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五金王”马龙还想再打几年:好好享受乒乓球
本文摘要:“奥运五金王”马龙还想再打几年:好好享受乒乓球

在前不久结束的东京奥运会上,马龙连获男单、男团两枚金牌,成为史上首位卫冕奥运会乒乓球男单金牌的运动员,并以5枚金牌超越邓亚萍、王楠和张怡宁成为国乒队史第一人。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打趣称,曾考虑让马龙东京奥运会后跟球迷说拜拜,给年轻人一些机会,但他也深知马龙还有梦想。8月23日晚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近33岁的马龙直言,在身体和状态允许的情况下还想再打几年,放下胜负观,去享受乒乓球带给他的乐趣。

隔离

难得有时间,却每天早早就醒了

8月8日,东京奥运会闭幕当天,马龙便随国乒队一起回到北京。按照相关防疫规定,国乒队这段时间一直处于隔离状态。当大把空余时间突然放到面前,马龙一开始有些不知所措。

“突然一下给你这么多时间,也不知道该干啥了。”马龙说,隔离第一周有些煎熬,但之后就慢慢平缓了下来。既然难得有这么长的休整时间,马龙也想从奥运会那种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放松下来,追剧是个不错的方式,目前他正在追的是热播剧《叛逆者》。

心情是放松下来了,但多年养成的生物钟依旧是老样子,马龙想睡个懒觉都不成。“说来也怪,平时训练时觉得挺困,一隔离不让你练了,早上8点却自然而然醒了,每天都能吃上早饭。”隔离这段时间,马龙生活整体还算规律,午后小睡会儿,之后健健身出出汗,保持身体状态,晚上洗洗衣服追追剧,也不会去熬夜。

利用隔离的这段时间,马龙也对刚刚过去的东京奥运会做了认真总结。“难得有时间静一静,前两天也把奥运会总结写了写,想了想对未来的一些规划。”写总结,是马龙多年养成的习惯,每次重要比赛过后,他总喜欢在本子上总结下得失,“以后老了,回头看看应该也是挺有意义的一件事。”

结束隔离后,马龙将回到北京队,之后随队出战在陕西举行的第14届全运会,这将是他的第5次全运会之旅。

总结

谈必胜信念,东京表现不及里约

东京奥运会,马龙先是在男单决赛战胜樊振东,成为奥运会乒乓球男单卫冕第一人。之后,他又携手樊振东、许昕拿下男团金牌,手握5枚奥运金牌也超越邓亚萍、王楠、张怡宁成国乒队史第一人。

总结东京奥运会时,刘国梁曾用“完美”来形容马龙。即便这样,“完美”的马龙仍能挑出自己不完美的地方,“从成绩上来说,肯定是10分。但如果从发挥上来说,很难说每一场比赛都发挥得特别完美。”

东京是马龙的第3届奥运会。2012年伦敦,马龙随队拿到一枚男团金牌。2016年里约,马龙包揽男单、男团两枚金牌,成就大满贯伟业。5年后在东京尽管又揽两金,但马龙直言这一次在信心层面没有里约那么坚定。

“里约的时候,自己还不是单打奥运冠军,所以整个人的态度和目标都非常坚定,无论多大困难,就是冲着冠军去的。”5年后带着卫冕冠军身份来到东京,马龙心态上要比里约好了很多,但必胜信念却不及里约,“我不清楚是年龄原因还是赛前定位不同,信心这一点上并没有上一届那么强。”马龙坦言,男单决赛前的几场比赛曾有过不坚定的想法,好在打到决赛时又拼了出去。

男单决赛,马龙4比2战胜樊振东,成就了双圈大满贯伟业。这场决赛,一方面马龙捍卫了自己的地位,另一方面樊振东则是抢班夺权未果,也让男乒巴黎奥运周期有了一定变数。被问及樊振东如何才能战胜自己时,马龙说这让他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我像樊振东这么大时,也已经有了可以冲击任何冠军的实力。但承载的东西有些多,大家给你的期待也有点多,反而背上了包袱。樊振东现在的表现已经很优秀了,他只要能够拿到一次大赛冠军,就能长期保持在这个水平上。”

