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体育项目,奥运项目中也曾包括艺术比赛
本文摘要:除了体育项目,奥运项目中也曾包括艺术比赛

1912年在斯德哥尔摩的夏季奥运会上,美国选手沃尔特·维南斯走上领奖台,自豪地向观众挥手致意。他已经获得了两枚奥运会奖牌——一枚是1908年伦敦奥运会上得到的,另一枚是1912年斯德哥尔摩奥运会上得到的,但他在斯德哥尔摩获得的奖牌并不是运动项目,而是因为他的雕塑作品。事实上,艺术比赛曾经也是现代奥运会的一部分,从1912年到1948年,奥运会除了体育项目比赛之外,还为参赛的艺术家颁发奖牌。艺术比赛和体育比赛享有同等的地位。

奥林匹克艺术比赛也称缪斯五项艺术比赛,从1912年斯德哥尔摩奥运会开始成为奥运会的正式项目。其实在做出这项决议的1906年以及1912年奥运会之间,还有一届1908年伦敦奥运会,但这届奥运会并没有艺术比赛。因为比起体育项目有一个相对严格和清晰的比赛规则以及评审制度,艺术的评判标准就见仁见智了。尽管伦敦奥运会组委会对参赛艺术品的范围和标准做出了界定,但人们对这个标准持有不同的意见。争论了许久,结果到了最后一刻也没有达成共识,于是奥运会组委会就放弃了,直接将组织艺术比赛推给了国际奥委会。所以1912年的首次奥林匹克艺术比赛,是在国际奥委会的直接领导下进行的。

奥运会的艺术比赛离不开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皮埃尔·德·顾拜旦,他一直把艺术比赛视为奥运会的重要组成部分。顾拜旦认为,如果奥运会不包括艺术是不完整的。为此,顾拜旦积极奔走呼吁。根据他的倡议,1912年,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第五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奥组委通过了5项奥运艺术比赛项目,分别是:建筑、文学、音乐、绘画和雕塑。参加艺术比赛的标准很简单:所有参赛作品必须和体育有关,而且一定是原创性的作品。这届奥运会上,艺术类比赛项目共吸引了35名参赛者。

这35名参赛者中,最著名的是法国人让-弗朗索瓦·拉斐利,他的作品曾在1880年和1881年的印象派展览中展出。但他没有得到奥运会评委的青睐,作品被排在最后。绘画冠军得主是意大利人卡洛·佩莱格里尼,他以描绘阿尔卑斯山冬季运动的明信片插图而闻名。

有趣的是,顾拜旦本人也亲自参加了文学类的比赛,发表了散文诗《体育颂》,这在后来也成为顾拜旦众多著作中的代表作。不过为了避嫌,顾拜旦并未使用真实姓名,而使用的是笔名。《体育颂》获得了奥林匹克文学艺术比赛的金牌。直到1919年顾拜旦才说出了实情。

在1924年的巴黎奥运会上,艺术类竞赛项目突然成为了全世界艺术家的关注焦点,这届奥运会共有193位艺术家参赛。而到了1928年的阿姆斯特丹奥运会,参与人数又增加了不少,其中还有很多是职业艺术家。有的项目也允许艺术家用多个艺术作品参赛。因此一个艺术家有可能同时拿到多个奖牌。20世纪30年代后期,奥林匹克艺术比赛大项中出现了小项分类。比如绘画类分为古典绘画、水彩画与素描、应用绘画(包括招贴画、邮票、图章等)以及其他类(如木刻、版画等),文学比赛分为诗歌、戏剧和散文。音乐比赛分为交响乐、器乐和歌唱。

这些年尽管艺术类比赛还是在如火如荼地举行,但凸显的问题越来越多,比如不同的艺术形式评价标准的合理性与公平性、参赛乐队的巨大开支、组织管理上的难度等。争吵声也就从来没有断过。

1949年,在顾拜旦去世12年后,国际奥委会决定取消艺术比赛,理由是大多数参赛选手靠艺术工作谋生。奥委会表示,“让专业人士参加这样的比赛并获得奥运奖牌是不合逻辑的”,这与奥运会秉承的“业余原则”相悖。因为,现代奥运会发起的初衷是鼓励人们参与其中,提倡重在参与,所以便限制了那些以参赛为生的职业运动员参加,而仅开放给业余选手。

尽管奥运会艺术赛事被取消,但艺术家参与奥运会的热情却从未停止。此后,诸多世界级艺术大师都以非“竞技”的方式参与了其所在国作为东道主承办的奥运会,在为公众带去视觉盛宴的同时,也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着顾拜旦将艺术与体育精神融合的理想。

