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12强赛点将31人上海集训
本文摘要:国足12强赛点将31人上海集训

为备战即将于9月初拉开帷幕的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第3阶段,暨12强赛,中国男足计划将于8月17日在上海集中,随后前往卡塔尔多哈,准备参加12强赛首轮客战澳大利亚队、第2轮主场战日本队的比赛。

以李铁为主帅的国足教练班子经过对刚刚结束的中超联赛首阶段考察工作后,圈定了一份31人的新一期集训名单,也就是12强赛首阶段球员名单。郭田雨、高准翼、朱辰杰等部分在近期职业联赛中表现出彩的年轻球员应征入队。虽然费南多、李可两位入籍球员因伤无缘入选,但广州队入籍攻击手洛国富凭借近期联赛中的回勇表现,重新归队。

对比国足40强赛参赛阵容,国足12强赛备战阵容出现了一定幅度的变化,参训人员规模也有明显增加。这主要是因为球队受疫情等因素影响面临未来4个月时间里长期在封闭的环境中训练、比赛、生活,一旦在比赛期间出现伤病等意外情况,那么教练组得以从随队出征的备选球员中及时征调适宜参赛人选。

亚足联公布的赛历显示,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将于今年9月2日拉开帷幕,并于明年3月29日结束全部10轮比赛。中国队将在9月2日首轮客战澳大利亚队、9月7日主场迎战日本队。受疫情影响,澳大利亚队已基本确定将其首轮主场与中国队比赛的赛地安排在卡塔尔多哈。而出于类似原因,目前仍没有国内城市确认承办国足主场比赛。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不得不启动备选竞赛方案,也就是将包括多哈、阿联酋迪拜、沙迦等西亚国家城市作为球队主场的境外备选赛地城市。综合各类信息看,球队9月7日主场与日本队的比赛也非常有可能安排在多哈进行。

国足此次集中后,很可能受疫情影响,长期处于封闭训练及比赛环境,部分球员可能在漫长的备战、比赛周期内出现意外伤病。此外,中国队12强赛期间将穿插参加主、客场比赛,考虑到球队在此过程中有可能面临国际旅行条件受限、人员出入境手续复杂、防疫形势严峻等问题,教练组经与各方沟通后,决定为12强赛备战国脚阵容适当增容。本期集训阵容也最终由往期的27人左右增至31人。

艾克森、刘殿座、阿兰、韦世豪、蒋光太、张琳芃、高准翼、洛国富、于大宝、张稀哲、池忠国、李磊、

张玉宁、王刚、颜骏凌、王燊超、李昂、金敬道、吴兴涵、王大雷、刘彬彬、徐新、郭田雨、吴曦、

朱辰杰、尹鸿博、王秋明、巴顿、蒿俊闵、董春雨、武磊

虽然入选本期集训阵容的国脚大多为球迷所熟悉的面孔,但此次征调工作仍不乏一定的新意。其中,以郭田雨、高准翼为代表的年轻球员的入队可谓众望所盼。在刚刚结束的中超联赛首阶段广州赛区比赛中,山东泰山、广州队分列该赛区积分榜前2位。而分别来自两家俱乐部的郭田雨、高准翼“一前一后”,是联赛首阶段最闪耀的“两颗明星”。

受疫情影响,泰山队今年在锋线上缺少强力外援的支持。在费莱尼不定期客串前锋的背景下,郭田雨成为泰山队中锋的绝对主力人选。随着在8月11日晚中超首阶段泰山队收官战中梅开二度,郭田雨本阶段已在所有14轮比赛中出场,其中12次首发登场,交出了8粒进球的优异答卷。

事实上,在国足征战40强赛前,郭田雨的名字已出现在国足世预赛备选国脚大名单中。只不过由于他彼时的国际赛事经验相对欠缺,联赛数据有待完善。而经过联赛首阶段打磨后,他持续良好的状态深深打动了李铁,入选国家队当在情理。

