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机密 罗斯威尔事件外星幸存者揭露地球史
本文摘要:顶级机密 罗斯威尔事件外星幸存者揭露地球史,下面的内容是当年事件的亲历者,一位美国女子空军部队医务组的护士,马克艾罗伊,&,&,当年唯一一个能与该事件中的外星幸存者进行心灵沟通的地球人,在她生命行将走到终点之前,于2007年9月将其所掌握和整理下面

顶级机密

顶级机密 罗斯威尔事件外星幸存者揭露地球史

1947年7月8日发生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罗斯威尔的罗斯威尔事件应该算是地球人所知道的最着名的外星人事件了,但真正了解真相的人却极其有限,因为它曾经被美国空军和美国政府视为顶级机密。尽管这一事件已经被许多人质疑很久了,但包括来自于主流媒体、学术界和“军事-工业复合体”方面却一直不断否认,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曾在离任演讲中警告过人们不要过多关注(与公众利益相违背的)“军事-工业复合体”的问题。

但就在同一天晚些的时候,美国第8空军司令却又发表声明说,最初参与现场残骸复原任务的“Jesse Marcel”少校,仅仅收复了一个气象用气球的残余碎片。自那以后,这起事件的真实情况就已经被美国政府隐瞒了。

下面的内容是当年事件的亲历者,一位美国女子空军部队医务组的护士MacElroy(马克艾罗伊)——当年唯一一个能与该事件中的外星幸存者进行心灵沟通的地球人,在她生命行将走到终点之前,于2007年9月将其所掌握和整理的资料通过一个包裹邮寄给了给一位名叫Lawrence R. Spencer(劳伦斯·斯宾塞)的业余作家,此君曾在1998年撰写《The Oz Factors》一书时,由于查询到一些相关线索与这位女士的经历有牵连,他当时认为此人曾在“51区或“罗斯威尔(飞碟)坠毁现场”或者其它类似的某一次接触外星人事件中出现过,并在1998年打通了MacElroy的电话,与她进行了唯一一次仅20分钟的交流。后来,劳伦斯·斯宾塞在1999年新书发表的时候,还特意向MacElroy邮寄了一本作为礼物以表谢意。2007年,他在收到MacElroy的包裹后,按照回退的地址——爱尔兰的米斯郡(Meath County, Ireland)尝试去联系她,可是结果除了那个被刚刚租用几星期住处的女房东回信之外,没有任何回应。房东在信中提到这里有两位老年夫妇都在近期去世!

MacElroy在其写给Lawrence R. Spencer的信中写道:“……我不可能向你讲述从1947年以来,我在个人炼狱中忍受着道德标准的摇摆不定和心灵深处的矛盾挣扎。在余下的“来生”里,我不想再玩那种“或许我应该或不应该”的游戏了。迄今为止,为了压制和消灭那些泄露我所协助保管的真实信息的可能性,在这个圈子中已经有许多人被杀害了。世界上只有极少数人曾经看到或听说过我所保留了六十年的秘密。在过去几十年里,虽然我曾经常认为“权利”已经被严重地误导去“保护”人类不受某类“认知”的(干扰),可是这类“认知”不仅仅是去承认外星智慧生物形式确实存在,而且他们一直都在积极活跃地监视和侵袭着地球上的每一个人。虽然这种情形每一天都在继续着,可我却一直坚信我已经被我们政府中那些 “有影响力的人物”授予了重托。正因如此,我想现在是时候将我所掌握的秘密信息转交给一个可以理解它用途的人了。我认为将这部分知识带到死后的沉寂中使其销声匿迹,并不是一种对自己负责的行为。虽然这个保密信息曾被认为事关“国家安全”并因此贴上了“顶级机密”的“标签”,可我还是认为让这些“既得利益”的知识服务于公众,比起保护这些信息的好处会更多。此外,现在我已经83岁了。我已经决定使用一种自我执行的无痛安乐死方式,离开这个对我来说经久耐用的身体。我还有不到一个月活在人世的时间,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恐惧或失去的了。……”

Lawrence R. Spencer为了不受各方调查者的频繁“打扰”,在对包裹中的资料进行了备份后,将所有资料全部烧毁了!他留下了一句话给他的读者:“只有你认为的真实,才是真实的(What’s true for you,is true for you)”

序言——当事人的回顾

下面的内容来自事件当事人MacElroy(名字也许未必是真名)的自我陈述,相信会帮助大家更真实的还原当年外星飞行器坠毁后的一些真相:

你可能不知道我曾应征参军进入了美国女子空军部队(WAC)的医务组,当时的编制属于美国陆军的一部分。在罗斯威尔事件发生的那段时期,我在第509空军轰炸大队任飞行护士。

当坠毁事件的消息传到基地时,我被委派随同反情报官员“凯维特”先生(Mr. Cavitt),来到事故现场针对飞行器驾驶员和生还者的任何的需求,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将实施紧急的医疗协助。因此,我亲眼目睹了一架外星飞行器失事的现场,包括几名已经死亡的外星飞行器上的成员。

我到达现场后得知其中有一个外星飞船的成员幸免遇难,而且还处于清醒状态,并没有受伤。这个意识清醒的外星人相貌与其他遇难的同类相似,但并不是完全相同。

当时在场的工作人员中没有人可与这个外星幸存者交流,因为“她”既不使用口语,也不会识别任何符号。然而,就在我给这位“患者”检查伤情的时候,我立即察觉并领悟到这个外星生命正在试图与我交流,“她”使用的是一种由心理直接产生的“意念的画面”或“心灵感应的思想”。

我立刻把这个现象汇报给了“凯维特”先生。由于当时在场的没有其他人可以接收到这些“思想”,而且这个外星人似乎愿意与我进行交流,于是,经过与一位高级军官的简短商议之后,决定由我参与陪同这个外星人返回驻军基地。

做出这个决定的部分原因是由于我是一名护士,可以参与外星人身体护理方面需要的工作,同时我的角色也是一个不具威胁性的通讯员和同伴。毕竟,我是当时在场的唯一女性,而且没有配备武器。从那之后,我被固定指派以“同伴”的身份去招待那个外星人。

我的职责是去会见并访问这个外星人,然后根据实际情况做出一份完善的审查报告,向指挥部当局汇报。后来,一些军方和非军方的工作人员向我提供了一份详细的问卷,由我将问卷中的问题“翻译”给这个外星人,然后针对每一个回答进行记录。

