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不能倒——记国羽女单东京崛起路
本文摘要:旗不能倒——记国羽女单东京崛起路

8天,这是陈雨菲在东京奥运会上从出场到拿下羽毛球女单金牌用的总时长。回望东京之路,她的激动心情早已平复。事实上,从夺冠第二天起,她就已经很平静了。不过决赛中赢下最后一个球的感觉,她仍记得清楚——“一片空白”。

8月1日晚,羽毛球女单决赛,陈雨菲与世界排名第一的戴资颖隔网相对。冠军点,随着对手放网前球落网,陈雨菲整个人俯身趴在地上,片刻后起身挥起拳头。

“我都不知道我在干什么,等站起来跟教练抱在一起的时候,突然感觉好像(拿冠军了)……才有点反应过来。”

跟她拥抱的国羽女单组主管教练罗毅刚当时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后来看电视,发现我在往旁边跑,不知道是不是想去拿笔记本。再一想不对,要先庆祝,于是转身开始庆祝。”往常赢下比赛两人一般击个掌,这次不由自主选择了拥抱。

但当天师徒俩没多少时间庆祝。比赛深夜结束,等颁奖、采访、尿检进行完已是凌晨2点多。陈雨菲第二天看队友比赛时,特意又捎上奖牌,返回场地留影为念,“还是在球馆拍更有意义”。

征战东京,她没想过能拿冠军,也从没觉得自己是国羽“一姐”,但身为头号种子,外界沉甸甸的希望压在她肩上。

奥运会羽毛球比赛从小组赛开始。起初几天赛程松散,对手实力也不强,陈雨菲有种“度假”的错觉。特别是跟同屋的黄东萍一比,混双天天出战,“感觉她才是真的来比赛”。当然,陈雨菲也没让自己闲着,练力量、保体能、找球感,一样不落。

四分之一决赛对韩国新锐安洗莹,那是陈雨菲整个东京奥运会最紧张的一天——“奥运会真的来了”。随后与队友何冰娇会师半决赛,陈雨菲心态倒放松下来。哪怕此前队内赛连续输给对方,她也觉得压力不大,因为谁赢都正常。

那一场两人都拼得很凶,赛后陈雨菲脚底磨出了水泡。但看到队友谌龙几乎横跨半个脚掌的大血泡,她又震惊又不好意思,觉得自己的泡“不值一提”,甚至有点“小题大做”,“我完全能克服困难”。

决赛对中国台北名将戴资颖,历史数据上看陈雨菲负多胜少。两人上一次交手还是去年全英赛决赛,当时陈雨菲0:2落败,那也是因疫情“闭关”前她打的最后一场重要比赛。正是这场失利,一年后助了她一臂之力。“我在决赛前有看那一场的录像,看到我有很多问题,看自己怎么输的,然后就有应对办法。”

三局鏖战打完,面对铺天盖地“打得有耐心”“战术执行到位”的赞扬,陈雨菲笑着澄清:“虽然我的最终目的是拉多拍,但并不是一直防守,还是要有反击。只是对手对我限制得比较好,我没有什么机会进攻,所以只能一直防守。”站上最高领奖台,她还在琢磨,技战术有执行得不够完美之处。

5年前,当陈雨菲坐在电视机前感受里约奥运会时,她的印象是“好盛大”“很向往”。那时她正在参加国青队集训。当年底的世青赛上,她一举摘金,为中国队时隔9年再夺世青赛女单冠军。

而今又是一个9年。陈雨菲的金牌让国羽女单继伦敦后再次登上奥运之巅。她品味着自己这些年的蜕变:“我以前是一个比较怕承担的人,不想去突尖,一直平平淡淡就可以。但是慢慢地成绩好了之后,会更有责任感,想着去为团队拿冠军。”

23岁的陈雨菲从羽坛名宿李玲蔚手中的托盘里拿起金牌,也接过了国羽女单这面写满荣誉的旗帜。

自悉尼至伦敦,中国队四届奥运会蝉联羽毛球女单金牌。“我们请前辈跟队员讲历史,让她们知道女单组曾经的辉煌都是靠自己努力拼搏得来的。她们要延续这个传统,珍惜每天的训练机会,珍惜每一次比赛机会,把吃苦耐劳、永远争第一的精神变成女单组的文化。”罗毅刚介绍。那么中国女单的时代回来了吗?他摇摇头:“我们还在爬坡中。”

对于3年后的巴黎奥运会,罗毅刚心里有两个目标。一方面希望陈雨菲、何冰娇、王祉怡保持在世界排名前16,形成三人集团优势;另一方面希望所有后备力量都进入世界前32名,有更多人去保障顶尖选手夺冠。

这8天,这9年,步步为艰,步步为赢。陈雨菲认为:“这个冠军证明了中国女单的重新崛起。”

