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王去世,传闻生前曾种生基点七星灯续命,究竟是真是假?
本文摘要:赌王何鸿燊于今日去世,其实早在多年前就一直有赌王去世的传闻,甚至还有风水师说早在十年前赌王便已大限将至,之所以

赌王何鸿燊于今日去世,其实早在多年前就一直有赌王去世的传闻,甚至还有风水师说早在十年前赌王便已大限将至,之所以能撑到现在,是自己用种生基的方法给赌王续过命了,现在赌王已经是98岁高龄,寿元将尽,自己不能再逆天而行。

这事是真是假姑且不论,我们先来说一说种生基和七星灯续命到底是怎么回事。

种生基也叫种生根,是一种风水之术,源自古代祖坟风水术,按照风水学的说法,自己先人所葬之地关乎后世子孙的气运前程,如果先人葬在一处风水宝地,则此处地界的气蕴便会反馈到子孙身上,子孙有这气蕴加持,便会事事顺利,前程似锦,反之,如果先人葬在穷山恶水之地,轻则后裔穷困潦倒,重则断子绝孙,后继无人。

种生基与祖坟风水术差不多,不同的是种生基是将自己身上的指甲毛发等物埋在风水宝地,立一生坟,承受宝地的地灵之气,然后再回馈到自己身上,以增长自己的气运,达到富贵荣华,多子多福,甚至延年益寿的目的。

而七星灯续命则是指点燃七盏星灯,分别对应北斗七星方位摆放,外面布四十九盏小灯,内安本命灯一盏,然后祈禳北斗,上告穹苍,陈述己愿,以求天怜续命的术法。

若七日之内本命灯不灭,便代表苍天垂怜,应允所求,便可增寿一纪,也就是十二年,如果本命灯在七日内灭了,便代表天命不可违,灯主必死无疑。

七星灯续命之所以要祈禳北斗,星灯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摆放,是因为北斗主人死,人之生命寿夭都是由北斗司掌,所以要祈求延生长寿需向北斗。

古代志怪书籍《搜神记》中有这样一个故事,说的是三国时期魏国术士管辂出行,在郊外遇到一位少年在田中耕种,便驻足仔细观看他许久,然后问他叫什么名字,少年回答说叫赵颜,管辂对他说,他的眉宇间有死气,三日内必死。

少年很害怕,便回家将这事告诉了父亲,其父听后赶忙寻到管辂,跪地哀求他救救自己的儿子,管辂说这是天命,自己怎么敢违背呢?少年的父亲一边向管辂磕头一边哭诉自己仅有这一个儿子,若儿子死了,自己也活不下去了,赵颜此时也跟着父亲一起向管辂哭求。

管辂见他们父子情深,动了恻隐之心,便告诉赵颜让他回去准备一坛好酒,一块鹿脯,第二天到南山的一棵桑树下会看到有两人在下棋,一人穿白袍,面南而坐,面相丑陋凶恶,一人穿红袍,面北而坐,面相和蔼慈祥,可趁他们博弈兴浓之时给他们斟酒送肉,等他们吃饱喝足后若是询问,什么都不要说,只管给他们磕头,这么做便肯定可以延寿。

第二天,赵颜按照管辂所说,拿着酒肉来到南山,果然在一棵桑树下看到有两人在下棋,于是便上前跪在他们身旁给他们斟酒送肉,那两人博弈兴浓,只管喝酒吃肉,却看也不看赵颜一眼,等到一局棋结束才发现赵颜,便问赵颜是谁,怎么会在此处。

赵颜默不作声,只是不停的朝着两人磕头,穿白袍的人面露不悦,起身想要走,却被穿红袍的人拉住了,说道:“我们既然受了人家的恩惠,便要报答,怎么能一走了之呢。”

穿白袍的人这才不情不愿从身上取出一本册子,然后询问了赵颜的姓名,看了看那册子说道:“你今年十九岁,寿命将尽,我今在十前加一九字,让你活到九十九岁。”

赵颜听后很高兴,朝着两人不停的叩拜,穿白袍的人又说道:“你能来到这里一定是管辂教你的,你回去告诉他,让他不要再泄露天机,不然定会遭天谴。”