高准翼并不是国足绝对意义的新人,不过相对而言,他本赛季联赛表现最为突出。在中超首阶段14轮比赛中,高准翼仅缺席了2轮比赛,其余12场比赛场场首发登场,且奉送了2粒进球2次助攻,是名副其实的“带刀后卫”。和海港队的王燊超一样,高准翼个人技术出色、速度快,攻守兼备,且能分别胜任左右边后卫、中卫。在明天、唐淼双双因伤缺阵的情况下,他的入选无疑将弥补球队在边后卫位置上的空缺,甚至还可以丰富这一位置的人员储备。

朱辰杰自伤愈归队后,以首发身份代表上海申花队参加了中超首阶段重启后的全部比赛。从仅得两黄来看,担纲中后卫的他延续了以往“少年老成”的风格。事实上,在李铁挂帅之前,朱辰杰就曾被名帅里皮钦点,并作为国足主力参加了40强赛前半程比赛,他的归队也属正常范畴。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被国安俱乐部租借到天津津门虎队的前锋巴顿以及来自河北队的王秋明,双双首次入选李铁治下的国家队。他们虽然技术特点各异,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拼搏精神可嘉。

至于其他位置的人员选择,总体变化幅度不大。两位入籍球员费南多、李可缺席,只因双双受伤而长期无缘代表俱乐部队参加职业联赛,久疏战阵的他们很难在短期内恢复理想的竞技状态。既然此次12强赛备战工作面临了诸多现实困难,那么李铁显然不会冒险将宝贵的名额分给伤号。至中超首阶段广州队完赛,洛国富累计出场9次,虽然这9次他均以替补身份登场,但在有限的出场时间里,洛国富却状态神勇,累计打进了3球。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40强赛前,洛国富的身形明显消瘦,这也足以显现其训练、生活的高度自律。而洛国富本人对于代表国足比赛也充满了渴望,李铁自然没有理由拒绝这样的球员。

近期,入选呼声较高的广州队中场严鼎皓、泰山队中场段刘愚并没有入选,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虽然两人的技术能力都非常突出,但国足教练组在遴选国脚过程中,既要考虑个人能力,亦要通盘考虑全队技战术打法的需求,从这点来说,教练组的选择无可厚非。而李铁也曾多次强调,国家队大门对所有有能力、为国效力诚意满满的球员始终开放,国家队的人员选择始终处于动态。

广州队凭借8人入选成为本期国足集训队国脚输送第一大户,而国安、泰山各有6名球员入选,紧随其后。从本期国足集训名单人员构成情况来看,李铁正有意识提速国足“血液更新”。一方面,国足欲在接下来应对重大比赛的过程中,需要丰富人才储备;另一方面,目前中国足球及球员技术水平较其他亚洲一流强队有明显差距,加速队伍年轻化,实际也是为球队注入更多“养分”。更多年轻球员的涌入至少能够让国足在12强赛中保持十足拼劲。

东京奥运会落幕后,亚洲体坛的焦点无疑转移到2022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上来。在距离12强赛开赛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参赛的西亚大区大部分球队已率先迈开了备战步伐。而东亚及东南亚各队除越南队外,其余大多因本国联赛如火如荼进行而暂缓集中。

12强中,最先启动赛前集训的是与中国队同组的阿曼队,他们早在7月25日就开赴塞尔维亚拉练。全队29名球员目前正在贝尔格莱德的一个训练营地内苦练,其前期集训重点是体能储备。伊拉克队是12强赛中最后一支确认主教练人选的球队,按照球队的备战计划,伊拉克队于8月8日抵达西班牙拉加,随后进行为期10天的拉练。集训期间,伊拉克队将至少进行2场热身赛,随后全队将移师土耳其备战,他们将在9月2日的12强赛首轮角逐中客战韩国队。阿联酋队近期也已前往塞尔维亚拉练,按照荷兰籍主帅范·马尔维克的计划,阿联酋队本期集训共分两个阶段进行,其中首阶段在塞尔维亚进行。黎巴嫩队已于8月9日由贝鲁特出发,前往土耳其安塔利亚进行为期10天的拉练。虽然新赛季黎巴嫩国内超级杯赛已经打响,但为了支持黎巴嫩队打好12强赛,黎巴嫩足协仍决定暂缓新赛季联赛的进行。