1912年在斯德哥尔摩的夏季奥运会上,美国选手沃尔特·维南斯走上领奖台,自豪地向观众挥手致意。他已经获得了两枚奥运会奖牌——一枚是1908年伦敦奥运会上得到的,另一枚是1912年斯德哥尔摩奥运会上得到的,但他在斯德哥尔摩获得的奖牌并不是运动项目,而是因为他的雕塑作品。事实上,艺术比赛曾经也是现代奥运会的一部分,从1912年到1948年,奥运会除了体育项目比赛之外,还为参赛的艺术家颁发奖牌。艺术比赛和体育比赛享有同等的地位。

奥林匹克艺术比赛也称缪斯五项艺术比赛,从1912年斯德哥尔摩奥运会开始成为奥运会的正式项目。其实在做出这项决议的1906年以及1912年奥运会之间,还有一届1908年伦敦奥运会,但这届奥运会并没有艺术比赛。因为比起体育项目有一个相对严格和清晰的比赛规则以及评审制度,艺术的评判标准就见仁见智了。尽管伦敦奥运会组委会对参赛艺术品的范围和标准做出了界定,但人们对这个标准持有不同的意见。争论了许久,结果到了最后一刻也没有达成共识,于是奥运会组委会就放弃了,直接将组织艺术比赛推给了国际奥委会。所以1912年的首次奥林匹克艺术比赛,是在国际奥委会的直接领导下进行的。

奥运会的艺术比赛离不开现代奥运会的创始人皮埃尔·德·顾拜旦,他一直把艺术比赛视为奥运会的重要组成部分。顾拜旦认为,如果奥运会不包括艺术是不完整的。为此,顾拜旦积极奔走呼吁。根据他的倡议,1912年,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第五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奥组委通过了5项奥运艺术比赛项目,分别是:建筑、文学、音乐、绘画和雕塑。参加艺术比赛的标准很简单:所有参赛作品必须和体育有关,而且一定是原创性的作品。这届奥运会上,艺术类比赛项目共吸引了35名参赛者。

这35名参赛者中,最著名的是法国人让-弗朗索瓦·拉斐利,他的作品曾在1880年和1881年的印象派展览中展出。但他没有得到奥运会评委的青睐,作品被排在最后。绘画冠军得主是意大利人卡洛·佩莱格里尼,他以描绘阿尔卑斯山冬季运动的明信片插图而闻名。

有趣的是,顾拜旦本人也亲自参加了文学类的比赛,发表了散文诗《体育颂》,这在后来也成为顾拜旦众多著作中的代表作。不过为了避嫌,顾拜旦并未使用真实姓名,而使用的是笔名。《体育颂》获得了奥林匹克文学艺术比赛的金牌。直到1919年顾拜旦才说出了实情。

在1924年的巴黎奥运会上,艺术类竞赛项目突然成为了全世界艺术家的关注焦点,这届奥运会共有193位艺术家参赛。而到了1928年的阿姆斯特丹奥运会,参与人数又增加了不少,其中还有很多是职业艺术家。有的项目也允许艺术家用多个艺术作品参赛。因此一个艺术家有可能同时拿到多个奖牌。20世纪30年代后期,奥林匹克艺术比赛大项中出现了小项分类。比如绘画类分为古典绘画、水彩画与素描、应用绘画(包括招贴画、邮票、图章等)以及其他类(如木刻、版画等),文学比赛分为诗歌、戏剧和散文。音乐比赛分为交响乐、器乐和歌唱。

这些年尽管艺术类比赛还是在如火如荼地举行,但凸显的问题越来越多,比如不同的艺术形式评价标准的合理性与公平性、参赛乐队的巨大开支、组织管理上的难度等。争吵声也就从来没有断过。

1949年,在顾拜旦去世12年后,国际奥委会决定取消艺术比赛,理由是大多数参赛选手靠艺术工作谋生。奥委会表示,“让专业人士参加这样的比赛并获得奥运奖牌是不合逻辑的”,这与奥运会秉承的“业余原则”相悖。因为,现代奥运会发起的初衷是鼓励人们参与其中,提倡重在参与,所以便限制了那些以参赛为生的职业运动员参加,而仅开放给业余选手。

尽管奥运会艺术赛事被取消,但艺术家参与奥运会的热情却从未停止。此后,诸多世界级艺术大师都以非“竞技”的方式参与了其所在国作为东道主承办的奥运会,在为公众带去视觉盛宴的同时,也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着顾拜旦将艺术与体育精神融合的理想。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