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奥运动员从证明自己到为国争光
本文摘要:残奥运动员从证明自己到为国争光

8月28日,在东京残奥会举重女子67公斤级决赛中,中国选手谭玉娇以133公斤的成绩获得金牌,领先第二名13公斤,强势卫冕。

谭玉娇在赛前便是大家看好的热门夺金选手。2012年9月2日,在伦敦残奥会举重女子67.5公斤级决赛中,首次参加残奥会的她就以139公斤的成绩获得了银牌;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中,谭玉娇获得了67公斤级金牌并打破了世界纪录。她说:“我就是要继续站在赛场上,将中国声音呐喊得更加响亮。”

6年没上体育课的孩子成为了运动员

新京报:什么契机让你选择了举重这个运动项目?

谭玉娇:7岁那年,我的右腿突然疼得没法落地,被诊断为急性骨髓炎,必须马上手术!我怎么也想不到,这场病成了我命运的转折。我的腿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那本该是活蹦乱跳的年纪,因为右腿萎缩,我成了一个不能跑跳、走路颠簸的残疾孩子。面对周围异样的打量和议论,我变得自卑、胆怯,非常敏感。

13岁,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残联的运动员选拔。我的启蒙教练径直走过来问我:“姑娘,你想练举重吗?”举重?作为一个6年没有上过体育课的孩子,我想尝试,我想要跟别人一样甚至更好,可是,我能行吗?

记得刚开始举重训练,教练就严肃地对我说:“当运动员首先就得学会吃苦和坚持!”那时,经常是最后一组训练下来,摊开手掌才发现血泡已经被磨破翻开了皮。有时晚上趴在桌子前写作业,眼泪就会默默地往下掉。那时我还只是个14岁的孩子,我不知道这样的坚持意味着什么。

新京报:2012年伦敦残奥会,第一次征战奥运会是怎样的一次经历?

谭玉娇:2012年伦敦残奥会,22岁的我第一次踏上奥运会的赛场,我多想用金牌证明自己,让胜利属于中国运动员!可是我知道,这有多难。

那是赛前三个月的一次训练,顺利完成!这意味着我已经能举起将近155公斤,超出世界纪录8公斤。可是因为我的左肩有旧伤,这一次训练,让它疼得越来越厉害。第二天我内心忐忑地到了训练场,当我拿起那根熟悉的杠铃杆时,肌肉撕裂般的疼痛,让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就这样,赛前三个月,我被迫停训治伤,进行康复训练。

最终,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在伦敦残奥会收获了一枚银牌。我坦然地接受了那枚银牌。那是凝结了我无数努力,克服了巨大伤痛,才赢得的成绩,它不是最理想的,但它却是最珍贵的!虽然国歌没能为我在伦敦奏响,但鲜艳的五星红旗因为我在残奥会赛场上升起,我暗自下定决心,“我一定要拿到奥运会金牌!”不仅让五星红旗为我升起,国歌也为我奏响!

顶着肩膀疼痛训练 备战东京残奥会

新京报:再次征战2016年里约残奥会,会有不一样的心情吗?

谭玉娇:2016年里约残奥会前,我对金牌的渴望和压力同时达到了顶峰,几乎将我压垮!我的教练把我带到一个空旷的操场,对我说:“我都懂,你什么都不用说,大声喊出来!”一声、两声、三声,我声嘶力竭,喊出了积压在我心底的委屈,心酸和压力,也喊出了我的憧憬、梦想和内心深处的渴望……

里约会议中心2号馆,嘹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响彻赛场!我手握那枚金灿灿的奖牌,对着飘扬在前方的五星红旗,用尽力气喊出了:“我做到了,我做到了!”是的,我做到了,我的奥运冠军梦实现了!在遥远的南半球我将内心埋藏多年的呼喊化成了现实,化成了简单的四个字:我做到了。

