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冬奥|“热雪”澎湃的暑假
本文摘要:走近冬奥|“热雪”澎湃的暑假

新华社长春8月10日电 题:“热雪”澎湃的暑假

新华社记者王昊飞、李典、颜麟蕴

三伏天里,就地享受三九天的滑雪乐趣——即便在冰雪富集的东北大地,这样的想法在10年前也是很难实现的。如今已至末伏,距离北京冬奥会开幕不到180天,反季玩雪在吉林省已不再是新鲜事——旱雪场地和室内造雪的持续“上线”,让许多孩子对“热雪”澎湃的暑假意犹未尽。

戴紧头盔,穿上雪板,坡上跃起,俯冲而下……干净利落的动作在旱雪道上一气呵成。上午10点,虽是骄阳似火,但长春极限滑雪公园仍吸引了10余名青少年来“打卡”旱雪。他们有的滑单板,有的滑双板,在欢声笑语中享受着这片状如金针菇密布而成的雪道。“虽然天热,但是夏天里能滑雪本身就很酷。”长春市解放大路小学学生牛牧童说。

这片旱雪乐园占地面积近2000平方米,拥有初级、中级雪道和高级跳台,配有体能核心训练区和组合动力魔毯,能够满足不同级别训练者的需求。“让孩子们在夏天能玩得上雪。”吉林省极限冰雪体育运动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华夏介绍,这里自2019年落成以来已成为青少年暑假热门目的地。

在距离长春市主城区约80公里的吉林市,旱雪同样在“种草”。2020年10月,吉林市首家四季旱雪滑雪学院正式“开板”。记者在现场看到,学院的雪道位于室内,且有风扇降温,几个孩子正在进行单板滑雪换刃练习。学院运营校长张晓峰告诉记者,暑假以来,已有376个学员陆续报名来此添加“技能包”,其中11岁以下学员达305人。

“这个暑假,每天上午练习花样滑冰,下午去滑旱雪。”7岁的学员王冠欣告诉记者。

起源于英国的旱雪,最早应用于专业滑雪运动员的夏季训练,因其材质带来的体验感与真雪相似度达90%,所以逐渐在全球多地推广。自2015年国际奥组委宣布2022年冬奥会落户北京以来,突破时令和场地限制的旱雪受到许多城市的青睐,这一项目对自然冰雪富足的东北城市而言也是非雪季运营时段的补充。

7月17日,长春市首届青少年滑雪项目旱雪比赛拉开帷幕。尽管正值暑期,但5个大项32个小项的“玩雪”选择,仍让百余名青少年乐此不疲地参与。“旱雪比赛不仅为青少年新增了竞技平台,也点燃了大家在夏天参与冰雪运动的热情,丰富了暑期生活。”长春市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江文波说。

东京夏奥会已经闭幕,日益临近的北京冬奥会成为孩子们下一个“奥运期待”。作为我国较早开展冰雪运动、发展冰雪经济的城市,长春市与吉林市不仅已培养出周洋、李坚柔、武大靖等众多冬奥名将,更在每年雪季以16座雪场和200多块冰场为孩子们搭建玩冰戏雪的舞台。即便盛夏期间可运行的雪场有限,但两座冰雪城市依然能确保有雪可滑。

如今,孩子们乐享的不只有旱雪,还有造雪机造出的雪。来到吉林市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仿佛突然闯进三九天——在这里滑雪的孩子们,大都穿着羽绒服、戴着手套,运动中呼出的水气清晰可见。“暑假里我经常来这里滑雪。作为一个东北孩子,能在夏天看到雪就很幸福。既然有这么好的条件,练好滑雪是应该的。”吉林市船营区第四小学学生金钰涵说。

这处“四季如冬”的滑雪场,由人防工程改建而成,2019年1月投入使用后,成为亚洲首座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长1308米、最大坡度8度的雪道,过去两年多来已迎来送往了不计其数的滑雪苗子。“投入使用以来,我们每年都会组织暑期冰雪运动夏令营,为青少年无偿提供教学指导。”吉林市体育局副局长刘义军说。

暑假里热闹的冬季项目场地,还有持续多年人气旺盛的冰场。吉林市冰上运动中心训练场是当地另一个“避暑健身”地,几乎每天都排满了上冰档期。记者采访时,20多名小学生正在教练的带领下练习花样滑冰。“每天大概有10多支队伍在这里训练,冰场日均利用率在400人次左右。”吉林市冰上运动中心场地科科长王洋介绍。

2016年以来,曾作为专业梯队竞训专用的长春市滑冰馆取消往年5至8月“节能避暑”模式,实现全年运行,且限时向大众开放。受疫情防控影响,今年暑假以来,长春市滑冰馆限制了接待总量,但这里仍实现了约360人次的日均接待量。

10日,进入末伏,暑假临近尾声。回顾这段“热雪”澎湃的日子,旱雪爱好者牛牧童说:“这个假期我学会了换刃、过旗门,收获很大,这样在冬天滑真雪的时候就能进步飞速了。”