参加12强赛的东亚大区诸旅目前都还没有展开12强赛前的集训。韩国、日本的职业联赛目前都在紧张进行中,其国家队双双选择在12强赛开赛前一周集中。中国队的同组对手越南队已于8月5日集中,并在位于河内的国家青训中心备战。主教练、韩国人朴恒绪8月10日结束隔离后,已于11日前往青训中心与球队会合。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受疫情影响,目前尚未有国内城市确认可承办国足主场赛事。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不得不制定其他备选方案,以便及时帮球队落实主场安排事宜。如相关情况短时间内仍无转机,那么中国队很可能将在西亚连续参加4轮12强赛比赛。其中,9月7日第2轮主场对阵日本队、10月7日主场对阵越南队的比赛有可能分别安排在卡塔尔多哈及阿联酋某城市进行。

按照中国足协12日公布的集训通知,共有31名球员参加即将于8月18日在上海拉开序幕的新一期国足集训。由于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将于9月2日,也就是3周后就将展开,因此国足本期集训无疑是为参加12强赛进行的赛前备战。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过去每期集训27人左右的阵容,本期集训规模有了一定幅度的增加。其中一个主要原因便是,国足受疫情影响,未来4个月时间内很可能连续在封闭环境中训练、比赛、生活。由于12强赛前6轮比赛相继安排在今年9月、10月、11月的国际比赛日周期内,而各轮赛事“主客场”穿插进行,因此一旦其间球队出现意外伤号,那么临时从外部征调球员存在不赶趟的可能性。于是教练组决定多征调一些有能力的候补球员入队待命。从40强赛期间明天遭遇重伤的例子来看,提前做好人员储备非常有必要。

从上述情况来看,中国队受疫情影响,将面临连续赴境外参赛的可能性。据悉,截至8月12日下午,仍无国内城市能够确认承办国足主场比赛。按照规定,中国队主场作战期间,中国足协作为当轮赛事承办方必须担负起为客队成员及比赛官员提供人员出入境便利条件及其他接待服务的责任,而落实相关工作需要相当时间的准备期,因此一旦国足无法在本土进行主场比赛,中国足协就必须尽快启动备选方案。

赛程显示,国足将于9月2日客场迎战12强赛首个对手澳大利亚队,而澳大利亚足总已通过官方渠道基本确认将本场比赛赛地安排在卡塔尔多哈。这样一来,中国足协也将大概率申请将第2轮主场对阵日本队的比赛安排在西亚进行。综合各类条件看,拥有全球最先进球场空调设备的卡塔尔多哈大概率被中国队选定为该场比赛境外赛地的首选。

虽然在境外比赛,中国队将不可避免地损失主场优势,但在疫情当下的情况下,如此选择相对合理。毕竟12强赛前两轮比赛相隔仅5天,能够在首轮比赛结束后原地备战第2轮比赛,中国队至少可以省去舟车劳顿,从而以相对饱满的精神状态迎战第2个对手日本队。

中国足协至今仍全力以赴携手各方,争取为国足“保主场”。不过由于近期国内防疫工作形势严峻,中国队能否确保在本土进行后面轮次的主场比赛仍存疑问。为此,中国足协也需要做足应急预案。

值得注意的是,12强赛国足第3轮主场战越南队、第4轮客战沙特队比赛的间隔同为5天。如果中国队能在本土对阵越南队,那么就将连续往返于东、西亚,这份折腾同样令人头疼。因此,一旦中、越比赛无法在本土进行,那么中国队将大概率继续留在西亚进行第3轮、第4轮比赛。

从目前各方传递的信息来看,中国队极有可能连续在西亚参加前4轮比赛。果真如此,中国队将连续在西亚比赛、训练、生活近两个月,这对球队所有成员及中国足球来说,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之旅。

无论如何,中国足协都在竭尽全力维护国足的备战、竞争利益,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安排球队赴境外参加主场比赛。