我从一个上不了体育课的残疾小孩,到成为一名残疾人举重运动员,再到成为残奥会举重冠军、世界纪录保持者,如今的我,早已不是当初只为证明自己而举重的小姑娘,运动员三个字成了我肩上义不容辞的责任。残奥会冠军举起的不仅是我自己的人生,更是一份沉甸甸的国家荣耀。

2018年3月19日,我和北京体育大学残奥冠军班的同学一起身穿国家队服、手持鲜花,迎接在平昌冬残奥会创造历史夺得金牌的英雄们回家。当我把鲜花送给同样坐在轮椅上的他们时,我仿佛看到了里约残奥会归来时的自己,彷佛听到了国歌奏响,看到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我知道,顽强拼搏、不屈不挠与命运抗争,用热血青春在奥林匹克赛场上为国争光,是每一个运动员的梦想!不管此刻你是健全还是残疾,也不管你是来自夏奥会还是冬奥会,我们拥有的是同一个梦想!新时代运动员都深知自己的责任和担当,而我,就是要继续站在赛场上,将中国声音呐喊得更加响亮。

新京报:备战东京残奥会遇到了哪些困难?

谭玉娇:在2019年世锦赛前,我的右边肩膀有很严重的冈上肌肌腱撕裂,我在国内看了四家医院,每一个医院的主任医师都说我必须进行手术,但是做手术的康复时间起码需要一年,当时不知道东京残奥会会延期,我害怕做手术会错过东京残奥会,便选择了保守治疗。因为肌腱撕裂,无论是治疗的时候,还是训练的时候,每次我都要顶着非常大的身体疼痛,后来得知东京残奥会延期的消息,我保守治疗的康复时间又多了一年。我右边肩膀逐渐恢复了之后,左边的肩膀又出现了一些问题,当时真的是焦头烂额,给我造成了非常大的困扰。最后一点一点地全部扛了过来,成绩也逐渐恢复。

抵达日本后,因为我也是训练了18年的老运动员,大大小小参加了30多场比赛了,我非常熟悉参赛的流程,奥运会也是第三次参加了,整个过程进行得还是比较顺利。在奥运村口和其他国家选手坐车一起到比赛现场,我碰到了我此次最大的对手也是朋友,埃及举重选手OMAR Fatma,我们都非常想要夺冠,我们都必须认真地对待每一场比赛。

加入冬奥宣讲团传递奥林匹克精神

新京报: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时,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经历?

谭玉娇:2015年7月的最后一天,阿拉木图残奥举重公开赛进入尾声。从赛场到住地,我发现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都在对我微笑致意,是因为我获得了金牌吗?不全是。

这一天,北京在成功举办奥运会7年后,赢得了2022年冬奥会、冬残奥会主办权!它将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既举办过夏奥会又将举办冬奥会的城市!这么重要的一天,我作为一名中国运动员,在申冬奥竞争对手阿拉木图的土地上,无比激动。那一天,我在赛场上的呐喊格外响亮!其实像这样的放声大喊,在我每次比赛时都会有。这是鼓劲,更是我举重生涯18年来向残缺命运发出的声声呐喊。

新京报:接下来会有哪些安排,来迎接北京冬季奥运会的到来?

谭玉娇:在隔离结束后,要备战11月份在格鲁吉亚举行的残疾人举重世锦赛,以及明年的亚锦赛、杭州亚残运会等比赛。

在东京残奥会比赛当天,很多冬奥组委会的老师们到现场来给我们加油,他们也见证了我获得第二枚残奥会金牌,我非常感动,我将他们送给我的北京冬残奥会徽章和我的奖牌挂在了一起,接受来自各国媒体的采访。

现在,东京残奥会已经结束了,我已经跟北京冬奥宣讲团申请归队了,我希望能够积极参加之后的冬奥宣讲活动,包括之后会进行双语的冬奥宣讲,以及到学校、社区、企业等地方进行宣传,向大众传递正能量,传递奥林匹克精神。我希望能够为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贡献出我的一份力量。