无论这个外星人是在医疗测试的过程期间,还是在“她”遭受的来自众多政丨府机构的其它调查活动期间,一直都有我在场陪同。

由于受到这个非同寻常的任务委派,为了增加我的安全(保密)级别,我还因此被提升了军衔成了高级军士长,我的津贴也从原来的54.00美元/月上涨到138.00美元/月。从1947年7月7日起,一直到8月份这个外星人“死亡”或与“身体”分离的那一刻,我执行了这些特殊委派的任务,你将可以从我提供的文件资料中读到相关细节。

由于时常有军方、情报机构和其他各式各样的官员在场,虽然我从来没有与这个外星人完全独处的机会,但是我仍然在未受干扰的条件下与“她”进行了将尽六个星期的(思想)交流。

下文内容是针对我个人的回忆与外星人“交谈”的概括总结,后来我得知这个外星人名叫“艾罗”(Airl),也是那艘外星飞船的驾驶员。

(注:至于这个外星生命是否为负面外星人的代表,是否是真正的灰人,这里暂不做深究,因为任何基于一方的说辞都难免片面和主观!关键是,她的言语为我们开启了一扇窗,透过这扇窗,我们不但能可以对浩淼宇宙与地外生命抛去惊鸿一瞥,更能够站在更高的视角,对“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地球和人类做一个全新的了解与审视!)

惊人之语——地球是个宇宙垃圾倾倒场和灵魂监狱

交流中,Airl将己方称为“同领地”,将与之敌对的另一方称为“旧帝国”。她指出,地球是个宇宙垃圾倾倒场和灵魂监狱,其间的人们都早已忘记了自己是谁。她指出,人本身就是神,具有神一样的神通和灵性,只不过自己已迷失的太久。她指出,现在-成为者们(地球上的人类)早在宇宙诞生之前就已经出现了,他们都已经存在了数万亿年之久。

她告诉MacElroy,灵魂是不朽的,因为每个灵魂既不会出生,也无法死亡。她指出,地球上这些现在-成为者们的记忆,已经被“旧帝国”通过强电流给消除了,所以他们之中很少有人能记忆起前世,更不用说自己来自哪里,到底是谁了。她透露,现在-成为者们到达或闯入这个有形宇宙的事件发生时间有所不同,有些是在60万亿年前,其他的仅仅有3万亿年的历史。

她指出,“旧帝国”为了控制人类,在辽阔的宇宙空间搭建了电子强制滤网,该网被设计用于探测现在-成为者的存在,并且阻止他们离开原来的区域。如果有哪个现在-成为者想试图穿过这个‘强制滤网’,那么,它将在一种‘电子网络’中将其‘捕获’。结果是,被捕获的现在-成为者去遭受一种极其剧烈的‘洗脑’处理,用来消除这个现在-成为者的记忆。在这个过程中使用了极高强度的电击——数十亿伏特的数量级,这样强烈的电击将彻底清除现在-成为者的记忆,而且被清除的这部分记忆并不是一次生命或一个身体所经历的,它除去的是所有累计的近乎无限往昔的经历,也包括这个现在-成为者的身份。这种电击处理的目的,意在使现在-成为者不可能回忆起他们是谁,他们从哪里来,他们的拥有的知识和技能,他们关于过去的记忆,以及作为一个精神实体所能够体现的作用。他们被制服,变成了一种无意识的、机器人式的非实体,让其在轮回中往返循环,让其变得更容易‘合作’,更易于控制。

(注:从这个意义上讲,佛学里讲的悟空去妄,见心明性,脱离六道轮回,老子教导的见素抱朴、致虚极、守静笃、道法自然,以及《易经》里所描述的宇宙人生真理堪称人间真正的宝典,一个人只有向内心求,向源头求,通过出世间法,才能跳出红尘三界,超越六道轮回,由凡转贤,由贤至圣,由圣归神,走上回到源头(神的故乡)和回归自我的回家与提升之路。正因如此,很多得道的大德都提出,人们不应该经常采用占卜、算命所提倡的“趋福避祸”去回避生活中的灾难,而是要去主动地去挑战自己这一世的弱项和苦难,从而积极磨炼自己,提高心性;另一方面,应通过行善积德、读书求师来种福田,明大道,从而完成德慧双修。换一个角度想一下,2012也许本身就是一个惊天骗局呢?将人类的负面意识聚集于那一年也许才是某些负面势力的目的所在!)

Airl指出,地球上的人类长期以来被大毒蛇兄弟会等所控制,这座行星监狱的目的是要把现在-成为者们拘留在地球,直到永远。通过在人类彼此间宣扬无知、迷信和战争的方法,保持被削弱反抗能力的人口数量,并使他们在电子强制滤网的‘隔离屏障’幕后,被陷阱捕获。被倾倒在地球上的现在-成为者们,来源遍布于整个银河系和其它邻近星系,包括‘旧帝国’的全部行星系统,比如天狼星、毕宿五、昴宿星、猎户星座、天龙星座和无数的其它星座。有些地球的现在-成为者来自于一些尚未命名的种族、文明社会、文化背景和行星自然环境,每一种不同的现在-成为者居民,都拥有他们自己的语言、信仰体系、道德准则、宗教信仰、教养和一些不知名和数不清的历史故事。这一部分现在-成为者与早期从另一个恒星系统来到地球的居民混合在了一起,这些居民在40万年以前就来到地球,并建立了亚特兰蒂斯文明和利莫里亚文明,在当前的‘监狱’居民到达地球的数千年之前,那些文明在一次行星‘磁极转换’的过程中,被海啸淹没了。显然,从那些恒星系统来到地球的现在-成为者们,是地球原始东方族群的源头,始于澳大利亚。

她指出,只有那种恶魔般的、自我服务的政府,才会使用‘逻辑’或‘科学’去构思一种‘终极解决方案’,用谋杀和永远清除记忆的方式去对待每一个艺术家、天才、干练的管理者和发明家,并且把它们抛到一座行星监狱中,与那些来自全部星系的政治反对者、杀人犯、小偷、性变态和丧失能力的人生存在一起。她揭示,同领地攻击和反抗‘旧帝国’管理者所安置的埃及神殿,这一事件是精心策划的。这次斗争的目的是帮助人类从虚构文明所灌输的要素中解脱出来,而不是让一些神职人员管理并要求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在许多‘神灵’和迷信的崇拜仪式中。这些都是‘旧帝国’精神操控的一部分,目的是为了隐藏他们在地球上对现在-成为者们犯下的罪行。某位神职人员,或监狱看守的作用,是去帮助并加强认识这样一个概念,一个人仅仅是生物的躯体,并不是一个不朽的精神生命,个人没有任何的身份,也没有前世的经历,个人没有任何的权力,而只有神灵们才拥有权力。此外,神灵的称呼是由神职人员们发明的,神职人员在人们与那些神灵之间的调解人,人们成了在神职人员指挥之下的奴隶,一旦有人不去服从指示,神职人员们就会以遭受永远的精神审判来威胁他们。