说罢,一阵香风吹过,两人化作两只白鹤飞走了。

回去之后,赵颜将白袍人的话带给管辂,并询问管辂他们是谁,管辂说道:“穿红袍的人是南斗星君,穿白袍的人是北斗星君,南斗主人生,北斗主人死,人之生辰是南斗所定,人之死期是北斗所管,所以若想要续命延寿,须得拜祭北斗,你现在已经增寿了,可以不必再担忧了。”

赵颜拜谢了管辂,管辂此后怕泄露天机,轻易不再为人占卜了。

故事讲完了,我们再说回来,七星灯续命之术,说白了也就是向北斗,向苍天祈禳之术,虽然与种生基一样都是续命之术,但七星灯续命显然对施术人的要求要高,因为这种术法非天命之人不可用,并非是普通人用的,你想啊,人生在世,活的好好的,谁想死啊,如果向天祈祷祈祷,人就可以不死了,那人间岂不乱套了。

所以用七星灯续命的人必须是大人物,而且要有未了的宏愿才可以祈禳上天,求天赐命,所行之事同时要顺应天道才行,传闻在历史上曾有两个人使用过七星灯续命,一个是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另一个是明朝的刘伯温,两人都是因大业未成,心有不甘而祈禳续命,而结果却大相径庭,诸葛亮大家都知道,因为魏延误闯营帐无意中扑灭了诸葛亮的本命灯而使诸葛亮陨落五丈原。

而刘伯温却成功续命十二载,辅佐朱元璋建立明朝,功勋卓著,两人之所以一个成功,一个失败,就是因为当年诸葛亮辅佐的蜀国气数已尽,诸葛亮因刘备的知遇之恩而想逆天行事,匡扶蜀国于将倾,天道自然不允,而刘伯温辅佐的大明却是顺天承命,应运而生,故天道相助,刘伯温得以续命成功。

七星灯续命和种生基续命的不同之处还在于七星灯续命虽然条件苛刻,很难成功,但却是一种正大光明的续命之法,说白点就是得天道认可的一种手段,而种生基却不是这样。

种生基是窃取天地间的灵蕴以增加自己气运的术法,达到增福延寿的目的,但问题是一个人的福寿是命中注定的,你强行更改,那就是逆天而行,是有违天道的,所以会遭报应,即使一时鸿运当头,当死不死,但时间久了就会遭受恶果,或是余生劫难丛生,不得好死,或是报应到子孙后代身上,后裔穷困潦倒,甚至断子绝孙。

正因如此,种生基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邪术,给人一种诡异恐怖的感觉,接下来要讲的就是一个因种生基而导致恶报的故事。

唐朝的时候,岭南县有一个叫李丁山的人,自幼丧父,家里非常贫穷,靠种几亩薄田维持生计,年过而立还未娶妻,后来母亲又因患病无钱买药病逝,母亲死后,李丁山一个人孤苦伶仃,过的很是凄凉,整日里唉声叹气。

却说这日,李丁山望着家中瓦灶绳床不禁悲从中来,心道自己与其这么穷困潦倒活着,倒不如一死了之,一了百了。

一时想不开,李丁山拿起一根绳子便想要吊死在屋梁上,也是命不该绝,正这时忽然听到有人敲门,李丁山只好从凳子上下来,打开门一看,原来是个乞丐,来讨饭的,李丁山心想自己都要死了,索性便做件好事吧,于是就把家里仅有的半袋米给了乞丐,想要赶紧把乞丐给打发走。

哪知这乞丐见李丁山神情恍惚,又看到了屋梁上搭着绳子,知道他肯定有事,于是就开口询问,李丁山也没有隐瞒,就把自己穷的过不下去的事情给乞丐说了。

这乞丐却笑了起来,他说道,你再穷还能有我穷不成,我都讨饭了,也没见寻死觅活啊。李丁山没有说话,只是不停的叹气。

乞丐又说道:“你连死都不怕,还怕发不了财吗?这样吧,我看你心肠好,就给你说个能发财的法儿。”

李丁山哪里肯信,一个乞丐说自己有发财的门道,换谁能信,能发财怎还会沦落到这般境地。

那乞丐见李丁山不说话,知道他不信,嘿嘿一笑说道:“你别看我现在是个臭要饭的,我过去也是个颇有声望的风水师,只是因泄露了太多天机,所以命中注定穷苦一世。”