为备战即将于9月初拉开帷幕的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第3阶段,暨12强赛,中国男足计划将于8月17日在上海集中,随后前往卡塔尔多哈,准备参加12强赛首轮客战澳大利亚队、第2轮主场战日本队的比赛。

以李铁为主帅的国足教练班子经过对刚刚结束的中超联赛首阶段考察工作后,圈定了一份31人的新一期集训名单,也就是12强赛首阶段球员名单。郭田雨、高准翼、朱辰杰等部分在近期职业联赛中表现出彩的年轻球员应征入队。虽然费南多、李可两位入籍球员因伤无缘入选,但广州队入籍攻击手洛国富凭借近期联赛中的回勇表现,重新归队。

对比国足40强赛参赛阵容,国足12强赛备战阵容出现了一定幅度的变化,参训人员规模也有明显增加。这主要是因为球队受疫情等因素影响面临未来4个月时间里长期在封闭的环境中训练、比赛、生活,一旦在比赛期间出现伤病等意外情况,那么教练组得以从随队出征的备选球员中及时征调适宜参赛人选。

亚足联公布的赛历显示,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将于今年9月2日拉开帷幕,并于明年3月29日结束全部10轮比赛。中国队将在9月2日首轮客战澳大利亚队、9月7日主场迎战日本队。受疫情影响,澳大利亚队已基本确定将其首轮主场与中国队比赛的赛地安排在卡塔尔多哈。而出于类似原因,目前仍没有国内城市确认承办国足主场比赛。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不得不启动备选竞赛方案,也就是将包括多哈、阿联酋迪拜、沙迦等西亚国家城市作为球队主场的境外备选赛地城市。综合各类信息看,球队9月7日主场与日本队的比赛也非常有可能安排在多哈进行。

国足此次集中后,很可能受疫情影响,长期处于封闭训练及比赛环境,部分球员可能在漫长的备战、比赛周期内出现意外伤病。此外,中国队12强赛期间将穿插参加主、客场比赛,考虑到球队在此过程中有可能面临国际旅行条件受限、人员出入境手续复杂、防疫形势严峻等问题,教练组经与各方沟通后,决定为12强赛备战国脚阵容适当增容。本期集训阵容也最终由往期的27人左右增至31人。

艾克森、刘殿座、阿兰、韦世豪、蒋光太、张琳芃、高准翼、洛国富、于大宝、张稀哲、池忠国、李磊、

张玉宁、王刚、颜骏凌、王燊超、李昂、金敬道、吴兴涵、王大雷、刘彬彬、徐新、郭田雨、吴曦、

朱辰杰、尹鸿博、王秋明、巴顿、蒿俊闵、董春雨、武磊

虽然入选本期集训阵容的国脚大多为球迷所熟悉的面孔,但此次征调工作仍不乏一定的新意。其中,以郭田雨、高准翼为代表的年轻球员的入队可谓众望所盼。在刚刚结束的中超联赛首阶段广州赛区比赛中,山东泰山、广州队分列该赛区积分榜前2位。而分别来自两家俱乐部的郭田雨、高准翼“一前一后”,是联赛首阶段最闪耀的“两颗明星”。

受疫情影响,泰山队今年在锋线上缺少强力外援的支持。在费莱尼不定期客串前锋的背景下,郭田雨成为泰山队中锋的绝对主力人选。随着在8月11日晚中超首阶段泰山队收官战中梅开二度,郭田雨本阶段已在所有14轮比赛中出场,其中12次首发登场,交出了8粒进球的优异答卷。

事实上,在国足征战40强赛前,郭田雨的名字已出现在国足世预赛备选国脚大名单中。只不过由于他彼时的国际赛事经验相对欠缺,联赛数据有待完善。而经过联赛首阶段打磨后,他持续良好的状态深深打动了李铁,入选国家队当在情理。

