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炜:给志愿服务出点子的“双奥人”
本文摘要:任炜:给志愿服务出点子的“双奥人”

2008年北京奥运会测试赛前夕,时任北京工业大学团委副书记的任炜,在担任奥运羽毛球馆志愿者经理期间,在一块黑板上设计出奥运会历史上第一套志愿者岗位标识,也让志愿者们对自身岗位更加自豪。北京奥运会后,任炜也成了为大型活动想点子、为志愿者们鼓劲儿的人。

如今,任炜已是北京冬奥组委志愿者部招募管理处处长,志愿者业务领域负责人,他还是杭州亚运会志愿者工作专家、武汉军运会组委会专家、海外奥运会中国志愿服务团指导教师、北京市地方标准《大型活动志愿服务管理规范》、《大型活动志愿者服务规范》起草人。

时间回到2008年,时任北工大团委副书记的任炜,在羽毛球场馆做志愿者经理期间,经常跟小伙伴们一起脑洞大开,比如怎样可以帮助场馆志愿者更精准地展示各自分管的工作岗位。“我们发现观众和记者在向志愿者寻求帮助时,往往不知道拦下的这个志愿者能不能帮到自己。所以我想到把志愿者的岗位用图形标识直观表达出来,增加辨识度。我召集志愿者,在黑板上画草图,大家猜代表哪个业务领域,一眼看见能想到的,就定下来,再请画功好的志愿者进一步细化设计。大家把标识戴在身上,就能看出来各自的岗位了。”任炜说。

这套标识在北京奥运会测试赛期间投入试运营,迅速走红。任炜回忆道:“一来确实简单易懂,二来也增强了志愿者的归属感。当时测试赛以后,部分兄弟场馆也陆续加入了设计制作的行列。专业志愿者业务领域,比如语言服务,也设计了语言标志,写明了‘我说英语’‘我说日语’等等,为求助者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小标识发挥了大作用,任炜在志愿服务领域也逐渐做出名堂。2008年奥运会后,任炜成为北京市志愿服务指导中心大型赛会志愿者工作专家,并先后参与了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辽宁全运会、北京园博会等大型赛会的志愿者工作。

从北京奥运会开始,任炜也见证了中国志愿文化逐渐深入人心。“这些年来,我见证了中国人从对志愿者文化陌生到熟悉的过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志愿者的队伍当中来,有时间做志愿服务已经成为很多人的一种生活方式。还有很多志愿者走出国门,参与国际志愿服务,讲述中国故事。以奥运会为例,2014年索契冬奥会出现了一支由几十人组成的中国志愿者团队,中国志愿者从世界各地会聚在索契,虽然数量不多,却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到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国志愿者已经达到200多人,2018年平昌冬奥会中国志愿者申请数量已经是海外申请人中第二多的‘国家’,2020年东京奥运会中国志愿者增长到400多人。中国奥运会志愿者从专业能力、语言水平、综合素质、国际化程度等多方面,提供了高水平专业化的志愿服务。同时奥运会志愿服务是一种非常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在中国志愿者团队中流行一句话:不参加一次奥运会志愿服务,不知道自己多爱国。”他说。

有人说,2008年是中国的“奥林匹克年”,也是中国的“志愿服务元年”。如今北京即将成为双奥之城,既要对志愿者们多鼓劲儿,也对北京冬奥会志愿者提出更高的要求。 “请大家想想人的一生能有几次机会,代表你的国家?现在就有这样一个机会,我们一定要珍惜!”任炜坚定地说。

本版文/本报记者 褚鹏

2008年北京奥运会测试赛前夕,时任北京工业大学团委副书记的任炜,在担任奥运羽毛球馆志愿者经理期间,在一块黑板上设计出奥运会历史上第一套志愿者岗位标识,也让志愿者们对自身岗位更加自豪。北京奥运会后,任炜也成了为大型活动想点子、为志愿者们鼓劲儿的人。

如今,任炜已是北京冬奥组委志愿者部招募管理处处长,志愿者业务领域负责人,他还是杭州亚运会志愿者工作专家、武汉军运会组委会专家、海外奥运会中国志愿服务团指导教师、北京市地方标准《大型活动志愿服务管理规范》、《大型活动志愿者服务规范》起草人。

时间回到2008年,时任北工大团委副书记的任炜,在羽毛球场馆做志愿者经理期间,经常跟小伙伴们一起脑洞大开,比如怎样可以帮助场馆志愿者更精准地展示各自分管的工作岗位。“我们发现观众和记者在向志愿者寻求帮助时,往往不知道拦下的这个志愿者能不能帮到自己。所以我想到把志愿者的岗位用图形标识直观表达出来,增加辨识度。我召集志愿者,在黑板上画草图,大家猜代表哪个业务领域,一眼看见能想到的,就定下来,再请画功好的志愿者进一步细化设计。大家把标识戴在身上,就能看出来各自的岗位了。”任炜说。

这套标识在北京奥运会测试赛期间投入试运营,迅速走红。任炜回忆道:“一来确实简单易懂,二来也增强了志愿者的归属感。当时测试赛以后,部分兄弟场馆也陆续加入了设计制作的行列。专业志愿者业务领域,比如语言服务,也设计了语言标志,写明了‘我说英语’‘我说日语’等等,为求助者提供了极大的方便。”

小标识发挥了大作用,任炜在志愿服务领域也逐渐做出名堂。2008年奥运会后,任炜成为北京市志愿服务指导中心大型赛会志愿者工作专家,并先后参与了上海世博会、广州亚运会、辽宁全运会、北京园博会等大型赛会的志愿者工作。

从北京奥运会开始,任炜也见证了中国志愿文化逐渐深入人心。“这些年来,我见证了中国人从对志愿者文化陌生到熟悉的过程,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志愿者的队伍当中来,有时间做志愿服务已经成为很多人的一种生活方式。还有很多志愿者走出国门,参与国际志愿服务,讲述中国故事。以奥运会为例,2014年索契冬奥会出现了一支由几十人组成的中国志愿者团队,中国志愿者从世界各地会聚在索契,虽然数量不多,却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到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国志愿者已经达到200多人,2018年平昌冬奥会中国志愿者申请数量已经是海外申请人中第二多的‘国家’,2020年东京奥运会中国志愿者增长到400多人。中国奥运会志愿者从专业能力、语言水平、综合素质、国际化程度等多方面,提供了高水平专业化的志愿服务。同时奥运会志愿服务是一种非常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在中国志愿者团队中流行一句话:不参加一次奥运会志愿服务,不知道自己多爱国。”他说。

有人说,2008年是中国的“奥林匹克年”,也是中国的“志愿服务元年”。如今北京即将成为双奥之城,既要对志愿者们多鼓劲儿,也对北京冬奥会志愿者提出更高的要求。 “请大家想想人的一生能有几次机会,代表你的国家?现在就有这样一个机会,我们一定要珍惜!”任炜坚定地说。

本版文/本报记者 褚鹏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