(注:当下流行于世间的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唯神论其实都还停留在简单的非此即彼、非对即错的二元论层次,都属于极端主义,迷信其中任何的一种都会阻碍人类的进化发展,因为这两种观点都只会看到问题的一面,本身就缺乏包容与科学,不符合“一的法则”,这种思维只能执着于己见,时刻制造对立,故其认识的世界、事件和人永远只能是片面的、肤浅的、定性的。)

她进一步描述道,地球本身是一个高度不稳定的行星。它不适合任何可持续文明的安定或永久的生存环境,这也是为何它被当作一个监狱行星使用的原因,由于(以下)种种简单有说服力的理由,所以没有人会很认真地考虑生活在这里:

1)地球的大陆板块漂浮在表层以下为熔岩的海洋上,造成了板块断裂,溃散和持续地漂移。

2)由于核心的液体性质,行星拥有大量的火山,容易遭受地震和火山爆发。

3)行星的磁极每隔大约20000年就会彻底转换一次,届时将造成海啸和气候的变化,从而导致不同程度的破坏。

4)地球距离银河系中心以及其它重要的银河文明非常遥远,除了用作星系之间的“凹陷站点”或出发点使用之外,这种与世隔绝的状况并不适宜被利用,而月球与小行星带更适合这些用途,因为他们不具备任何有影响的重力场。

5)地球是一颗强重力行星,拥有重金属土壤和致密的大气层,这种情形在导航用途方面显得变幻莫测。无论我的飞船技术含量如何,无论作为一个具有怎样广博的专业知识的飞行员,现在的事实是,我已经呆在这间屋子里了,这是由于飞行事故造成的,也是对那些事实的证明。

6)仅仅在银河系中,大约存在600亿类似地球(第12太阳类型,第7等级)的行星,这还不算同领地所拥有的辽阔区域,以及我们即将在未来声明的领土。对我们的资源倾注全力的行动,远比定期对地球的考察活动更艰难。尤其是在这里进行资源投入,并不会得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7)在地球上,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是现在-成为者,也没认识到存在任何形式的灵魂。虽然其他的许多人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几乎每个人对作为现在-成为者的他们自己,都了解甚少。

贯穿整个有形宇宙的历史,大量的太空区域已经被现在-成为者团体接管和殖民了,他们使用的都是这一类对新领域进行侵占的方式。在过去,这些入侵活动都有(以下)共性:

1)绝大多数使用武力的方式,通常伴随着核武器或电子武器。

2)对入侵区域的现在-成为者们进行意识控制,通过电击疗法、毒品、催眠、清除记忆并植入虚假或伪造信息等方式,从而使当地的现在-成为者人口保持屈服和受奴役的状态。

3)自然资源由入侵的现在-成为者们接管。

4)对当地人口实施**、经济和社会奴役。

地球是一颗“犹太区”星球,这是由一场“星际大屠杀”造成的后果,一些现在-成为者被判决发配到地球的原因有:

1)他们表现得太过邪恶失常或堕落,以至于无法对任何一个文明起作用,无论那个文明有多么的腐化或落后。

2)或者,他们对于社会、经济和政治的等级制度是一种革命性的威胁,这种等级制度一直都由“旧帝国”精心设立并残酷地强迫运作。生物的躯体是指定作为“旧帝国”等级体制中最低级的实体次序而专门设计的。当一个现在-成为者被送到地球,然后通过骗局或强迫的方式进入并操作一具生物躯体之后,他们实际上已经进入了一座监狱中的监狱。

3)“旧帝国”为了达到永久性地、不可逆转地摆脱此类“贱民”的效果,每一个现在-成为者的永恒身份、记忆和能力都被强制清除了。这种“终极方案”由“旧帝国”操控的心理变态的犯罪者们去构思和执行。

历史还原——近20万年以来地球上发生过的重要事件

下面列出的是Airl口中透露的近20万年以来地球重要事件的时间表:

地球的真实历史是非常古怪的,它太没有条理了,以至于对地球上任何企图调查究竟它的人来说,都是难以置信的。无数至关重要的信息都已下落不明,不知所谓的遗迹和神话的被大量聚集,肆意武断地引进。地球自身反复无常的特性,周期性地保护、淹没、混淆并粉碎了物理的证据。

这些影响因素综合了失忆症和催眠后的暗示,以及虚华的外表和隐蔽的操纵,使得重建的真实起源和地球文明史几乎难以辨认。任何一个调查者,无论他多么有才华,都注定要深陷在一个不确定的假设、不可行的假说泥潭和永久的谜团中。

虽然我参加过几次由我们任务指挥中心人员做的简要讲解活动,内容是关于过去几百年内地球的一般背景介绍。可是这一次,我将主要依赖被我们袭击的“旧帝国”行星总部获取的战利品中所搜集的数据,而且自那时起,“同领地”远征军已经对地球上事件的总体进展进行了追踪。

正如我所说,在某些事例上,“同领地”选择对一些发生在地球上的特殊事件进行干预,以确保我们长期发展的计划取得成功。虽然“同领地”对地球和这座星球的居民没有什么兴趣,不过,这样做符合我们的利益,因为这样可以确保地球的资源不被摧毁或糟蹋。为此,“同领地”一次又一次地派遣了一些可靠的军官来到地球,执行勘测和收集信息的任务。

无论如何,下面出现的日期和时间都是从积累的“同领地”数据档案信息中所推知的——至少是那些我可以通过太空站通讯中心所访问到的内容。

1、公元前208000年——

“旧帝国”将总部设置在银河系大熊座(北斗七星)的“尾部星群”附近之一。在这之前,“旧帝国”侵略军使用原子能武器征服了这一区域。在放射能消退以及清理与修复的工作完成之后,那里接收了来自于另一个河外星系的移民。那些生命所建立的社会一直延续到10000年前,直到被“同领地”接替。

虽然现在已经不由它(旧帝国)直接控制了,不过,最近的地球文明变得与那个文明的面貌非常类似,尤其是在运输工具的外观和技术方面,比如飞机,火车,船舶,消防车和小汽车,正如你们认为“时髦的”或“前卫的”建筑风格,都在效仿“旧帝国”主要城市的建筑构思。

2、公元前75000以前——

“同领地”的记录包含了很少量关于亚特兰大和利莫里亚大陆板块上的文明,只记录了它们的确在地球上几乎同一时期共存过,显然,两种文明都是由电子的、太空歌剧文化的残存者们建立的,他们为了逃离政治或宗教的迫害而从家乡的行星系统逃到这里。

