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高维次空间天外来客的指导
本文摘要:探索者: 您好!很高兴认识您!生命非常的神奇,她们的孕育有哪些方式呢? 天外来客: 在我们这样的或者类似的宇宙

探索者:

您好!很高兴认识您!生命非常的神奇,她们的孕育有哪些方式呢?

天外来客:

在我们这样的或者类似的宇宙空间,对于动物而言大致说来就是“胎生”和“卵生”,但是在很高层次的宇宙空间,那里的情况我们就不太了解了。

探索者:

是的,这两种方式都很普遍,例如陆地上的老虎是胎生的生育方式,水里的鲸鱼和海豚也是胎生生育方式。还有一种“湿生”生育方式的说法,例如水里的普通鱼类鲫鱼、鲈鱼等。

天外来客:

这种生育方式说到底也是一种卵生生育方式,只不过是将卵产在水里而已,而不是产在陆地上。

探索者:

那蝴蝶的生育方式又属于哪一种呢?好像既不是卵生,也不是胎生,因为它在生命的旅程当中起了很大的变化。

天外来客:

这种其实也是卵生生育方式的一种。

探索者:

哦,明白了,总结一下卵生的生育方式就是受精卵在体外孕育成长,不管它成长的过程中有没有变化,也不管是在陆地上还是在水中,是这样吗?

天外来客:

对的。

探索者:

既然有“卵生”这种生育方式,为何还需要有“胎生”这种生育方式呢?

天外来客:

“卵生”这种生育方式由于受精卵暴露在自然界当中,得不到母体的有效保护和滋养,因此智商和生存率都不是很高;而“胎生”正好相反,在生命最稚嫩的阶段受到了母体的保护,所以得以茁壮的成长。不仅如此,在孕育的过程中小生命还可以不断受到父母爱的能量场的影响,能够接收到爱的能量和信息。高智慧生命绝大多数是“胎生”的生育方式,而卵生生命多数是智商不高的生命。

探索者:

原来是这样,感觉“卵生生命“有点象飞机在天上随机播撒草种,而”胎生生命“就像园丁重点培育花苗。

天外来客:

这个比喻比较有趣,但大概说明了其中的道理。

探索者:

但是知道了这些道理对人类又有什么帮助呢?

天外来客:

最起码我们知道寻找高智慧生命是在胎生这种类型当中去寻找,就不要在卵生生命当中花费过多的时间了。

探索者:

还有哪些帮助呢?

天外来客:

我们在培育和创造一些生命的时候,就会侧重考虑“胎生”这种孕育方式,而不会首先去考虑“卵生”。

探索者:

那地球上的生命是进化而来的,还是创造出来的呢?

天外来客:

如果我说是创造而来的,你会相信吗?

探索者:

这个确实有点让我迷惑了,和我们的“进化论”似乎不太一致啊。这样吧,假如人类是创造的,为什么要创造“手”呢?

天外来客:

如果没有“手”,你们怎么开车呢?

探索者:

我们可以不开车呀。

天外来客:

那你们怎么驾驶飞机呢?

探索者:

我们也可以不驾驶飞机呀。

天外来客:

那你们怎么驾驶宇宙飞船呢?

探索者:

这个和普通老百姓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吧。

天外来客:

那你们可以不用电脑吗?

探索者:

这个倒是有点难,特别是在目前的电脑时代和信息时代中,但是在古代应该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吧?

天外来客:

那你们可以不写字吗?不读书吗?

探索者:

哦,这个倒是不行。我终于明白您的意思了,如果没有了“手”,人类等于失去了90%以上的能力,就相当于“自废武功”了。那为什么需要“两只手”,造“一只手”不是更简单吗?

天外来客:

我们还是以开车为例吧,一个手要扶方向盘,那么换挡由哪个身体部位操作呢?由脚来操作吗?开飞机、驾驶宇宙飞船也是类似的道理。也许,上面的这些内容还没有普遍性,那么我们再来看看日常生活中的案例吧。一只手如何洗菜?如何剪菜根?如何削萝卜皮?如何切莴苣?如何洗碗?如何一只手拿着垃圾桶一只手将饭桌上的剩饭剩菜抹进桶内?如何一只手拿着簸箕另外一只手扫地呢?又如何打开书籍读书呢?又如何一只手既要固定写字本同时又要在上面写字呢?如何一只手拧螺丝又要防止其跌落呢?又如何一只手将铁钉扶垂直又要同时砸钉子呢?如何碰到野狗咬人用一只手与之搏斗呢?又如何方便地用一只手换子弹射击攻击性的野兽或者歹徒呢?如何用一只手爬树,又如何用一只手游泳呢?…… 这里可以举出太多太多的案例,“一只手”即使能做,也是很勉强地做,低效率地做。

探索者:

哦,我明白了,所以说“创造两只手”可以相互配合,可以灵活地完成很多的事情。那为什么不造出三只手呢?

天外来客:

你们地球人类的潜艇设计有两个大的种类:一种是单壳体的潜艇,另一种是双壳体的潜艇。双壳体的潜艇虽然防御能力增强了、耐水压能力增强了,但是能耗却增加了,速度也减慢了,灵活性降低了,被探测到的概率也增加了,所以你可以发现权衡利弊之后大多数的潜艇依然采用单壳体的设计。通过这个案例你就可以悟出其中的道理了。

探索者:

是的,我想明白了。那么“造两条腿”而没有造“三条腿、四条腿”的道理也是一样的吧?

天外来客:

嗯,对的。

探索者:

那为什么不造出象车轮一样可以滚动的下肢呢?这样的移动效率不是更高吗?

天外来客:

这倒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但是你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现象:宇宙中大多数的星球表面是平坦的,还是崎岖不平的?在崎岖不平的星球表面(例如陡坡、高山、泥土道路、石头路等等)是用“轮子腿”适应性强,还是“两只腿”的适应性更强呢?

探索者:

哦,这倒是很有道理。但是,我们换一个思路来看,如果我们都有翅膀的话,是不是在地球上的行动会更加方便灵活呢?

天外来客:

其实,地球上是有带翅膀的高智慧生命,但是需要说明的是,这种生命比较轻盈,所以他们可以配有翅膀;但是你们的情况不同,你们的体重比较重,如果配有翅膀的话,会是一个巨大的翅膀,这个巨大的翅膀会给你们的生活、起居、翅膀维护及保养带来巨大的压力。

探索者:

我明白了,所以说这种想法是有过考虑的,而我们现在的体型是权衡利弊之后优化后的结果,对吗?

天外来客:

基本上对的。

探索者: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地球上发现有5米左右的巨人化石,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天外来客:

你是信仰“进化论“的吧?

探索者:

之前是的,但是现在有点疑惑了。

天外来客:

如果按照“进化论”的观点,从古代的原始生命到5米的巨人,然后从5米的巨人到4.5米巨人,到4米巨人,到3.5米,到3米,到2.5米,到2米,再到1.7米,应该有一个完整的化石证据链吧!可是,你们发现了吗?如果是很久以前,你们可以解释说地球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发掘,但是现在这个理由应该不成立了吧。

探索者:

那您可以告诉我们这是什么现象呢?

天外来客:

如果我告诉你这些是测试的人种,你会有什么样的情绪?

探索者:

这样吧,我先把这些内容记录下来。现在我们再回到生命孕育的话题,既然胎生孕育生命非常辛苦,那么所有的胎生生命是不是应该感恩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呢?特别是为了孕育子女承担很多操劳和不便的母亲。

天外来客:

你觉得呢?

探索者:

好的,我明白了,感恩天下的父母,感恩您的信息!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