冲浪的多站冠军,他在2017年创立了自己的学校,除了训练在冲浪运动上有天赋的年轻人外,参加社会项目的10至17岁的贫民窟孩子还可以收到食品和冲浪器材,并为他们参加比赛时需要的心理辅助和理疗等提供资助,希望能够为这一新入奥的项目培养更多新人。

奥运会已近尾声,残奥会即将打响。包括坐式排球运动员路易莎·菲奥莱斯在内的多名代表巴西参加残奥会的运动员也都来自贫民窟。

当然参加社会项目的贫民窟孩子不一定都能够参加奥运会,但这些优秀运动员的榜样让他们看到了改变命运的希望。

编辑:刘阳、郁思辉、高萌

  新华社东京奥运会报道团出品

新华社东京8月8日电(记者赵焱)巴西队7日在东京奥运会男子足球决赛中通过加时赛以2:1战胜西班牙队获得金牌,其中他们中场球员道格拉斯·路易斯出生在里约热内卢北区的马累贫民窟,目前在欧洲踢球的他是一名通过社会项目走上体育之路的运动员。

与其他巴西孩子一样,路易斯从小就喜欢踢球,他参加了马累贫民窟与弗拉门戈俱乐部合作的社会项目。慢慢地,踢球就不仅仅是乐趣,还成了他的职业,他先后签约里约州的马杜雷拉和瓦斯科达伽马俱乐部,最终被欧洲大俱乐部看中,到了曼彻斯特城,接着又转会到英超阿斯顿维拉。

在巴西,一些人认为“贫民窟的孩子都是未来的毒贩”,至少永远难有作为,一辈子、甚至世世代代只能住在那里,然而有一些孩子通过社会项目从事体育,发挥自己的特长,不但走出贫民窟,有了更好的生活,还代表国家参加奥运会。

路易斯说:“能够走出贫民窟,代表所有那些信任我的人,代表我的家庭、我的国家,代表所有热爱足球的人走上奥运赛场,这种感觉是特别的。我很自豪地说我成长于马累贫民窟,我从不否认。”

成名后的路易斯虽然常年在国外,但是有机会他就会回到马累,他说:“其实在贫民窟也有很多珍贵的东西,我希望我能够成为那里孩子的榜样,让他们看到贫民窟的孩子也可以有很多机会。”

7日早些时候,皮划艇选手伊萨奎亚斯·奎罗斯为巴西代表团贡献了另一枚金牌,奎罗斯是在2005年11岁的时候通过巴西体育部主导的一个在贫民窟展开的社会项目开始接触皮划艇。他在上一届里约奥运会时就获得了两枚银牌和一枚铜牌,获得第一枚奥运奖牌时奎罗斯就说:“这块奖牌意义非凡,因为他来自社会项目。”

在东京体操赛场上获得一金一银,实现巴西在奥运体操上突破的丽贝卡·安德拉德来自圣保罗州的一个贫民窟,社会项目让她能够接触到体操以及最后坚持下来,最终成为巴西人民的新偶像。在东京,她更是将以前经常使用的美国歌手碧昂丝的伴奏曲换成了也是来自巴西贫民窟的作曲家创作的《贫民窟之舞》作为自己自由操的伴奏,充分展示巴西文化。

提起贫民窟走出来的优秀运动员,还有巴西第一个走上奥运会羽毛球赛场的伊戈尔·科埃略,他是第一个获得泛美运动会羽毛球冠军的巴西人,但在里约和东京都没能取得很好的名次,不过他却让羽毛球这项运动在巴西有了更多的了解和认识。他的父亲当年在里约西区的沙克里尼亚贫民窟创立米拉图斯社会项目,目的就是让那里的孩子们课余时间有事情干,不被毒贩和其他不法分子拉拢。

很多巴西体育运动员在取得成绩后也愿意利用自己的特长来帮助贫民窟的孩子,他们纷纷自己创立社会项目,希望能够用体育改变更多年轻人的命运,消除社会不公。

2004年雅典奥运会柔道铜牌获得者弗拉维奥·坎图和他的教练贝尔纳尔德斯创立了“雷亚桑基金会”,至今已经赞助了2000多名学生,里约奥运会柔道冠军拉法埃拉·席尔瓦就是从这个社会项目中脱颖而出的。

本届奥运会上参加冲浪比赛的梅迪纳虽然在半决赛被淘汰,无缘奖牌,但他是世界杯冲浪的多站冠军,他在2017年创立了自己的学校,除了训练在冲浪运动上有天赋的年轻人外,参加社会项目的10至17岁的贫民窟孩子还可以收到食品和冲浪器材,并为他们参加比赛时需要的心理辅助和理疗等提供资助,希望能够为这一新入奥的项目培养更多新人。

奥运会已近尾声,残奥会即将打响。包括坐式排球运动员路易莎·菲奥莱斯在内的多名代表巴西参加残奥会的运动员也都来自贫民窟。

当然参加社会项目的贫民窟孩子不一定都能够参加奥运会,但这些优秀运动员的榜样让他们看到了改变命运的希望。

编辑:刘阳、郁思辉、高萌

  新华社东京奥运会报道团出品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