“同领地”知道一个“旧帝国”持续了很长时间的法令,即禁止未被授权的行星殖民化行为,因此,他们(两个文明)的毁灭是由于警察或军队对殖民者的追击和破坏造成的,虽然这似乎是一种可能性推测,可是并没有确凿的存在证据可以解释两个纯粹的电子文明彻底的毁灭与消失。

另一个可能是,在苏门答腊岛和爪哇的喀拉喀托以及多巴湖水底大规模的火山喷发,导致了利莫里亚的毁灭。洪水爆发淹没了所有的土地,包括那些最高的山峰。利莫里亚人是中华民族最早的祖先,澳大利亚和北部的海洋区域是利莫里亚文明的中心,也是东方人的起源地。两个文明都拥有电子学,飞行学和类似的太空歌剧文化的技术。

显然,火山喷发排放出如此庞大数量的熔岩,使地壳以下变成真空,致使大面积的大陆板块下沉到海底,由这两个文明占领的大陆地区被火山所覆盖,然后被淹没,因此,除了地球上各个文明所流传的一个全球性洪水的传说,以及作为东方种族和文明的一类幸存者,几乎没留下什么曾经存在文明的证据。

这种庞大的火山喷发使有毒气体环绕填充了整个地球大气的平流层。通常,这些火山排放的废物很容易因大气污染而造成“40天又40夜”的降雨,以及长时期范围内,因太阳的辐射被反射回太空而造成全球变冷。当然,这样的事件会导致一个冰河时代,物种的灭绝以及许多其它相对长期的变化一直持续了几千年。

对于地球自身,种种自然发生的全球性灾难事件,表明它并不是一颗适合“现在-成为”者居住的星球。此外,也有一些由“现在-成为”者们造成的全球性灾难,比如,恐龙在7千万年前被灭绝的事件,那次毁灭是在星际间的冲突时期发生的,地球和其它临近的行星和卫星使用了原子能武器进行过轰击作战。原子弹爆炸引起的大气辐射微尘,非常象火山喷发的情形。自那时起,大多数处于银河系这一区域的星球,已经变成了无法居住的不毛之地。

之所以地球的状况并不令人满意,有许多其它的原因:强重力场和致密的大气,洪水,地震,火山,磁极转换,大陆漂移,流星撞击,大气和气候的变化,仅举几例而已。什么样持久的文明能在如此的环境下发展出任何先进的文化呢?

此外,地球是一颗银河系的小型“边缘行星”,这一位置孤立了地球与更多集中存在并朝向银河系中心的行星文明之间的关系。这些显而易见的事实,使地球更适合被用作动物园或植物园使用,或者现在利用它作为监狱——但仅此而已。

3、公元前30000年以前——

由于一些“现在-成为”者被判决为“贱民”,意思是罪犯或不墨守成规的人,地球开始被用作倾倒的场所和监狱。这些“现在-成为”者们遭到捕获后,被封装入电子陷阱中,并从“旧帝国”的各个部分运送至地球。地下的“失忆处理控制站”曾经设置在火星和地球上,还有非洲的鲁文佐里山脉,在欧洲,有葡萄牙的比利牛斯山脉,以及蒙古的大草原。

当“现在-成为”者在离开死亡躯体的那一刻,这些电子监控点,能够制造出可以探测和捕获“现在-成为”者的强制滤网,紧接着,他们被极强的电力洗脑,目的是为了维持地球人口永久的失忆状态。对于更进一步的人口控制设置,则通过远程电子思想控制机械装置实现。这些控制站仍然在运行着,甚至对于“同领地”来说,它们还是极难被攻击和破坏的,虽然直到稍后的日子来临之前,“同领地”不会在这一区域部署重要的军事力量。

金字塔模式的文明,是作为地球“现在-成为”者监狱系统的组成部分而被特意创造的。金字塔被称为是“智慧”的象征。然而,在地球上“旧帝国”的“智慧”,是为了有意精心去经营那种由物质、价值和神秘所组成的失忆“陷阱”的才能,这些都是与一个非物质或无企图的不朽的精神生命背道而驰的。一个“现在-成为”者“是”独有的,因为它认为它“是”。

物质代表这个有形的宇宙,包含的对象有恒星、行星、气体、液体、能量粒子与茶杯。这些金字塔结构是非常非常坚固的物体,正如所有由“旧帝国”创造的结构一样,由笨重的、结实的、密集的、坚固的物体创造了永恒的幻觉。尸体裹着亚麻布在树脂中浸泡,放置在刻制的金棺中,在其中摆放着带有神秘符号的现世财宝,并以此来创造一个永生的幻觉。然而,代表稠密而厚重有形宇宙的符号,恰恰是与一个“现在-成为”者相悖的事物,因为,一个“现在-成为”者既没有质量,也没有时间,物体不会永远存在,而“现在-成为”者却“是”永恒的价值——虚假的内涵阻止了对真理的认知,金字塔模式的地球文明是一个捏造的幻觉,他们只不过是由“旧帝国”大毒蛇兄弟会的神秘仪式所缔造的“虚假文明”。为了进一步加强对地球监狱系统中囚犯们的记忆缺失处理机制,虚假的内涵被捏造出来,并创造了一种伪造社会的幻觉。

神秘是由谎言和半真半假的事物所构建的,谎言之所以持久不衰,是因为它们改变了包含确切日期、地点和事件的事实。当真相被众所周知时,任何谎言都将不复存在,如果确切的真相被揭示,那么它就不再神秘了。

所有地球上金字塔模式的文明,都被精心设计了一层层的谎言,同时巧妙地结合了一些事实。“旧帝国”的神职人员结合了复杂的数学与太空歌剧技术,伴随着戏剧性的隐喻和符号象征。所有这些都以美学和神秘学作为具有魅力的诱饵,对事实进行彻底的捏造。

错中复杂的仪式,天文的路线图,神秘的祭典,大量的古迹,不可思议的建筑,艺术性表现的象形文字,以及人兽一身的“神”,这些都被设计去创造一种令地球“现在-成为”者监狱人口无法解释的神秘事物。这些神秘事物使那些被捕获的“现在-成为”者们转移了对事实的注意力,实际上他们是从遥远的那颗家乡星球遭到失忆缺失处理,并监禁在此的“现在-成为”者。

这个真相是,每一个地球上的“现在-成为”者,都曾经来自于其它行星系统。没有任何一个地球人是“本土”居民,人类并没有在地球上“进化”过。

在过去,埃及社会由那些监狱的管理员或神职人员所运作,通过轮流对法老进行操纵,以控制财政,并保持囚犯的人口在肉体和精神上受奴役的状态。在近代以来,虽然神职人员已经改变了,但是功能是一样的。然而,现在的神职人员也是囚犯中的一员。

神秘的事物加固了这所监狱的围墙,“旧帝国”害怕地球上的“现在-成为”者们可能会恢复他们的记忆,因此,“旧帝国”神职人员的首要功能,是防止地球的“现在-成为”者回忆起他们是谁,是怎样来到地球的,以及他们从哪里来。

“旧帝国”监狱系统的运作者们以及他们的上司,并不想让“现在-成为”者们回忆起究竟是谁谋杀并捕获了他们,然后偷走了他们全部的所有物,把他们发配到地球上,使其记忆缺失,并被定罪为永远监禁。

想象一下,若全部的囚犯突然回忆起他们有权利获得自由,可能会发生什么?如果他们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被错误地关押着,并因此起身反抗狱卒,那么,可能会发生什么呢?

