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白化病东京残奥运动员:非洲很多白化病患者器官被贩卖,我站上赛场为给患者勇气
本文摘要:患白化病东京残奥运动员:非洲很多白化病患者器官被贩卖,我站上赛场为给患者勇气

22岁的莫妮卡·孟加是一名来自非洲赞比亚的田径残疾人运动员,患有白化病的她2日参加了东京残奥会女子400米T13级(视力障碍)预赛。

日本《读卖新闻》3日报道,虽然孟加2日在比赛中刷新自己的最佳成绩,但最终成绩排名第14位,未能晋级。不过,她在赛后采访时坚定地说道,“白化病和正常人仅仅是肤色有差别,即使身患残疾,也能有美好体验”。

《读卖新闻》称,在非洲,白化病患者容易成为被歧视的对象,孟加抱着“给予白化病患者勇气的信念”,站在残奥会的舞台上。

患白化病东京残奥运动员:非洲很多白化病患者器官被贩卖,我站上赛场为给患者勇气

《朝日新闻》2日刊载了孟加的采访内容,在采访中,孟加将她的坎坷经历娓娓道来。

孟加告诉《朝日新闻》,在非洲,“没有知识、相信迷信的人有很多,在现在仍有人为了利益‘狩猎’白化病患者”。《朝日新闻》称,在非洲有一种迷信,如果能够得到白化病患者身体部分,则可以得到幸运。

《朝日新闻》称,在她4岁的时候,她的祖姑母趁她母亲不在家的时候找上门来,伤害了她,用注射器抽了她的血,祖姑母声称这些血液将被当做咒术的道具使用。母亲发现情况后立即报了警,但祖姑母并没有被量重刑。孟加说,在幼年时期,周围的人一直辱骂她“不是人”,受到歧视,但在12岁有幸进入体育俱乐部开始田径生涯,一定程度上从歧视中解脱,“产生了希望”。

孟加称,自己在赞比亚成为小有名气的体育运动员,摆脱了成为白化病患者“猎人”目标的困境,不过,孟加的白化病病友们的遭遇则令人心痛。她告诉《朝日新闻》,在2019年,多名男子突然闯入她患白化病朋友的家中,她的朋友被杀害,另有一名白化病少女被男子砍断手臂。孟加称,现在这些男子还正常生活在赞比亚,并且仍在从事白化病患者的“狩猎”。

孟加说,希望通过参加残奥会展示出,“即使是白化病患者、是女性也可以参与体育,从而消除歧视”。

据《朝日新闻》介绍,据联合国有关机构的报告书,在2006年至2019年,非洲28个国之中,有208名白化病患者被杀害,585名曾遭遇袭击,被害者多为女性或儿。在赞比亚的邻国坦桑尼亚,白化病患者的四肢、生殖器、耳、鼻、舌一组被以680万日元(约40万人民币)的价格明码标价贩卖。

22岁的莫妮卡·孟加是一名来自非洲赞比亚的田径残疾人运动员,患有白化病的她2日参加了东京残奥会女子400米T13级(视力障碍)预赛。

日本《读卖新闻》3日报道,虽然孟加2日在比赛中刷新自己的最佳成绩,但最终成绩排名第14位,未能晋级。不过,她在赛后采访时坚定地说道,“白化病和正常人仅仅是肤色有差别,即使身患残疾,也能有美好体验”。

《读卖新闻》称,在非洲,白化病患者容易成为被歧视的对象,孟加抱着“给予白化病患者勇气的信念”,站在残奥会的舞台上。

患白化病东京残奥运动员:非洲很多白化病患者器官被贩卖,我站上赛场为给患者勇气

《朝日新闻》2日刊载了孟加的采访内容,在采访中,孟加将她的坎坷经历娓娓道来。

孟加告诉《朝日新闻》,在非洲,“没有知识、相信迷信的人有很多,在现在仍有人为了利益‘狩猎’白化病患者”。《朝日新闻》称,在非洲有一种迷信,如果能够得到白化病患者身体部分,则可以得到幸运。

《朝日新闻》称,在她4岁的时候,她的祖姑母趁她母亲不在家的时候找上门来,伤害了她,用注射器抽了她的血,祖姑母声称这些血液将被当做咒术的道具使用。母亲发现情况后立即报了警,但祖姑母并没有被量重刑。孟加说,在幼年时期,周围的人一直辱骂她“不是人”,受到歧视,但在12岁有幸进入体育俱乐部开始田径生涯,一定程度上从歧视中解脱,“产生了希望”。

孟加称,自己在赞比亚成为小有名气的体育运动员,摆脱了成为白化病患者“猎人”目标的困境,不过,孟加的白化病病友们的遭遇则令人心痛。她告诉《朝日新闻》,在2019年,多名男子突然闯入她患白化病朋友的家中,她的朋友被杀害,另有一名白化病少女被男子砍断手臂。孟加称,现在这些男子还正常生活在赞比亚,并且仍在从事白化病患者的“狩猎”。

孟加说,希望通过参加残奥会展示出,“即使是白化病患者、是女性也可以参与体育,从而消除歧视”。

据《朝日新闻》介绍,据联合国有关机构的报告书,在2006年至2019年,非洲28个国之中,有208名白化病患者被杀害,585名曾遭遇袭击,被害者多为女性或儿。在赞比亚的邻国坦桑尼亚,白化病患者的四肢、生殖器、耳、鼻、舌一组被以680万日元(约40万人民币)的价格明码标价贩卖。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