李丁山见乞丐不像是在开玩笑, 赶忙赔罪,说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唐突了高人。

乞丐不再计较,他告诉李丁山,村后面那座山不是普通的山,而是一处小龙脉,风水极佳,半山腰处有棵参天古树,那儿便是龙脉的七寸之地,也就是俗称的龙穴,藏灵纳气,汇阴聚阳,乃是一处难得的风水宝地,如果把先人葬在那里,后世子孙虽不至于做皇帝,但做个达官显贵还是绰绰有余的。

李丁山听了疑惑说道:“家父死的早,已经下葬多年,总不能再迁坟吧!”

“那倒不用。”乞丐说道:“你只需在那树下挖个坑,立个生坟,将身上毛发指甲剪下藏入坛中,葬在生坟中即可,不日便会时来运转,鸿运当头。届时必定荣华富贵,为官为宦。”

李丁山当即向着乞丐跪谢说道:“倘若真如先生所说,有出头之日,定不忘先生大恩大德。”

乞丐却一把将李丁山拉起,“你不必谢我,人之福运为天定,你若要行这改运之法,则属逆天而行,势必会折寿,我观你虽福运浅薄,然寿数却是绵长,有古稀之相,若你强行要逆天改命,便要折寿二十载,你可要想好了。”

李丁山斩钉截铁说道:“只要能富贵,莫说是折寿二十载,便是余年只剩三五载,我也愿意。”

乞丐点了点头,又叮嘱李丁山说道:“这立生坟改运,属于窃取天地灵蕴加持于自身,为天地所不容,故做此法之时不可见苍天日月,需在深更半夜,乌云遮月时才行。立坟之时倘若是有人阻拦你,你切记莫要理会,只管挖坑立坟,它不敢对你怎样。”

李丁山疑惑问乞丐“它”是谁,乞丐却笑而不答,“待你回来,我自会告诉你。”

当天夜里,李丁山便来到村后的山中,寻到半山腰的那棵参天古树,等了半夜,好不容易等到乌云布满天空,遮住了月光,李丁山便点起一盏油灯,借着微弱的灯光开始往下挖,此时周遭漆黑一片,油灯的灯火不停摇曳晃动,忽明忽暗,李丁山不禁感到有些害怕。

挖着挖着,忽然旁边不知何时出来一老头,气急败坏的指着李丁山破口大骂,似乎是要阻止李丁山挖坟,李丁山按照乞丐所言,没有理会那老头,任凭他在旁边大喊大叫,过来一会儿,又出来一个老妪,和那老头一样在李丁山旁边咒骂个不停,李丁山仍旧当没看到。

那两人见李丁山不害怕,便不再谩骂,反而跪下向他磕头,神情很是哀悲,李丁山仍旧不为所动,自顾自的挖坟,那两人见此,只好恨恨的看了李丁山一眼无奈的离开了。

李丁山松了一口气,继续往下挖,挖着挖着,忽的挖出一条白蛇来,这大晚上的,咋一看到那蛇把李丁山吓得寒毛直竖,冷汗都下来了,继而恼羞成怒,一铲子便将蛇给斩成两截,抛到一旁,刚想继续往下挖,看到坑中还趴着一只蛤蟆,也随手给拍死扔了出来。

又挖了约有半个时辰,坟坑挖好之后,将装有自己指甲毛发的坛子埋上,立好生坟李丁山便回家了,将期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乞丐,当乞丐听到李丁山将坑中的白蛇蛤蟆都给打死后,不禁叹了一口气,乞丐说道:“那白蛇蛤蟆都是借着龙穴风水修行的生灵,你要抢占他们的宝地,它们自然不愿意,于是就要化成人来阻拦你,但人是万物之灵,所以它们是不敢伤害你的,你不去理会也就是了,为什么要把它们给打死呢!”

李丁山听了这才知道老头和老妪便是蛤蟆和白蛇所化,不禁感到阵阵后怕:“我怎知他们是修行的生灵,还只当他们是普通的蛤蟆白蛇!”