他们害怕透露任何看起来像是囚犯们家乡星球的文明——一个形体、一件衣服、一个符号、一架飞船、一种先进的电子设备,或任何其它来自一个家乡星球文明的残迹,都有可能“提醒”这个人,并重新唤起他的记忆。

由“旧帝国”开发了数百万年用于诱捕与奴役的尖端技术,为这所监狱创造了一种伪装,而且一直运用在地球的“现在-成为”者身上。这些伪装曾在地球上同时被安置,每一段细枝末节都是这个监狱系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这样的伪装包括一种充满迷惑和双言巧语的宗教信仰。每一个金字塔模式的文明都利用这种伪装作为一项控制机制,使人们在武力、恐惧和无知的庇护之下遭受奴役。难以辨认无关信息的混淆状态、几何图案、数学计算、天文路线图,这些都是基于实体性质的虚假灵性,而不是不朽的灵魂,目的是为了混淆和迷惑地球上的“现在-成为”者。

在一个人死后,他们的尸体与其在地球上拥有的财产一并下葬,用亚麻布包裹,以维持他们死后的“灵魂”或“阴灵”继续生存。一个“现在-成为”者并不是“拥有”灵魂,一个“现在-成为”者本身就是一个灵魂。

在一个“现在-成为”者的家乡星球上,当这个人死亡或离开身体的时候,他们所拥有的具体财产既没有丢失,也没有遭偷窃或遗忘,一个“现在-成为”者能够返回并认领他的所有物。然而,一旦这个“现在-成为”者患了健忘症,那么他们将无法回忆起曾拥有过任何的财产。所以,那些政府、保险公司、银行、家庭成员和其它贪婪的人们可以挑选他们清白的财产,不必担心遭到死者的惩罚。

制造这些虚假内涵的原因,是为了灌输这样一种观念,一个“现在-成为”者并不是一个灵魂,而是一种有形的物体(唯物主义)!这是一个谎言,它是一个捕获“现在-成为”者的陷阱。

数不尽的人们已经花费了无数的时间,试图解开埃及以及其它“旧帝国”文明的拼图游戏谜团,它们是由那些并不相匹配的断片所制造的难解谜题。一个问题却声明了它自己的答案,因此,埃及和其它金字塔模式文明的神秘之处是什么呢?还是神秘!

4、大约公元前15000年——

“旧帝国”曾经管理的水利采矿作业工程,坐落在今日玻利维亚的安第斯山脉,靠近的的喀喀湖(锡矿石之湖),包括在蒂亚瓦纳科以Kalasasaya神庙闻名的大规模石刻建筑物,它的“太阳之门”高达海拔14000英尺(4268米)。

5、公元前11600年——

地球的极轴移位到了海洋区域,由于地球极地的浮冰融化,导致海平面上升,并淹没了大量的大陆板块,因此上一个冰河时代突然间结束了。最后残余的亚特兰蒂斯与利莫里亚的遗迹被海水所覆盖。由于磁极发生了转换,致使在美州、澳洲和北极地区的动物大规模灭绝了。

6、公元前10450年——

一位名叫托特(Thoth)的“旧帝国”“现在-成为”者,曾经策划建造了吉萨的金字塔群,正如当年看到的那样,金字塔4条汇聚的“空中轴线”精确地指向了“旧帝国”的关键星球。

比较而言,正如早期尼罗河被看作天空中银河的代表一样,吉萨金字塔群的排列阵型与天空中看到的猎户座(旧帝国的老巢)排列模式也完全一致。

7、公元前10400年——

根据地球的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对毁灭的亚特兰蒂斯文明的记载,所提及到那个社会里电子科技和其它方面的技术,埋在了(狮身人面像)斯芬克斯两只脚爪下方的地下室中。这位希腊的史学家写道,他是从一些信奉阿奴(Anu)的神职人员朋友那里获知的这些史料,阿奴在Heliopolis的埃及城市中,是苏美尔人的神。然而,“旧帝国”监狱系统的管理者们,不可能允许任何一种文明的遗迹被完好无缺地保留下来。

8、公元前8212年——

《吠陀经》或《吠陀经》赞美诗,是以一种宗教圣歌的形式被引进到地球的社会中的,它们经过一代又一代地记忆并口口相传。“写给启蒙儿童的赞美诗”包括一种被称为“有形宇宙的循环”的概念:在某空间里,能量与物质的创造、发展、保持、衰落和死亡或毁灭,这些循环过程制造了时间。同一套赞美诗描述了“进化的原理”,它是一个巨大的包含很多精神真理的知识体系。不幸的是,它一直被人们错误地评价,被那些神职人员的谎言与颠倒的事实所修改,这是一种陷阱,用来防止任何人去运用智慧并发现一条路,以逃离这个监狱星球。

9、公元前8050年——

在这个银河系中,“旧帝国”执政大本营星球的毁灭,标志着“旧帝国”作为一个政治实体存在于银河系的终结。然而,让“同领地”完全征服“旧帝国”广大的范围,还需要数千年的时间。因此,来自于“旧帝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体系的惯性运作,还会持续实行一段时间。

尽管如此,在太阳系地球上的残余“旧帝国”太空舰队,还是于公元后1230年被最终消灭了。除了操控地球监狱运作的“旧帝国”工作者们,还有其它一些从“旧帝国”来到地球的人,由于自从他们被“同领地”军队打败后,地球已经不再受“旧帝国”的控制,因此,具有把关职能的警察势力也随之消失了,他们曾经负责控制那些为了个人获利或其它罪恶的原因,而来到地球上开发资源的军事叛徒、太空海盗、采矿者、商人和企业家。

举例来说,在地球史上,根据犹太人对《圣经》创世纪中第六章“拿非利人”(Nephilim)的描写中,记述了拿非利人的起源:

“当人在世上多起来,又生女儿的时候,神的儿子们看见人的女子美貌,就随意挑选,娶来为妻。

那时候有伟人在地上,后来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们交合生子,那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

那些撰写《旧约全书》的古代犹太人都曾是奴隶、牧民和收集者。任何一种现代科技,甚至一个简单的手电筒,都会令他们感到惊讶和奇迹般的不可思议。他们把任何无法解释的现象或技术都归咎于“神”的杰作,不幸的是,这种行为反应一直普遍地存在于那些被给予记忆缺失处理的“现在-成为”者身上,而且他们无法回忆起自己的经历、受过的教育、技术、性格或身份。

显然,如果他们是男性,且与地球上的女子配对,那么,他们就不是“神的儿子”。他们只是为了利用“旧帝国”政局的利益而寄居在生物体中的“现在-成为”者,或者只是为了沉迷于身体感觉而已。他们跨越了警察和税务机构的限制,在地球上建立了自己的小块殖民地。

巧合的是,在“旧帝国”中,“现在-成为”者遭受最严重的罪行之一,是违反收入税的法规,收入税既被用于一种奴役的机制,也是“旧帝国”的一项惩罚,任何“现在-成为”者“贱民”的纳税报告出现的丝毫错误,都会遭至在地球关押的判罚。

10、公元前6850年——

“旧帝国”在地球上建立了其它金字塔模式的文明,设立在巴比伦、埃及、中国和中美洲。为了这些虚假的文明,他们在美索不达米亚地区提供了服务机构,那里有通讯站、太空港口,以及采石场的作业设施。

卜塔(Ptah)这个名字曾经给了第一个在地球的“旧帝国”管理者继承人,这些管理者在地球上以“神的”统治者的形象自居。

卜塔的重要意义可以这样理解,“埃及”(Egypt)这一词,来自于一段希腊人不道德的习语“Het-Ka-Ptah,”或“卜塔的神府”。卜塔的别名也被称作“开发者”,他是一名建筑工程师,他的高级祭司曾被授予“伟大的工匠领袖”称号。

卜塔也是埃及的转世之神,他创办了“开口仪式”,由祭司们在葬礼中表演从尸体中“释放灵魂”。当然,这些“灵魂”被释放的同时就被捕获了,然后给予记忆缺失处理,再次返回地球上。

那些在地球上跟随卜塔的所谓“神的”统治者们,被埃及人称为“Ntr”,意思是“护卫者或看守人”。他们的符号象征是大毒蛇或龙,代表了一个来自“旧帝国”神秘教会的术士,叫做“大毒蛇兄弟会”。

“旧帝国”的工程师们使用的是高聚光波的切割工具,可以迅速挖掘和切开石块,为了举起和搬运每块重达百吨或千吨的石块,他们还使用了势能屏蔽技术和太空飞船。相对这一银河区域中的各种天体,其中某些地面建筑的布置,被发现具有测量学或天文学的意义。

与大多数行星的建筑标准相比较,这些建筑物显得简陋和不切实际。作为一名“同领地”的工程师,我可以证明,在一颗“同领地”行星上,像这样临时代替的建筑物,绝对不会通过验收的检查。在这些金字塔模式的文明中所使用的此类石块,至今还可以在中东和其它地区的一些采石场中,看到部分被开凿过的痕迹。

这些建筑中的大部分都是草率建造的“小道具”,很像电影荧幕中出现的西部城镇的虚华外表。它们似乎是真实的,而且好像具有某些使用价值,可是它们并没有任何价值,它们一点用处都没有。金字塔群和其它所有“旧帝国”建立的石碑建筑,都可被称为“神秘古迹”。究竟是什么原因可以使任何人去浪费如此多的资源,建造这么多无用的建筑物呢?是为了创造一个神秘的幻觉。

这个事件的事实是,每一个“神的统治者”都是“现在-成为”者,他们作为“旧帝国”的工作者为之服务。他们当然不是“神圣的”,尽管他们是“现在-成为”者。

11、公元前6248年——

“同领地”太空指挥部与这个太阳系“旧帝国”幸存的残余太空舰队之间,持续了长达7500年的战争。战争开始时,3000名“同领地”远征军的官员和其它队员在喜马拉雅山脉建立了一处基地。由于当时“同领地”没有意识到“旧帝国”已将地球运作成了一颗监狱行星,因此基地并没有加强防范措施。

这一处“同领地”的基地被运作在地球所在的太阳系中“旧帝国”太空军队攻击并摧毁了,“同领地”军队的“现在-成为”者们被俘,并带到了火星上,给予记忆缺失处理后,发送回地球寄居在生物体中,他们目前仍然在地球上。

12、公元前5965年——

由于针对“同领地”部队在这个太阳系的失踪进行的一系列调查,导致“旧帝国”在火星和其它区域的基地被发现了。“同领地”占领了金星,并将其作为对抗“旧帝国”太空军队的防御阵地。“同领地”远征军同样监测了金星的生物形式,它具有非常致密、炎热和浓厚的硫酸云大气,在地球上有少数生物形式可以耐受象金星那样的大气环境。

“同领地”同样在地球所在的太阳系中建立了秘密的基地或太空站,这个太阳系中有一颗行星曾被破坏过——(现在的)小行星带,它提供了非常有利用价值的弱重力平台,可以用来起飞或降落太空飞船,它被用作银河系与河外星系之间的一种“银河跳板”。在银河系的这一端,没有任何行星能够适合作为一个恰当的银河输入点,进行运输和其它船只的传入,而这颗破碎的行星却成了一座非常理想的太空站。作为我们与“旧帝国”交战的结果之一,现在,这个太阳系的此区域,已经变成了“同领地”一处有价值的领土。

13、公元前3450年 - 3100年——

“旧帝国”的工作者或“绝世之神”对地球事件的参与进程,在这一时期被“同领地”势力中断了。他们被迫用人类的统治取代了他们自己,第一个人类法老王朝,开始于一位法老的统治,巧合的是,这一任法老的名字叫做“人类”(MEN),他统一了上埃及和下埃及。他建立了首都,叫做Men-Nefer,在埃及的“人类的美景”。这一幕开始于10个人类法老当中的第一任继承人,也是在“旧帝国”执政之下,混乱了350年之后所发生的事件。

14、公元前3200年——

正如我前面提到的,在这一时期,地球遭到了来自“同领地”与“旧帝国”势力之间的战争侵袭。当然,这对那些地球的考古学家或历史学家们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这段埃及时期是太空歌剧时代。由于地球的历史学家们记忆缺失的缘故,所以,依他们的设想,这仅仅是一段宗教时期而已。