新京报记者 吴为 实习生 王垚

8月28日,在东京残奥会举重女子67公斤级决赛中,中国选手谭玉娇以133公斤的成绩获得金牌,领先第二名13公斤,强势卫冕。

谭玉娇在赛前便是大家看好的热门夺金选手。2012年9月2日,在伦敦残奥会举重女子67.5公斤级决赛中,首次参加残奥会的她就以139公斤的成绩获得了银牌;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中,谭玉娇获得了67公斤级金牌并打破了世界纪录。她说:“我就是要继续站在赛场上,将中国声音呐喊得更加响亮。”

6年没上体育课的孩子成为了运动员

新京报:什么契机让你选择了举重这个运动项目?

谭玉娇:7岁那年,我的右腿突然疼得没法落地,被诊断为急性骨髓炎,必须马上手术!我怎么也想不到,这场病成了我命运的转折。我的腿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那本该是活蹦乱跳的年纪,因为右腿萎缩,我成了一个不能跑跳、走路颠簸的残疾孩子。面对周围异样的打量和议论,我变得自卑、胆怯,非常敏感。

13岁,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了残联的运动员选拔。我的启蒙教练径直走过来问我:“姑娘,你想练举重吗?”举重?作为一个6年没有上过体育课的孩子,我想尝试,我想要跟别人一样甚至更好,可是,我能行吗?

记得刚开始举重训练,教练就严肃地对我说:“当运动员首先就得学会吃苦和坚持!”那时,经常是最后一组训练下来,摊开手掌才发现血泡已经被磨破翻开了皮。有时晚上趴在桌子前写作业,眼泪就会默默地往下掉。那时我还只是个14岁的孩子,我不知道这样的坚持意味着什么。

新京报:2012年伦敦残奥会,第一次征战奥运会是怎样的一次经历?

谭玉娇:2012年伦敦残奥会,22岁的我第一次踏上奥运会的赛场,我多想用金牌证明自己,让胜利属于中国运动员!可是我知道,这有多难。

那是赛前三个月的一次训练,顺利完成!这意味着我已经能举起将近155公斤,超出世界纪录8公斤。可是因为我的左肩有旧伤,这一次训练,让它疼得越来越厉害。第二天我内心忐忑地到了训练场,当我拿起那根熟悉的杠铃杆时,肌肉撕裂般的疼痛,让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就这样,赛前三个月,我被迫停训治伤,进行康复训练。

最终,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在伦敦残奥会收获了一枚银牌。我坦然地接受了那枚银牌。那是凝结了我无数努力,克服了巨大伤痛,才赢得的成绩,它不是最理想的,但它却是最珍贵的!虽然国歌没能为我在伦敦奏响,但鲜艳的五星红旗因为我在残奥会赛场上升起,我暗自下定决心,“我一定要拿到奥运会金牌!”不仅让五星红旗为我升起,国歌也为我奏响!

顶着肩膀疼痛训练 备战东京残奥会

新京报:再次征战2016年里约残奥会,会有不一样的心情吗?

谭玉娇:2016年里约残奥会前,我对金牌的渴望和压力同时达到了顶峰,几乎将我压垮!我的教练把我带到一个空旷的操场,对我说:“我都懂,你什么都不用说,大声喊出来!”一声、两声、三声,我声嘶力竭,喊出了积压在我心底的委屈,心酸和压力,也喊出了我的憧憬、梦想和内心深处的渴望……

里约会议中心2号馆,嘹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响彻赛场!我手握那枚金灿灿的奖牌,对着飘扬在前方的五星红旗,用尽力气喊出了:“我做到了,我做到了!”是的,我做到了,我的奥运冠军梦实现了!在遥远的南半球我将内心埋藏多年的呼喊化成了现实,化成了简单的四个字:我做到了。