新华社长春8月10日电 题:“热雪”澎湃的暑假

新华社记者王昊飞、李典、颜麟蕴

三伏天里,就地享受三九天的滑雪乐趣——即便在冰雪富集的东北大地,这样的想法在10年前也是很难实现的。如今已至末伏,距离北京冬奥会开幕不到180天,反季玩雪在吉林省已不再是新鲜事——旱雪场地和室内造雪的持续“上线”,让许多孩子对“热雪”澎湃的暑假意犹未尽。

戴紧头盔,穿上雪板,坡上跃起,俯冲而下……干净利落的动作在旱雪道上一气呵成。上午10点,虽是骄阳似火,但长春极限滑雪公园仍吸引了10余名青少年来“打卡”旱雪。他们有的滑单板,有的滑双板,在欢声笑语中享受着这片状如金针菇密布而成的雪道。“虽然天热,但是夏天里能滑雪本身就很酷。”长春市解放大路小学学生牛牧童说。

这片旱雪乐园占地面积近2000平方米,拥有初级、中级雪道和高级跳台,配有体能核心训练区和组合动力魔毯,能够满足不同级别训练者的需求。“让孩子们在夏天能玩得上雪。”吉林省极限冰雪体育运动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华夏介绍,这里自2019年落成以来已成为青少年暑假热门目的地。

在距离长春市主城区约80公里的吉林市,旱雪同样在“种草”。2020年10月,吉林市首家四季旱雪滑雪学院正式“开板”。记者在现场看到,学院的雪道位于室内,且有风扇降温,几个孩子正在进行单板滑雪换刃练习。学院运营校长张晓峰告诉记者,暑假以来,已有376个学员陆续报名来此添加“技能包”,其中11岁以下学员达305人。

“这个暑假,每天上午练习花样滑冰,下午去滑旱雪。”7岁的学员王冠欣告诉记者。

起源于英国的旱雪,最早应用于专业滑雪运动员的夏季训练,因其材质带来的体验感与真雪相似度达90%,所以逐渐在全球多地推广。自2015年国际奥组委宣布2022年冬奥会落户北京以来,突破时令和场地限制的旱雪受到许多城市的青睐,这一项目对自然冰雪富足的东北城市而言也是非雪季运营时段的补充。

7月17日,长春市首届青少年滑雪项目旱雪比赛拉开帷幕。尽管正值暑期,但5个大项32个小项的“玩雪”选择,仍让百余名青少年乐此不疲地参与。“旱雪比赛不仅为青少年新增了竞技平台,也点燃了大家在夏天参与冰雪运动的热情,丰富了暑期生活。”长春市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江文波说。

东京夏奥会已经闭幕,日益临近的北京冬奥会成为孩子们下一个“奥运期待”。作为我国较早开展冰雪运动、发展冰雪经济的城市,长春市与吉林市不仅已培养出周洋、李坚柔、武大靖等众多冬奥名将,更在每年雪季以16座雪场和200多块冰场为孩子们搭建玩冰戏雪的舞台。即便盛夏期间可运行的雪场有限,但两座冰雪城市依然能确保有雪可滑。

如今,孩子们乐享的不只有旱雪,还有造雪机造出的雪。来到吉林市北山四季越野滑雪场,仿佛突然闯进三九天——在这里滑雪的孩子们,大都穿着羽绒服、戴着手套,运动中呼出的水气清晰可见。“暑假里我经常来这里滑雪。作为一个东北孩子,能在夏天看到雪就很幸福。既然有这么好的条件,练好滑雪是应该的。”吉林市船营区第四小学学生金钰涵说。

这处“四季如冬”的滑雪场,由人防工程改建而成,2019年1月投入使用后,成为亚洲首座全天候标准化滑雪专业训练场地。长1308米、最大坡度8度的雪道,过去两年多来已迎来送往了不计其数的滑雪苗子。“投入使用以来,我们每年都会组织暑期冰雪运动夏令营,为青少年无偿提供教学指导。”吉林市体育局副局长刘义军说。

暑假里热闹的冬季项目场地,还有持续多年人气旺盛的冰场。吉林市冰上运动中心训练场是当地另一个“避暑健身”地,几乎每天都排满了上冰档期。记者采访时,20多名小学生正在教练的带领下练习花样滑冰。“每天大概有10多支队伍在这里训练,冰场日均利用率在400人次左右。”吉林市冰上运动中心场地科科长王洋介绍。

2016年以来,曾作为专业梯队竞训专用的长春市滑冰馆取消往年5至8月“节能避暑”模式,实现全年运行,且限时向大众开放。受疫情防控影响,今年暑假以来,长春市滑冰馆限制了接待总量,但这里仍实现了约360人次的日均接待量。

10日,进入末伏,暑假临近尾声。回顾这段“热雪”澎湃的日子,旱雪爱好者牛牧童说:“这个假期我学会了换刃、过旗门,收获很大,这样在冬天滑真雪的时候就能进步飞速了。”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