此外,由于这段时期在地球上安置的科技和文明都被“预包装”过,因此,他们并没有在地球“进化”过。当然,在地球上没有任何的进化跃迁证据,能够导致复杂的数学、语言、写作、宗教、建筑、文化传统出现在埃及,或出现在任何金字塔模式的文明中。这些文化,完善了所有种族的身体形态、头发风格、面部化妆、礼节、道德准则等等,刚好都“呈现出”完整的集成包装。

一些实体的证据表明,所有来自“同领地”或“旧帝国”的势力,或其它外星活动的参与,都已经被谨慎地“清理干净”了,以免产生怀疑。“旧帝国”势力不希望地球的“现在-成为”者们怀疑他们曾经遭到捕获,并转移到地球进行洗脑。

因此,地球的历史学家们继续假设,埃及的神职人员们不应该拥有“放射光线枪支”或其它“旧帝国”的科技,而且,他们猜想地球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除了某些神职人员们到处说“阿门”而已,当今的基督徒们仍然在延用这一词。

15、公元前3172年——

在安第斯山脉,庞大无法估计的坐标栅格布局,以及巨大的“神灵们”的建筑物,都连接着关键的矿址,比如蒂亚瓦纳科、库斯科、基多、Ollantaytambo、Machupiccu和帕恰卡马克,这些地点曾被用做开采稀有金属,包括制造青铜所使用的锡矿。金属曾经是属于“神灵”的财产,那是当然的了。

由于“旧帝国”势力与“同领地”之间战争的缘故,在那一段时期里,采矿的创业者种类繁多。这些矿工对他们自己曾进行过少许的雕刻,他们戴着采矿用的头盔。在Kalasasaya神庙中,塌陷庭院的Ponce Stela石碑雕塑,粗线条地描绘了一个采石工人,他使用的是放置在套囊中的电子光波石头切割工具,以及雕刻用的工具。

“旧帝国”同样在遍及这个星系的行星上,很长一段时期里一直保持采矿的作业。现在,地球上的矿物资源已经是“同领地”的所有物了。

16、公元前2450年——

靠近开罗的“巨型”金字塔以及金字塔群建设完工,在那里可以看到由“旧帝国”管理者创建的碑文。碑文中讲到,金字塔是在卜塔的儿子“托特”(Thoth)指挥下完成的。当然,绝对没有任何一任国王被埋在下方的墓室中,因为这些金字塔从来都没有被有意用作埋葬的墓室使用。

正如在太空中看到的那样,大金字塔的位置精确地坐落在地球所有大陆板块的正中心,显然,这类精确的测量需要从一个航空的视角,在太空对地球的大陆板块进行观察才行,否则,对测量地球大陆中心的纯粹数学的计算是无法办到的。

在金字塔内部所构建的柱身的布局与一些天体的排列一致,它们是猎户座、大犬座,而且尤其是天狼星。这些柱身同样排列对应了北斗七星的位置,曾经的“旧帝国”大本营星球就在那里,同样包括Ainitak、Alpha Draconis(天龙座α)和小熊座。这些星球中的每一颗星星,都是“旧帝国”向地球运送并倾倒“现在-成为”者的关键系统,因为这些人是多余的货物。

所有吉萨高地金字塔布局的目的,是为了在旧帝国范围内,创造一种能反映太阳系中地球和某些星系的“镜像”。

17、公元前2181年——

MIN(米恩)成为埃及保佑物产丰饶之神,这位“现在-成为”者同样作为希腊的神,以“潘”(Pan)而得名。米恩或潘是一位曾经设法逃离“旧帝国”记忆缺失处理系统的“现在-成为”者。

18、公元前2160年 - 2040年——

“同领地”与“旧帝国”势力之间加强斗争的结果之一是,“神的统治者们”的控制权在这段期间被破坏了。他们最终离开了埃及,返回到“老天爷”那去了,也可以说是失败了。人类的法老接手了统治者的角色。第一任人类法老将埃及的首都从孟菲斯迁移到了“赫拉克雷奥波利斯”(Herakleopolis)。

19、公元前1500年——

这是埃及高级神职人员们记载的亚特兰蒂斯毁灭的日子,其中记录了在赫利奥波利斯(Heliopolis)的森诺费斯(Psenophis),以及塞易斯(Sais)的Sonchis(松契斯)和希腊的圣人-梭伦。阿奴(Anu)的神职人员们的记录表明,在这一时期,地中海区域曾遭到“亚特兰”人的侵入,这些人并不是来自于古代70000年前存在大西洋中的亚特兰大大陆。

他们来自于克里特文明,都是从克里特岛逃亡的难民,(古代的)Thera山脉的火山喷发和海啸,毁灭了他们的文明。

柏拉图所提到的亚特兰蒂斯,借用了古希腊哲学家梭伦的着作,这些是梭伦曾经从埃及的神职人员那里获得的信息,那些人称亚特兰蒂斯为“Kepchu”, 这恰好也是埃及人对克里特人的称呼。其中一些从克里特火山喷发灾难中逃出的幸存者们,曾向埃及人寻求过帮助,因为在那段时期,他们曾是地中海区域中其它唯一拥有高级文明的人。

20、公元前1351年 - 1337年——

在埃及被称为“阿蒙的祭司们”的神秘信徒,也被叫做“旧帝国”的大毒蛇兄弟会,“同领地”远征军对他们主动地展开了一次宗教战争。在这段时期,法老-阿肯那顿废止了阿蒙的神职人员活动,并且从埃及的底比斯迁都到了新址——Amarna,它恰好准确地坐落在埃及测地学的中心。可是,这次为了推翻“旧帝国”宗教控制的秘密计划,很快就被破坏了。

21、公元前1193年——

在近东和亚该亚地区,希腊人与特洛伊人曾经为了争夺霸权而战,导致特洛伊在最后一次特洛伊战争中被毁灭。于此同时,在太阳系的两股势力,为了争夺围绕地球的“太空站”控制权,也展开了斗争。在那段时期的300年中,虽然“旧帝国”势力非常激烈地对抗着“同领地”的军队,然而,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因为这种反抗“同领地”的做法是徒劳的。

22、公元前850年——

荷马,希腊的盲诗人,通过借用和修改早期原始资料,撰写了一些“神灵们”的故事,资料来源有吠陀梵语的、苏美尔语的、巴比伦语的原文,以及埃及的神秘学。他的诗集,和许多其它古代世界的“神话”一样,准确地描述了那些不需要生物躯体就可以摆脱“旧帝国”记忆缺失操作的“现在-成为”者们。