罗毅刚则说:“旗不能倒。”

8天,这是陈雨菲在东京奥运会上从出场到拿下羽毛球女单金牌用的总时长。回望东京之路,她的激动心情早已平复。事实上,从夺冠第二天起,她就已经很平静了。不过决赛中赢下最后一个球的感觉,她仍记得清楚——“一片空白”。

8月1日晚,羽毛球女单决赛,陈雨菲与世界排名第一的戴资颖隔网相对。冠军点,随着对手放网前球落网,陈雨菲整个人俯身趴在地上,片刻后起身挥起拳头。

“我都不知道我在干什么,等站起来跟教练抱在一起的时候,突然感觉好像(拿冠军了)……才有点反应过来。”

跟她拥抱的国羽女单组主管教练罗毅刚当时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后来看电视,发现我在往旁边跑,不知道是不是想去拿笔记本。再一想不对,要先庆祝,于是转身开始庆祝。”往常赢下比赛两人一般击个掌,这次不由自主选择了拥抱。

但当天师徒俩没多少时间庆祝。比赛深夜结束,等颁奖、采访、尿检进行完已是凌晨2点多。陈雨菲第二天看队友比赛时,特意又捎上奖牌,返回场地留影为念,“还是在球馆拍更有意义”。

征战东京,她没想过能拿冠军,也从没觉得自己是国羽“一姐”,但身为头号种子,外界沉甸甸的希望压在她肩上。

奥运会羽毛球比赛从小组赛开始。起初几天赛程松散,对手实力也不强,陈雨菲有种“度假”的错觉。特别是跟同屋的黄东萍一比,混双天天出战,“感觉她才是真的来比赛”。当然,陈雨菲也没让自己闲着,练力量、保体能、找球感,一样不落。

四分之一决赛对韩国新锐安洗莹,那是陈雨菲整个东京奥运会最紧张的一天——“奥运会真的来了”。随后与队友何冰娇会师半决赛,陈雨菲心态倒放松下来。哪怕此前队内赛连续输给对方,她也觉得压力不大,因为谁赢都正常。

那一场两人都拼得很凶,赛后陈雨菲脚底磨出了水泡。但看到队友谌龙几乎横跨半个脚掌的大血泡,她又震惊又不好意思,觉得自己的泡“不值一提”,甚至有点“小题大做”,“我完全能克服困难”。

决赛对中国台北名将戴资颖,历史数据上看陈雨菲负多胜少。两人上一次交手还是去年全英赛决赛,当时陈雨菲0:2落败,那也是因疫情“闭关”前她打的最后一场重要比赛。正是这场失利,一年后助了她一臂之力。“我在决赛前有看那一场的录像,看到我有很多问题,看自己怎么输的,然后就有应对办法。”

三局鏖战打完,面对铺天盖地“打得有耐心”“战术执行到位”的赞扬,陈雨菲笑着澄清:“虽然我的最终目的是拉多拍,但并不是一直防守,还是要有反击。只是对手对我限制得比较好,我没有什么机会进攻,所以只能一直防守。”站上最高领奖台,她还在琢磨,技战术有执行得不够完美之处。

5年前,当陈雨菲坐在电视机前感受里约奥运会时,她的印象是“好盛大”“很向往”。那时她正在参加国青队集训。当年底的世青赛上,她一举摘金,为中国队时隔9年再夺世青赛女单冠军。

而今又是一个9年。陈雨菲的金牌让国羽女单继伦敦后再次登上奥运之巅。她品味着自己这些年的蜕变:“我以前是一个比较怕承担的人,不想去突尖,一直平平淡淡就可以。但是慢慢地成绩好了之后,会更有责任感,想着去为团队拿冠军。”

23岁的陈雨菲从羽坛名宿李玲蔚手中的托盘里拿起金牌,也接过了国羽女单这面写满荣誉的旗帜。

自悉尼至伦敦,中国队四届奥运会蝉联羽毛球女单金牌。“我们请前辈跟队员讲历史,让她们知道女单组曾经的辉煌都是靠自己努力拼搏得来的。她们要延续这个传统,珍惜每天的训练机会,珍惜每一次比赛机会,把吃苦耐劳、永远争第一的精神变成女单组的文化。”罗毅刚介绍。那么中国女单的时代回来了吗?他摇摇头:“我们还在爬坡中。”

对于3年后的巴黎奥运会,罗毅刚心里有两个目标。一方面希望陈雨菲、何冰娇、王祉怡保持在世界排名前16,形成三人集团优势;另一方面希望所有后备力量都进入世界前32名,有更多人去保障顶尖选手夺冠。

这8天,这9年,步步为艰,步步为赢。陈雨菲认为:“这个冠军证明了中国女单的重新崛起。”

罗毅刚则说:“旗不能倒。”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