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攀岩冠军:长大还是想当个医生
本文摘要:14岁攀岩冠军:长大还是想当个医生

新华社西安9月20日电(记者王沁鸥)第一次进攀岩馆“像个游客一样”,又莫名其妙被父亲报了个名参赛。比赛被“打爆”之后开始好好训练,练到拿了全运会冠军后却说:“我还是想当医生。”

20日,攀岩项目成为全运会正式竞技项目后的首个冠军在陕西西安产生。上海14岁少年杨立豪夺得U16组男子两项全能(难度、攀石)冠军。

特别的是,这个冠军还是个学生。全运会前,他甚至要为了期末考试和预选赛时间冲突而苦恼。

“预选赛就在我考试前一周,但考试还得考,就没时间复习。那会儿我每周要有两三天下午从学校出来去郊区训练,第二天再早起坐车回学校。”杨立豪赛后接受采访时回忆说,“那会儿真的很痛苦,但我还是熬下来了。”

小冠军“熬”下来的还有全运会的比赛。预选赛中排名第三,让他给自己定下了“拿块牌子”的目标。但来到西安后,他预赛仅列第八,在晋级决赛的选手中排名垫底。他索性抛下了目标,“能爬出自己最好的就行了”,没想到就真拿了冠军。尤其是决赛难度赛位列第二,教练李春华认为他“简直是超常发挥”。

但赛后,这位小冠军说:“不能说超水平发挥吧,只能说天时地利人和都有。”

这是杨立豪在国内青少年比赛的告别赛,因为他马上要出国留学。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攀岩,他第一次参赛是被爸爸报名后的“被迫营业”。“那次速度赛,15米的岩壁人家十几秒上去了,我爬都爬不上去!”心有不甘,他开始在课余时间训练、参赛。现在全运会上同场竞技的对手,都是他从小爬到大的朋友。

不过,攀岩对他来说一直都是种“调剂生活的方式”。“每次线路都是新的,每把爬上去你都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它有一个未知性,不像很多项目一直很单调地做重复动作。”

“至少我开始集训之前是这样的。”他又补充道。

对于这个14岁的少年来说,攀岩不是他生活的全部,甚至都不是课余生活的全部。封闭式的训练生活,全运会前他才第一次体验,但也会挤出时间坚持单簧管的爱好。经历了整个备战、参赛过程,他坦言,自己更想把攀岩当成爱好,而非职业。

“我在攀岩上得到的最大感触是:当一项运动开始专业训练后,它会变得特别单调,你要一直在一面墙上爬,做同样的动作。一直做这个东西很累的,对这项运动原本的热爱,可能就被时间消磨掉了。”

攀岩在东京完成奥运首秀,在巴黎、洛杉矶的奥运赛场上,它都将是正式竞赛项目。但奥运会目前并不在杨立豪的人生规划内。他尊敬专业运动员为运动事业的付出,但那“太远大”“要付出的东西太多了”。

“我想学生物,以后还是想当个医生。”他说。

听闻此言,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攀岩部主任厉国伟笑了。此次全运会增设U16组别并设男、女两项全能两块金牌,就是为了提早选拔人才,补强中国攀岩在难度、攀石上的短板。

被问起是否舍得放掉这么好一个人才,厉国伟说:“他还小,要给孩子多种选择。”

新华社西安9月20日电(记者王沁鸥)第一次进攀岩馆“像个游客一样”,又莫名其妙被父亲报了个名参赛。比赛被“打爆”之后开始好好训练,练到拿了全运会冠军后却说:“我还是想当医生。”

20日,攀岩项目成为全运会正式竞技项目后的首个冠军在陕西西安产生。上海14岁少年杨立豪夺得U16组男子两项全能(难度、攀石)冠军。

特别的是,这个冠军还是个学生。全运会前,他甚至要为了期末考试和预选赛时间冲突而苦恼。

“预选赛就在我考试前一周,但考试还得考,就没时间复习。那会儿我每周要有两三天下午从学校出来去郊区训练,第二天再早起坐车回学校。”杨立豪赛后接受采访时回忆说,“那会儿真的很痛苦,但我还是熬下来了。”

小冠军“熬”下来的还有全运会的比赛。预选赛中排名第三,让他给自己定下了“拿块牌子”的目标。但来到西安后,他预赛仅列第八,在晋级决赛的选手中排名垫底。他索性抛下了目标,“能爬出自己最好的就行了”,没想到就真拿了冠军。尤其是决赛难度赛位列第二,教练李春华认为他“简直是超常发挥”。

但赛后,这位小冠军说:“不能说超水平发挥吧,只能说天时地利人和都有。”

这是杨立豪在国内青少年比赛的告别赛,因为他马上要出国留学。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攀岩,他第一次参赛是被爸爸报名后的“被迫营业”。“那次速度赛,15米的岩壁人家十几秒上去了,我爬都爬不上去!”心有不甘,他开始在课余时间训练、参赛。现在全运会上同场竞技的对手,都是他从小爬到大的朋友。

不过,攀岩对他来说一直都是种“调剂生活的方式”。“每次线路都是新的,每把爬上去你都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它有一个未知性,不像很多项目一直很单调地做重复动作。”

“至少我开始集训之前是这样的。”他又补充道。

对于这个14岁的少年来说,攀岩不是他生活的全部,甚至都不是课余生活的全部。封闭式的训练生活,全运会前他才第一次体验,但也会挤出时间坚持单簧管的爱好。经历了整个备战、参赛过程,他坦言,自己更想把攀岩当成爱好,而非职业。

“我在攀岩上得到的最大感触是:当一项运动开始专业训练后,它会变得特别单调,你要一直在一面墙上爬,做同样的动作。一直做这个东西很累的,对这项运动原本的热爱,可能就被时间消磨掉了。”

攀岩在东京完成奥运首秀,在巴黎、洛杉矶的奥运赛场上,它都将是正式竞赛项目。但奥运会目前并不在杨立豪的人生规划内。他尊敬专业运动员为运动事业的付出,但那“太远大”“要付出的东西太多了”。

“我想学生物,以后还是想当个医生。”他说。

听闻此言,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攀岩部主任厉国伟笑了。此次全运会增设U16组别并设男、女两项全能两块金牌,就是为了提早选拔人才,补强中国攀岩在难度、攀石上的短板。

被问起是否舍得放掉这么好一个人才,厉国伟说:“他还小,要给孩子多种选择。”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