高准翼并不是国足绝对意义的新人,不过相对而言,他本赛季联赛表现最为突出。在中超首阶段14轮比赛中,高准翼仅缺席了2轮比赛,其余12场比赛场场首发登场,且奉送了2粒进球2次助攻,是名副其实的“带刀后卫”。和海港队的王燊超一样,高准翼个人技术出色、速度快,攻守兼备,且能分别胜任左右边后卫、中卫。在明天、唐淼双双因伤缺阵的情况下,他的入选无疑将弥补球队在边后卫位置上的空缺,甚至还可以丰富这一位置的人员储备。

朱辰杰自伤愈归队后,以首发身份代表上海申花队参加了中超首阶段重启后的全部比赛。从仅得两黄来看,担纲中后卫的他延续了以往“少年老成”的风格。事实上,在李铁挂帅之前,朱辰杰就曾被名帅里皮钦点,并作为国足主力参加了40强赛前半程比赛,他的归队也属正常范畴。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被国安俱乐部租借到天津津门虎队的前锋巴顿以及来自河北队的王秋明,双双首次入选李铁治下的国家队。他们虽然技术特点各异,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拼搏精神可嘉。

至于其他位置的人员选择,总体变化幅度不大。两位入籍球员费南多、李可缺席,只因双双受伤而长期无缘代表俱乐部队参加职业联赛,久疏战阵的他们很难在短期内恢复理想的竞技状态。既然此次12强赛备战工作面临了诸多现实困难,那么李铁显然不会冒险将宝贵的名额分给伤号。至中超首阶段广州队完赛,洛国富累计出场9次,虽然这9次他均以替补身份登场,但在有限的出场时间里,洛国富却状态神勇,累计打进了3球。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40强赛前,洛国富的身形明显消瘦,这也足以显现其训练、生活的高度自律。而洛国富本人对于代表国足比赛也充满了渴望,李铁自然没有理由拒绝这样的球员。

近期,入选呼声较高的广州队中场严鼎皓、泰山队中场段刘愚并没有入选,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虽然两人的技术能力都非常突出,但国足教练组在遴选国脚过程中,既要考虑个人能力,亦要通盘考虑全队技战术打法的需求,从这点来说,教练组的选择无可厚非。而李铁也曾多次强调,国家队大门对所有有能力、为国效力诚意满满的球员始终开放,国家队的人员选择始终处于动态。

广州队凭借8人入选成为本期国足集训队国脚输送第一大户,而国安、泰山各有6名球员入选,紧随其后。从本期国足集训名单人员构成情况来看,李铁正有意识提速国足“血液更新”。一方面,国足欲在接下来应对重大比赛的过程中,需要丰富人才储备;另一方面,目前中国足球及球员技术水平较其他亚洲一流强队有明显差距,加速队伍年轻化,实际也是为球队注入更多“养分”。更多年轻球员的涌入至少能够让国足在12强赛中保持十足拼劲。

东京奥运会落幕后,亚洲体坛的焦点无疑转移到2022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上来。在距离12强赛开赛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参赛的西亚大区大部分球队已率先迈开了备战步伐。而东亚及东南亚各队除越南队外,其余大多因本国联赛如火如荼进行而暂缓集中。

12强中,最先启动赛前集训的是与中国队同组的阿曼队,他们早在7月25日就开赴塞尔维亚拉练。全队29名球员目前正在贝尔格莱德的一个训练营地内苦练,其前期集训重点是体能储备。伊拉克队是12强赛中最后一支确认主教练人选的球队,按照球队的备战计划,伊拉克队于8月8日抵达西班牙拉加,随后进行为期10天的拉练。集训期间,伊拉克队将至少进行2场热身赛,随后全队将移师土耳其备战,他们将在9月2日的12强赛首轮角逐中客战韩国队。阿联酋队近期也已前往塞尔维亚拉练,按照荷兰籍主帅范·马尔维克的计划,阿联酋队本期集训共分两个阶段进行,其中首阶段在塞尔维亚进行。黎巴嫩队已于8月9日由贝鲁特出发,前往土耳其安塔利亚进行为期10天的拉练。虽然新赛季黎巴嫩国内超级杯赛已经打响,但为了支持黎巴嫩队打好12强赛,黎巴嫩足协仍决定暂缓新赛季联赛的进行。