伤病

仨月换3年,赴美手术感谢姚明

里约奥运会后,很多人都以为时年28岁的马龙会逐渐淡出,但他却坚持了下来。昨晚接受采访时,马龙透露,当时坚持不是因为东京奥运会,只是还放不下乒乓球,更没想到这一坚持就是5年。

“我还是非常热爱乒乓球这项运动,里约之后真不舍得退役,当时整个身体状态和感觉都还不错。”即便这样,马龙也没太往东京奥运会去想。除了对乒乓球的热爱,能让马龙坚持下来的还有国乒队带给他大家庭般的温暖,教练、队友和朋友都会推着他往前走,他说这种感觉是在其他地方体会不到的。

就这样按部就班走了两年,马龙发现竞技状态保持得还可以。也是在这个时候,马龙开始考虑是否有机会参加东京奥运会。

这个想法刚冒头不久,马龙的左侧膝盖就出问题了。2019年8月,在离东京奥运会仅剩一年时,马龙去美国做了膝部手术,左膝至今留有一道长长的疤痕,“整个身体状态确实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当时已经练不了了。”

做手术的决定并不容易。为此,刘国梁还专门去找姚明帮忙,“我要感谢姚主席(中国篮协主席姚明),美国那边的医生我们不是很熟悉。刘主席(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就去找了姚明,毕竟他在那边打过NBA,然后通过他的关系找到了这个医生。”

主治医生告诉马龙手术在可控范围内,3个月左右就能恢复训练。没有任何犹豫,马龙决定手术,他说这不单单是为了东京奥运会,最关键的是他还喜欢打球,就算赶不上奥运会,手术后还能再打上几年,“用3个月换3年,我觉得值。”

起伏

曾自我怀疑,奥运会延期帮了他

2019年夏天,被视为双打专家的许昕一度连拿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3站公开赛单打冠军,风头一时无二。那段时间,手术前后的马龙正处在生涯最低谷,他主动找男乒主教练秦志戬聊天,也做好了东京奥运会只打团体赛的准备。

除了状态爆棚的许昕,更年轻的樊振东当时也已贵为世界第一,并接连在亚洲杯、全锦赛、世界杯等决赛中战胜马龙。“我有时会有这种感觉,决赛输了比半决赛输了更难受。”马龙说,在连续输掉几个决赛后,会有一些怀疑情绪,再严重点说甚至会有一些恐惧。

直到2020年11月巡回赛总决赛,马龙决赛中4比1战胜樊振东打破长达一年半的冠军荒,球迷熟悉的那个“龙队”才慢慢回来,“那天我的整个状态,还有场上把握机会都做得不错。”马龙很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心境,抛下坏情绪放手去拼,并相信连赢自己几次的樊振东心态也会有起伏。

这个冠军让马龙卸下自我怀疑,也让他对自己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就算不能再拿冠军了,但依然是一个成功的运动员。

“我可以不打世锦赛、奥运会这样的国际大赛,但我还可以参加一些其他比赛。”马龙现在完全看开了,小时候成为大满贯的梦想早在2016年就实现了,即便那个时间放下,也没有遗憾了。

当然,马龙选择了坚持,而疫情导致东京奥运会延期更是让他又多坚持了一年。“听到东京奥运会延期时,我也没有动摇,应该说很平静。”去年3月,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一年,彼时马龙并不在最佳状态,疫情多给了他一年时间恢复。不过,马龙也坦言突然多出一年心态也会波动,“有时候也会有消极的一面,心想着又要多煎熬一年。”

展望

还想继续打,享受乒乓球的乐趣

总结东京奥运会时,刘国梁打趣称,曾考虑让马龙就此跟全世界球迷说拜拜,给年轻人一些机会,但他也很清楚马龙还有梦想。隔离的这段时间,马龙对未来也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规划。昨晚接受新京报采访时,马龙直言还想再打几年,去真正享受乒乓球带来的乐趣。

成绩层面,马龙该拿的已经拿了,但在身体和状态允许的情况下,他还想再打几年,“在喜欢的这个舞台上,希望尽量延长职业生涯,向费德勒、波尔这样的优秀运动员学习,去享受这项运动。”