我从一个上不了体育课的残疾小孩,到成为一名残疾人举重运动员,再到成为残奥会举重冠军、世界纪录保持者,如今的我,早已不是当初只为证明自己而举重的小姑娘,运动员三个字成了我肩上义不容辞的责任。残奥会冠军举起的不仅是我自己的人生,更是一份沉甸甸的国家荣耀。

2018年3月19日,我和北京体育大学残奥冠军班的同学一起身穿国家队服、手持鲜花,迎接在平昌冬残奥会创造历史夺得金牌的英雄们回家。当我把鲜花送给同样坐在轮椅上的他们时,我仿佛看到了里约残奥会归来时的自己,彷佛听到了国歌奏响,看到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我知道,顽强拼搏、不屈不挠与命运抗争,用热血青春在奥林匹克赛场上为国争光,是每一个运动员的梦想!不管此刻你是健全还是残疾,也不管你是来自夏奥会还是冬奥会,我们拥有的是同一个梦想!新时代运动员都深知自己的责任和担当,而我,就是要继续站在赛场上,将中国声音呐喊得更加响亮。

新京报:备战东京残奥会遇到了哪些困难?

谭玉娇:在2019年世锦赛前,我的右边肩膀有很严重的冈上肌肌腱撕裂,我在国内看了四家医院,每一个医院的主任医师都说我必须进行手术,但是做手术的康复时间起码需要一年,当时不知道东京残奥会会延期,我害怕做手术会错过东京残奥会,便选择了保守治疗。因为肌腱撕裂,无论是治疗的时候,还是训练的时候,每次我都要顶着非常大的身体疼痛,后来得知东京残奥会延期的消息,我保守治疗的康复时间又多了一年。我右边肩膀逐渐恢复了之后,左边的肩膀又出现了一些问题,当时真的是焦头烂额,给我造成了非常大的困扰。最后一点一点地全部扛了过来,成绩也逐渐恢复。

抵达日本后,因为我也是训练了18年的老运动员,大大小小参加了30多场比赛了,我非常熟悉参赛的流程,奥运会也是第三次参加了,整个过程进行得还是比较顺利。在奥运村口和其他国家选手坐车一起到比赛现场,我碰到了我此次最大的对手也是朋友,埃及举重选手OMAR Fatma,我们都非常想要夺冠,我们都必须认真地对待每一场比赛。

加入冬奥宣讲团传递奥林匹克精神

新京报: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时,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经历?

谭玉娇:2015年7月的最后一天,阿拉木图残奥举重公开赛进入尾声。从赛场到住地,我发现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都在对我微笑致意,是因为我获得了金牌吗?不全是。

这一天,北京在成功举办奥运会7年后,赢得了2022年冬奥会、冬残奥会主办权!它将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既举办过夏奥会又将举办冬奥会的城市!这么重要的一天,我作为一名中国运动员,在申冬奥竞争对手阿拉木图的土地上,无比激动。那一天,我在赛场上的呐喊格外响亮!其实像这样的放声大喊,在我每次比赛时都会有。这是鼓劲,更是我举重生涯18年来向残缺命运发出的声声呐喊。

新京报:接下来会有哪些安排,来迎接北京冬季奥运会的到来?

谭玉娇:在隔离结束后,要备战11月份在格鲁吉亚举行的残疾人举重世锦赛,以及明年的亚锦赛、杭州亚残运会等比赛。

在东京残奥会比赛当天,很多冬奥组委会的老师们到现场来给我们加油,他们也见证了我获得第二枚残奥会金牌,我非常感动,我将他们送给我的北京冬残奥会徽章和我的奖牌挂在了一起,接受来自各国媒体的采访。

现在,东京残奥会已经结束了,我已经跟北京冬奥宣讲团申请归队了,我希望能够积极参加之后的冬奥宣讲活动,包括之后会进行双语的冬奥宣讲,以及到学校、社区、企业等地方进行宣传,向大众传递正能量,传递奥林匹克精神。我希望能够为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贡献出我的一份力量。

新京报记者 吴为 实习生 王垚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