“纵是普通的生灵,你又何必要杀害他们呢!我之所以不告诉你,是怕你知道后心中惊恐,却不想你因此惹下的祸端,你害死了它们,种下了恶因,怕是以后难逃恶果。”

李丁山听后非常害怕,询问乞丐可有破解的办法,乞丐摇了摇头,“我们看风水的,助善不助恶,你既是因心生恶念而闯下的祸端,我也帮不了你。”乞丐叹了口气便离开了。

当天夜里,李丁山做了个梦,梦到了那个老头和老妪,它们狠狠盯着李丁山,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你会遭报应的。”开始几天李丁山很害怕,然后来见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也就慢慢释然了,只当是那乞丐危言耸听。

此后过了没多久,李丁山果然开始发迹,先是从自家地里挖出一坛金元宝来,以此为本金做些买卖,竟日进斗金,赚的盆丰钵满,渐渐攒下了万贯家财,有钱之后,李丁山娶妻纳妾,享尽齐人之福,不日妻子有喜,诞下一对龙凤胎,一儿一女甚是聪明伶俐,深得李丁山喜爱。

随后李丁山又花千金捐了个官,得入宦海,此后平步青云,未及十载竟做到太守一职,高官显爵,光宗耀祖,每日里锦衣玉食,享尽荣华富贵,

如此又过了十余年,李丁山感觉自己日渐衰老,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未及知命之年,便已是白发苍苍,如一迟暮老叟。一日夜里,李丁山入梦,忽梦到当年那个乞丐给自己说过的话,“你寿数绵长,有古稀之相,但若要强行逆天改命,便要折寿二十载。”

李丁山顿时从梦中惊醒,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按照那乞丐的话说,自己原本可以活七十岁,因逆天改命而折寿二十年,那自己岂不仅有五十年的寿命?而十天之后,便是自己的五十大寿。

当年求死,是因穷困潦倒,生不如死,如今自己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又怎甘心死呢!

李丁山被吓得一宿未眠,天刚蒙蒙亮,便起身将家眷召来,将自己大限将至之事告知,家眷听后无不掩面哀哭,这时一妾献策说道:“听闻那些风水术士神通广大,不仅可给人改命换运,亦能为人延庚续寿,老爷何不去试试呢!”

李丁山听罢顿时心中一喜,心道自己一时惊惶,昏了头,竟将这事给忘了,随即命人寻找周边最著名的风水术士,为自己延命续寿。

翌日有下人来报,城南有一姓马的风水术士,神通广大,非常灵验,每日登门拜访之人络绎不绝。李丁山当即带着钱财前往,到那风水师所居之地一看,果然宾客往来如织,门庭若市。

入门之后将来意告知,哪知那风水师却摇了摇头说道:“人之福寿皆为天定,每人都有自己的命数,我一小小的术士又怎敢逆天而行呢!大人还是请回吧!”

李丁山没有说话,只是摆了摆手,只见几名下人将一个华丽的木箱抬了进来,打开之后,里面竟装满了白花花的银锭,风水师看了一眼,仍旧摇了摇头,李丁山便又再让人抬了一箱银锭进来,风水师还是无动于衷。

“接着抬。”李丁山大手一挥说道。只见那银锭一箱箱的往屋里抬,李丁山眼都不眨一下,早些年穷怕了,这些年做太守,可是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这些钱财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抬到第十箱银锭的时候,风水师终于按耐不住了,他告诉李丁山,并非是自己不想帮他续命,而是这续命不比改运,困难重重,且凶险万分,稍有差池,不禁续命之人性命难保,施术之人也难逃因果报应,故要慎之又慎,不敢轻许。

“而且你大限将至,已到关口,此时若用立生坟续命之法为时晚矣,须得以厌星术瞒天过海,骗过阴差阎王才能活命,此术大凶,施术之人必将果报缠身,所以我才一再推迟,实属无奈。”

李丁山见这风水师虽说的凶险,心中却道有戏,不然也不会将这些话讲给自己听了,于是便又许诺,事成之后另有重谢。

那风水师一咬牙说道:“罢了,你既如此心诚,那我便舍命保你一次,不过倘若事成,你须得散尽所有家财,行救济贫苦之举,因你命中并无财运,现在所拥有的钱财是你拿寿命所换,今若要再续命求活,便要舍弃这些钱财,不然纵使能骗过阴差阎王,苍天也不会饶过你。这些散去的钱财,便是你的买命钱,你可舍得?”