在马龙看来,外界对国乒队的评判有时稍显苛刻。很多人只盯着两年一次的世乒赛、四年一次的奥运会,世界杯、巡回赛,乃至亚运会在他们看来都不算是一个重要比赛。“单拿这样的标准来衡量国乒队,确实有一点残忍。”马龙举例,一个职业运动员就算打10年,可能也就有5次世锦赛、两次奥运会的机会,如果再抛去第一次大赛太年轻,最后一次年纪又太大,机会就更少了,“用这样的成绩标准评价一名运动员,可能并不算太客观。”

想得多,是因为责任心重。马龙没办法,这就是他的性格,而责任心重往往也意味着压力有点大,“可背可不背的压力,都会背在身上,比赛中也会束缚到自己。”

如今,想通了,看开了,也就放下了。东京奥运会后,马龙最大的一个体会是思想境界提升了一个台阶,今后会慢慢放下胜负观,去真正享受乒乓球。

享受乒乓球的同时,马龙也希望做好应该做的事情,带动和影响更多小朋友喜欢上乒乓球。参加了3届奥运会,马龙说可能是疫情让大家多等了一年的缘故,他能感觉到东京奥运会带来的巨大热度,“每一次奥运会都会带给大众一次健身热潮,希望能改变大众一些生活方式,真正喜欢上健身,而不单单是一个热度。”

▇▇ 快问快答

新京报:喜欢吃什么菜?

马龙:平时我们是不让出去吃的,但对吃没啥忌口,烧烤、火锅都挺喜欢。

新京报:喜欢听谁的歌?

马龙:周杰伦、林俊杰、蔡依林,跟我们一代的歌手听得比较多。

新京报:怎样能以最直接的方式了解到你?

马龙:网络上的一些采访都可以了解到我,但想了解深不容易。

新京报:什么时候开始收藏漫威手办的?

马龙:2014年左右开始积攒的,收集的这个过程也是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

新京报:大家都说你是国乒队斗地主第一人,是怎样做到记牌算牌的?

马龙:那是他们太谦虚了。网游没出来前,大家都挺喜欢玩斗地主,也是一种放松、沟通的方式。其实,国乒队斗地主都挺厉害的,马琳还参加过斗地主比赛,我们年轻人算牌算不过他们。

在前不久结束的东京奥运会上,马龙连获男单、男团两枚金牌,成为史上首位卫冕奥运会乒乓球男单金牌的运动员,并以5枚金牌超越邓亚萍、王楠和张怡宁成为国乒队史第一人。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打趣称,曾考虑让马龙东京奥运会后跟球迷说拜拜,给年轻人一些机会,但他也深知马龙还有梦想。8月23日晚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近33岁的马龙直言,在身体和状态允许的情况下还想再打几年,放下胜负观,去享受乒乓球带给他的乐趣。

隔离

难得有时间,却每天早早就醒了

8月8日,东京奥运会闭幕当天,马龙便随国乒队一起回到北京。按照相关防疫规定,国乒队这段时间一直处于隔离状态。当大把空余时间突然放到面前,马龙一开始有些不知所措。

“突然一下给你这么多时间,也不知道该干啥了。”马龙说,隔离第一周有些煎熬,但之后就慢慢平缓了下来。既然难得有这么长的休整时间,马龙也想从奥运会那种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放松下来,追剧是个不错的方式,目前他正在追的是热播剧《叛逆者》。

心情是放松下来了,但多年养成的生物钟依旧是老样子,马龙想睡个懒觉都不成。“说来也怪,平时训练时觉得挺困,一隔离不让你练了,早上8点却自然而然醒了,每天都能吃上早饭。”隔离这段时间,马龙生活整体还算规律,午后小睡会儿,之后健健身出出汗,保持身体状态,晚上洗洗衣服追追剧,也不会去熬夜。

利用隔离的这段时间,马龙也对刚刚过去的东京奥运会做了认真总结。“难得有时间静一静,前两天也把奥运会总结写了写,想了想对未来的一些规划。”写总结,是马龙多年养成的习惯,每次重要比赛过后,他总喜欢在本子上总结下得失,“以后老了,回头看看应该也是挺有意义的一件事。”

