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拥有罕见两套器官 竟然不敢与男友同床
本文摘要:女子拥有罕见两套器官 竟然不敢与男友同床,双性人阿华,黝黑的皮肤,后脑随意扎起的小辫,略有些龅牙,不矮的个子,笑起来憨厚又善良&,&,一个朴实的农村女子,这大概是大部分人对阿华的第一印象,完全跟印象中的双性人形象扯不上关系,阿华生于1974年下面

女子拥有罕见两套器官

女子长男性器官不敢与男友同床

她常常这样一个人坐着,幻想可以成为一个普通女人,找个好老公,生个健康可爱的孩子。这个普通的愿望,对她来说,却难上加难。如蝼蚁一般的40年里,她从未像常人一般拥有过亲情的关怀和爱情的眷顾。

第一次见到阿华,是在江西南昌进贤县一个名叫后库的小村庄里。她的家是一栋典型的南方木质建筑,由于年久失修,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女子拥有罕见两套器官 竟然不敢与男友同床

“双性人”阿华

黝黑的皮肤、后脑随意扎起的小辫,略有些龅牙,不矮的个子,笑起来憨厚又善良——一个朴实的农村女子,这大概是大部分人对阿华的第一印象,完全跟印象中的“双性人”形象扯不上关系。

阿华生于1974年,自一出生,就既有女性的生殖器官,又像男孩一样是个“带把儿”的。

阿华四五岁的时候,父母带她到当地的医院诊治。“做女孩儿的手术需要花费500元,做男孩儿需要1000元”,医生给出了这样的价码和选择。“当然是做男孩儿”,阿华年迈的奶奶迅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但阿华的父亲并不热衷于儿子和女儿的选择,毕竟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做手术就意味着要花钱。

女子拥有罕见两套器官 竟然不敢与男友同床

阿华在打扫庭院

没有等到家族帮阿华作出可能改变一生的决定,奶奶和母亲就先后离开了人世,父亲也不再关心自己的这个孩子到底是男是女,将来要如何生存。“我恨我的父亲”,在阿华对自己的故事平淡的讲述中,这是唯一一次强烈的情感波动。

阿华的事渐渐在同龄的小伙伴中传开。“反正就是那个样子了,有时候走在路上他们会突然扒下我的裤子来看”,随即讥笑地给她起绰号“二刈子”。学校没办法再去了,三年级上了一半都不到的阿华开始整日呆在破败的老房子里。

女子拥有罕见两套器官 竟然不敢与男友同床

“双性人”阿华

父亲去外地的女人家住了,哥哥也因为触犯刑罚被关到了监狱里,过早失去家人庇护的阿华慢慢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日子。只有对门住着大伯,偶尔会照料一下阿华。

灯泡坏了自己修,家里所有的电线都是自己布置的。阿华说觉得自己在生活上是个全能手。自己跟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她最喜欢机械维修。在生活中,阿华缝缝补补,针线活样样都会。图为邻居家老人来找阿华帮忙纫针线。

女子拥有罕见两套器官 竟然不敢与男友同床

阿华缝缝补补,针线活样样都会

然同时拥有男女两套生殖器官,但阿华不长喉结,没有体毛,除了下身的男性器官外都是按照女性来发育的。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是一个女人。图为没人的时候,阿华会穿上肉色的丝袜,欣赏自己“女人味”的一面。

阿华有自己的一套审美标准,她说她最喜欢大红色,穿着红色的衣服和丝袜,心里感觉特别“欢快”。她也喜欢穿高跟鞋,她觉得自己个不算高,穿高跟鞋可以显得气质好。只要是去县城办事,阿华都会换上高跟鞋。

女子拥有罕见两套器官 竟然不敢与男友同床

图为没人的时候,阿华会穿上肉色的丝袜,欣赏自己“女人味”的一面

阿华也曾尝试着在亲戚的带领下外出务工。但由于特殊的身体状况,怕被人发现,她不敢跟工友一起上厕所,洗澡,在务工中遇到很多不便。三年前,在沈阳应聘一份建筑工地的工作时,阿华干脆穿起了男装,打扮成了爷们。是爷们就得跟其他爷们吃住在一起,夏天其他男工光膀子,睡觉光身子,洗澡,上厕所,甚至随意暴露私处,让她难堪不已。最终,因不便,阿华回到了江西老家。

女子拥有罕见两套器官 竟然不敢与男友同床

“双性人”阿华

两年前,在南昌一家小饭馆当服务生的阿华碰到了同样在哪里打工的阿东(化名),两人迅速的走到了一起。“他对我蛮好的,知道我喜欢吃苹果,经常买很多给我吃,还会给我买衣服”,谈到这些的时候,阿华露出了笑脸。

随着两人的关系升温,阿华也多次到阿东家里去拜访对方的家人。但即使在阿东家过夜,阿华也拒绝跟阿东同睡,“肯定不能让他知道(我是双性人)”,阿华拒绝透露跟阿东之间的一些亲密细节,只是表示自己直到分开以后也没有让阿东感觉到自己的事情。两个人最终没有走到一起,阿华给出的原因是“性格不合”。

女子拥有罕见两套器官 竟然不敢与男友同床

“双性人”阿华

经历这么多尴尬和伤害,阿华一直渴望通过手术把自己下身发育并不完全的男性生殖器切除,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她开始努力攒钱,并找到了曾经出色的完成了江西一例变性人手术的徐宏兆医生。

由于阿华的身体状况较差,不具备立即进行手术的条件,徐宏兆给阿华制定了前期的治疗方案,嘱咐她调理身体,等待机会。图为阿华每天都会服用调节激素水平的药物。

女子拥有罕见两套器官 竟然不敢与男友同床

阿华每天都会服用调节激素水平的药物

平日里,阿华在家种地干活,力气一点不比纯爷们差。家里有两亩稻田和一点菜园。2014年清明节前后,乡下下着雨,阿华撑起一把漏洞的雨伞去给妈妈上坟。

阿华也曾尝试着在亲戚的带领下外出务工。但由于特殊的身体状况,怕被人发现,她不敢跟工友一起上厕所,洗澡,在务工中遇到很多不便。

三年前,在沈阳应聘一份建筑工地的工作时,阿华干脆穿起了男装,打扮成了爷们。是爷们就得跟其他爷们吃住在一起,夏天其他男工光膀子,睡觉光身子,洗澡,上厕所,甚至随意暴露私处,让她难堪不已。最终,因不便,阿华回到了江西老家。

女子拥有罕见两套器官 竟然不敢与男友同床

阿华日常生活

在妈妈坟头,阿华祈求妈妈保佑她手术成功,保佑她治好病,等结婚生娃后,会多给妈妈烧钱,希望妈妈在那边放心。即使生活窘迫,阿华依然爱美。在骑车去县城逛街的路上,经过一棵挂有广告牌的大树时,阿华停下车驻足观看。

年收入1万多块元,而且还要攒钱做治病,不能乱花钱,阿华的大部分的衣服都是在地摊上买的。在县城的茫茫车流中,穿着高跟鞋的阿华走累了,坐在路边休息。她说:“如果有一天我的手术成功了,我一定会回头去找他,阿东。”

女子拥有罕见两套器官 竟然不敢与男友同床

穿着高跟鞋的阿华走累了,坐在路边休息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