李丁山一怔,要将自己积攒了半生的家财散尽,确是不舍,然想到若是自己连命都没了,还要这些钱财作甚,于是便咬了咬牙说舍得。

风水师点了点头,告诉李丁山让他回去准备一口棺材,待他大限之日,自会上门施法,替他延命续寿。

李丁山拜谢了风水师,回到家中命人备好棺椁。一晃过了几天,李丁山终于忐忑等来了自己的大限之日,那风水师如约而来,他先是让人在床榻前挖出一四尺深坑,到了晚上,命李丁山躺入棺椁里,并再三叮嘱说若是听到有人唤你名字,切记不可回应。李丁山点了点头。

风水师让人将棺椁葬入坑中,填土立坟,然后在坟前燃起一盏油灯。

风水师则披发执剑,步罡踏斗施术。足足过了半个多时辰,风水师才停了下来。随着子时将至,屋中凭空刮起阵阵阴风,吹得门帘飒飒作响,刮到人身上,阴寒刺骨。

那风水师面色严峻,压低了声音说道:“来了。”

李丁山的家眷虽不明所以,却都感到屋中变得阴森了许多,屏息不敢言语,少顷,只听得一阵锁链在地上拖动的声响,却什么都看不见,众人皆心惊胆战,被吓得脸色煞白。

那声响在屋中不停的发出,似乎是有人拖动着锁链在屋里来回走动,像是在寻找什么,众人屏息大气都不敢喘,过了约有一刻钟,那声音终于消失了,随着屋里的阴风散去,那风水师长吁了一口气,说道:“甚幸,甚幸,将那鬼差诓骗了过去,快将李大人抬出来。”

众人忙挖坟取棺,打开一看,却见李丁山面色苍白,双目紧闭,都很惊讶,以为是李丁山死了,刚想质问风水师,这时却见李丁山悠悠醒来,原来棺椁里闷热,李丁山体力不支,只是昏死了过去。

李丁山醒来后告诉风水师,自己昏睡中,朦朦胧胧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风水师说道:“那是阴差在召唤你的魂魄,你若是应了,便活不了了”

风水师又告诉李丁山自己用的这厌星术可以扰天机,乱阴阳,遮掩生死,使那阴差阎罗误以为其已经死了,日后便不会再来拘魂,施术一次可续命十载,让李丁山可以不必再担忧了。

李丁山听后跪谢风水师,风水师又叮嘱他切记莫要忘了散尽家财,不然劫难必至。李丁山点头应下。

待风水师走后,李丁山随即命儿子典当家中良田屋舍,准备散去家财,三日后儿子前来禀报,共典得白银十万余两,李丁山要儿子将典当来的银子尽数散去。待儿子走后,李丁山很是惆怅,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机敛财,终了却仍旧一无所有,当真是命啊!然值得庆幸的是自己的性命保住了,只要人不死,就比什么都强,李丁山在心中安慰自己。

然令李丁山没有想到的是,几日之后,他正在房中喝茶,忽觉天旋地转,耳中嗡嗡作响,喉咙发痒,一时忍耐不住,竟咳出一口血来,心中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自己怕是命不久矣。他赶忙将家眷召来,让儿子赶紧去将那风水师请来。

没一会儿,儿子回来告诉李丁山,那风水师已经七窍流血死了,李丁山听后大骇,瘫倒在地。“为何会这样?”李丁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很是惊恐。

忽的,他突然想起那风水师临走前说过的话:“你切记莫要忘了散尽家财,不然劫难必至。”

他望向儿子,儿子此时忽然笑了, 像是猜到了李丁山在想什么,说道:“父亲,你辛苦半生攒下的家业,怎能说舍弃就舍弃呢!”

李丁山用颤抖着的手指着儿子,却是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要死了。”这时,儿子忽然变得面色狰狞,用怪异的腔调说道。

女儿这时也走上前来,狠狠盯着李丁山,眼中满是憎恨,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我们等了二十多年,你的气运终于尽了,你的报应到了。”

李丁山望着一对儿女,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眼中满是惊恐,随之喘息声渐重,一口气没上来,竟被活活吓死了。

李丁山死后没过多久,妻妾走的走,散的散,一对“儿女”也在败光了李丁山的家业后,不知所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