结束隔离后,马龙将回到北京队,之后随队出战在陕西举行的第14届全运会,这将是他的第5次全运会之旅。

总结

谈必胜信念,东京表现不及里约

东京奥运会,马龙先是在男单决赛战胜樊振东,成为奥运会乒乓球男单卫冕第一人。之后,他又携手樊振东、许昕拿下男团金牌,手握5枚奥运金牌也超越邓亚萍、王楠、张怡宁成国乒队史第一人。

总结东京奥运会时,刘国梁曾用“完美”来形容马龙。即便这样,“完美”的马龙仍能挑出自己不完美的地方,“从成绩上来说,肯定是10分。但如果从发挥上来说,很难说每一场比赛都发挥得特别完美。”

东京是马龙的第3届奥运会。2012年伦敦,马龙随队拿到一枚男团金牌。2016年里约,马龙包揽男单、男团两枚金牌,成就大满贯伟业。5年后在东京尽管又揽两金,但马龙直言这一次在信心层面没有里约那么坚定。

“里约的时候,自己还不是单打奥运冠军,所以整个人的态度和目标都非常坚定,无论多大困难,就是冲着冠军去的。”5年后带着卫冕冠军身份来到东京,马龙心态上要比里约好了很多,但必胜信念却不及里约,“我不清楚是年龄原因还是赛前定位不同,信心这一点上并没有上一届那么强。”马龙坦言,男单决赛前的几场比赛曾有过不坚定的想法,好在打到决赛时又拼了出去。

男单决赛,马龙4比2战胜樊振东,成就了双圈大满贯伟业。这场决赛,一方面马龙捍卫了自己的地位,另一方面樊振东则是抢班夺权未果,也让男乒巴黎奥运周期有了一定变数。被问及樊振东如何才能战胜自己时,马龙说这让他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我像樊振东这么大时,也已经有了可以冲击任何冠军的实力。但承载的东西有些多,大家给你的期待也有点多,反而背上了包袱。樊振东现在的表现已经很优秀了,他只要能够拿到一次大赛冠军,就能长期保持在这个水平上。”

伤病

仨月换3年,赴美手术感谢姚明

里约奥运会后,很多人都以为时年28岁的马龙会逐渐淡出,但他却坚持了下来。昨晚接受采访时,马龙透露,当时坚持不是因为东京奥运会,只是还放不下乒乓球,更没想到这一坚持就是5年。

“我还是非常热爱乒乓球这项运动,里约之后真不舍得退役,当时整个身体状态和感觉都还不错。”即便这样,马龙也没太往东京奥运会去想。除了对乒乓球的热爱,能让马龙坚持下来的还有国乒队带给他大家庭般的温暖,教练、队友和朋友都会推着他往前走,他说这种感觉是在其他地方体会不到的。

就这样按部就班走了两年,马龙发现竞技状态保持得还可以。也是在这个时候,马龙开始考虑是否有机会参加东京奥运会。

这个想法刚冒头不久,马龙的左侧膝盖就出问题了。2019年8月,在离东京奥运会仅剩一年时,马龙去美国做了膝部手术,左膝至今留有一道长长的疤痕,“整个身体状态确实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当时已经练不了了。”

做手术的决定并不容易。为此,刘国梁还专门去找姚明帮忙,“我要感谢姚主席(中国篮协主席姚明),美国那边的医生我们不是很熟悉。刘主席(中国乒协主席刘国梁)就去找了姚明,毕竟他在那边打过NBA,然后通过他的关系找到了这个医生。”

主治医生告诉马龙手术在可控范围内,3个月左右就能恢复训练。没有任何犹豫,马龙决定手术,他说这不单单是为了东京奥运会,最关键的是他还喜欢打球,就算赶不上奥运会,手术后还能再打上几年,“用3个月换3年,我觉得值。”

起伏

曾自我怀疑,奥运会延期帮了他

2019年夏天,被视为双打专家的许昕一度连拿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3站公开赛单打冠军,风头一时无二。那段时间,手术前后的马龙正处在生涯最低谷,他主动找男乒主教练秦志戬聊天,也做好了东京奥运会只打团体赛的准备。

除了状态爆棚的许昕,更年轻的樊振东当时也已贵为世界第一,并接连在亚洲杯、全锦赛、世界杯等决赛中战胜马龙。“我有时会有这种感觉,决赛输了比半决赛输了更难受。”马龙说,在连续输掉几个决赛后,会有一些怀疑情绪,再严重点说甚至会有一些恐惧。