参加12强赛的东亚大区诸旅目前都还没有展开12强赛前的集训。韩国、日本的职业联赛目前都在紧张进行中,其国家队双双选择在12强赛开赛前一周集中。中国队的同组对手越南队已于8月5日集中,并在位于河内的国家青训中心备战。主教练、韩国人朴恒绪8月10日结束隔离后,已于11日前往青训中心与球队会合。

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受疫情影响,目前尚未有国内城市确认可承办国足主场赛事。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不得不制定其他备选方案,以便及时帮球队落实主场安排事宜。如相关情况短时间内仍无转机,那么中国队很可能将在西亚连续参加4轮12强赛比赛。其中,9月7日第2轮主场对阵日本队、10月7日主场对阵越南队的比赛有可能分别安排在卡塔尔多哈及阿联酋某城市进行。

按照中国足协12日公布的集训通知,共有31名球员参加即将于8月18日在上海拉开序幕的新一期国足集训。由于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将于9月2日,也就是3周后就将展开,因此国足本期集训无疑是为参加12强赛进行的赛前备战。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过去每期集训27人左右的阵容,本期集训规模有了一定幅度的增加。其中一个主要原因便是,国足受疫情影响,未来4个月时间内很可能连续在封闭环境中训练、比赛、生活。由于12强赛前6轮比赛相继安排在今年9月、10月、11月的国际比赛日周期内,而各轮赛事“主客场”穿插进行,因此一旦其间球队出现意外伤号,那么临时从外部征调球员存在不赶趟的可能性。于是教练组决定多征调一些有能力的候补球员入队待命。从40强赛期间明天遭遇重伤的例子来看,提前做好人员储备非常有必要。

从上述情况来看,中国队受疫情影响,将面临连续赴境外参赛的可能性。据悉,截至8月12日下午,仍无国内城市能够确认承办国足主场比赛。按照规定,中国队主场作战期间,中国足协作为当轮赛事承办方必须担负起为客队成员及比赛官员提供人员出入境便利条件及其他接待服务的责任,而落实相关工作需要相当时间的准备期,因此一旦国足无法在本土进行主场比赛,中国足协就必须尽快启动备选方案。

赛程显示,国足将于9月2日客场迎战12强赛首个对手澳大利亚队,而澳大利亚足总已通过官方渠道基本确认将本场比赛赛地安排在卡塔尔多哈。这样一来,中国足协也将大概率申请将第2轮主场对阵日本队的比赛安排在西亚进行。综合各类条件看,拥有全球最先进球场空调设备的卡塔尔多哈大概率被中国队选定为该场比赛境外赛地的首选。

虽然在境外比赛,中国队将不可避免地损失主场优势,但在疫情当下的情况下,如此选择相对合理。毕竟12强赛前两轮比赛相隔仅5天,能够在首轮比赛结束后原地备战第2轮比赛,中国队至少可以省去舟车劳顿,从而以相对饱满的精神状态迎战第2个对手日本队。

中国足协至今仍全力以赴携手各方,争取为国足“保主场”。不过由于近期国内防疫工作形势严峻,中国队能否确保在本土进行后面轮次的主场比赛仍存疑问。为此,中国足协也需要做足应急预案。

值得注意的是,12强赛国足第3轮主场战越南队、第4轮客战沙特队比赛的间隔同为5天。如果中国队能在本土对阵越南队,那么就将连续往返于东、西亚,这份折腾同样令人头疼。因此,一旦中、越比赛无法在本土进行,那么中国队将大概率继续留在西亚进行第3轮、第4轮比赛。

从目前各方传递的信息来看,中国队极有可能连续在西亚参加前4轮比赛。果真如此,中国队将连续在西亚比赛、训练、生活近两个月,这对球队所有成员及中国足球来说,都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之旅。

无论如何,中国足协都在竭尽全力维护国足的备战、竞争利益,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安排球队赴境外参加主场比赛。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