直到2020年11月巡回赛总决赛,马龙决赛中4比1战胜樊振东打破长达一年半的冠军荒,球迷熟悉的那个“龙队”才慢慢回来,“那天我的整个状态,还有场上把握机会都做得不错。”马龙很清晰地记得当时的心境,抛下坏情绪放手去拼,并相信连赢自己几次的樊振东心态也会有起伏。

这个冠军让马龙卸下自我怀疑,也让他对自己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就算不能再拿冠军了,但依然是一个成功的运动员。

“我可以不打世锦赛、奥运会这样的国际大赛,但我还可以参加一些其他比赛。”马龙现在完全看开了,小时候成为大满贯的梦想早在2016年就实现了,即便那个时间放下,也没有遗憾了。

当然,马龙选择了坚持,而疫情导致东京奥运会延期更是让他又多坚持了一年。“听到东京奥运会延期时,我也没有动摇,应该说很平静。”去年3月,东京奥运会宣布延期一年,彼时马龙并不在最佳状态,疫情多给了他一年时间恢复。不过,马龙也坦言突然多出一年心态也会波动,“有时候也会有消极的一面,心想着又要多煎熬一年。”

展望

还想继续打,享受乒乓球的乐趣

总结东京奥运会时,刘国梁打趣称,曾考虑让马龙就此跟全世界球迷说拜拜,给年轻人一些机会,但他也很清楚马龙还有梦想。隔离的这段时间,马龙对未来也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规划。昨晚接受新京报采访时,马龙直言还想再打几年,去真正享受乒乓球带来的乐趣。

成绩层面,马龙该拿的已经拿了,但在身体和状态允许的情况下,他还想再打几年,“在喜欢的这个舞台上,希望尽量延长职业生涯,向费德勒、波尔这样的优秀运动员学习,去享受这项运动。”

在马龙看来,外界对国乒队的评判有时稍显苛刻。很多人只盯着两年一次的世乒赛、四年一次的奥运会,世界杯、巡回赛,乃至亚运会在他们看来都不算是一个重要比赛。“单拿这样的标准来衡量国乒队,确实有一点残忍。”马龙举例,一个职业运动员就算打10年,可能也就有5次世锦赛、两次奥运会的机会,如果再抛去第一次大赛太年轻,最后一次年纪又太大,机会就更少了,“用这样的成绩标准评价一名运动员,可能并不算太客观。”

想得多,是因为责任心重。马龙没办法,这就是他的性格,而责任心重往往也意味着压力有点大,“可背可不背的压力,都会背在身上,比赛中也会束缚到自己。”

如今,想通了,看开了,也就放下了。东京奥运会后,马龙最大的一个体会是思想境界提升了一个台阶,今后会慢慢放下胜负观,去真正享受乒乓球。

享受乒乓球的同时,马龙也希望做好应该做的事情,带动和影响更多小朋友喜欢上乒乓球。参加了3届奥运会,马龙说可能是疫情让大家多等了一年的缘故,他能感觉到东京奥运会带来的巨大热度,“每一次奥运会都会带给大众一次健身热潮,希望能改变大众一些生活方式,真正喜欢上健身,而不单单是一个热度。”

▇▇ 快问快答

新京报:喜欢吃什么菜?

马龙:平时我们是不让出去吃的,但对吃没啥忌口,烧烤、火锅都挺喜欢。

新京报:喜欢听谁的歌?

马龙:周杰伦、林俊杰、蔡依林,跟我们一代的歌手听得比较多。

新京报:怎样能以最直接的方式了解到你?

马龙:网络上的一些采访都可以了解到我,但想了解深不容易。

新京报:什么时候开始收藏漫威手办的?

马龙:2014年左右开始积攒的,收集的这个过程也是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

新京报:大家都说你是国乒队斗地主第一人,是怎样做到记牌算牌的?

马龙:那是他们太谦虚了。网游没出来前,大家都挺喜欢玩斗地主,也是一种放松、沟通的方式。其实,国乒队斗地主都挺厉害的,马琳还参加过斗地主比赛,我们年轻人算牌算不过他们。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