23、公元前700年——

《吠陀经》赞美诗被首次翻译成希腊语,这是西方文明文化革命的开始,从野蛮的部落文明转为更合理的民主共和管理方式。

24、公元前638年 - 559年——

梭伦,一位来自希腊的智者,记录了亚特兰蒂斯的存在,这些是他在埃及从一同进行学习的“旧帝国”神职人员那里获知的信息,其中有赫利奥波利斯(Heliopolis)的森诺费斯(Psenophis)以及塞易斯(Sais)的Sonchis(松契斯)。

25、公元前630年——

琐罗亚斯德在波斯国围绕着一位被称为阿胡拉?马兹达的“现在-成为”者,创建了宗教活动。这又是“同领地”工作者们设置的另一个不断增多的“一神论”众神之一,目的是为了取代“旧帝国”神灵们的华丽服饰。

26、公元前604年——

老子,一位哲学家,撰写了一本小册子,叫做“道”(The Way),这是一位伟大的智者,他克服了“旧帝国”失忆处理/催眠机制的影响,并且成功地逃离了地球。他对一个“现在-成为”者本性的理解一定已经非常彻底,才能达到如此的境界。

根据(地球上)共有的传说描述,他作为一个人类的形态出现的最后一生,是在中国的一座小村庄里度过的。他沉思了自己生命的本质,像释迦摩尼一样,他勇敢地面对了自我的观念与生活。通过这样的做法,他恢复了某些他自己的记忆、才能和不朽的状态。

作为一位老人的他,决定离开村庄,到森林里脱离肉身。而村子的门卫却拦住了他,请求他在临离开前写下个人的哲学思想。我这里有一小段忠言,是他留下的关于使他重新发现自我精神本质的“道”——

“注视它的人,将无法看到它;

收听它的人,将无法听到它;

盲目摸索它的人,将无法领会它。

虚无、静止的运动本源、无限的精神本质,是生命之源。

精神是自我。

虽然,几面墙壁构建并支撑着一间屋子,但是,其内部的空间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罐子由泥土加工而成,但是,其内部形成的空间才是最实用的。

正如一切的形态源自于精神的虚无一样,行为是由无中生有的力量促成的。

一个人之所以遭受着巨大的痛苦,是因为他拥有一个身体。如果没有身体,他还能遭受什么呢?当一个人在乎自己的身体超越了他自己的精神的时候,他就会变成这个躯体,并且放纵了其精神之道。

自我、精神,创造了幻觉。

一个人产生的错觉,使他认为现实并非是一种幻觉。一个能够创造比现实更加真实的幻觉的人,可以遵循精神的道路,发现天之道。”

27、公元前593年——

犹太人撰写的《圣经》创世纪中的故事,描述了“天使们”或“神的儿子们”与地球上的女子配对,并生下了他们的后代。他们很可能是“旧帝国”的背叛者,也可能是来自河外星系的太空掠夺者或商人,他们来到地球盗取资源或走私毒品。

“同领地”已经注意到,许多到地球的访客都来自临近的行星和星系,可是,他们很少停下来定居在这里。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这样做,那么,什么样的人才会选择一个监狱行星生活下去呢?

同一书中还记录了关于一位名叫“以西结”的人,他目睹了一架飞船或飞行器降落到新巴比伦王国的哈布尔河附近。他使用了非常古老的学术语言对这架飞行器进行了描述,非常准确地记述了一架“旧帝国”的飞碟或侦察机,它的形态类似于曾生活在喜马拉雅山脚下的人们所见到的“Vimana”。

他们在《圣经》创世纪的故事中还提到了“耶和华”有计划地使肉身在地球上存活了120年。生物躯体在大多数“第12太阳类型,第7等级”的行星上,通常被设计的平均持续寿命约为150年,而地球上的人类躯体仅仅可以维持一半的时间,对此,我们猜想,由于监狱管理者们已经改变了地球人类生物体的构成原料,使他们死亡得更加频繁,从而让寄居在躯体中的“现在-成为”者们更加频繁地通过记忆缺失机制的处理。

应当指出的是,大量的《圣经·旧约》内容都是在巴比伦遭奴役的犹太人被囚禁期间所撰写的,而且受到了“旧帝国”神职人员们非常严密的控制。这本书引入了一种伪造意义的时间概念,以及一种虚假的天地万物起源观念。

大毒蛇的图案是“旧帝国”的象征,它出现在他们有关万物起源的故事中,或者希腊人所说的“创世纪”中,导致神性毁灭的第一代人类,成了亚当和夏娃隐喻性的代表。

《圣经·旧约》很明显已被“旧帝国”势力影响了,它提供了关于“现在-成为”者被引诱进入地球上的生物躯体中的细节描述。这本书中还记述了许多“旧帝国”的洗脑活动,包括植入虚假的记忆、谎言、迷信、命令,目的是为了使“现在-成为”者们忘记所有骗局和陷阱的样式,并将它们保留在地球上。最重要的是,它摧毁了人类是不朽的精神生命这一认知。

28、公元前580年——

特尔斐的祭司神殿是一种由许多庙宇所组成网络的其中之一,每座神殿都是一个通讯中心。“旧帝国”的神职人员们为每座神殿指定了一个本地“神灵”。从底比斯的首都,穿越地中海,至最北端一直延伸到波罗的海,这一区域网络中的每一座神殿的位置在纬度上都精确地间隔了5度。

这些神殿服务于其它的表现形式,作为栅格出现的房屋电子信标——“翁法洛斯石器”(Omphalos Stones)。这些神殿栅格网络的排列地点,只能从地球上方几英里处观察到。当神职人员们遭到驱逐时,那些最初的电子通讯网络信标发射机被禁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石刻制品。

“旧帝国”神职人员的符号是一只巨蟒、龙或大毒蛇,在特尔斐曾经被称为“地球之龙”,它一向在雕刻品和瓶饰图案中以一只大毒蛇的形态体现出来。

在希腊神话中,守卫特尔斐神殿里“翁法洛斯石器”的人,叫“皮同”(Python),她是一个“现在-成为”者,被一位称为阿波罗的“神”战胜,并埋葬在翁法洛斯石器之下。这是又一个由某个“神”在另一个神灵的墓穴上建立自己庙宇的例子,也是“同领地”探测并终止“旧帝国”地球神殿网络的一种非常精确而委婉的说法。这是针对在太阳系地球的“旧帝国”势力所给予致命打击的事件之一。

29、公元前559年——

派遣到地球的一支“同领地”远征军,探测并定位了一位曾经在公元前5965失踪的“同领地”军队指挥官。他在这段时期作为波斯国国王“居鲁士二世”的肉身存在。

居鲁士二世,以及从印度到地球上一路行进跟随他的人们所组成的军队,使用了一种独特的组织体系,在某种程度上,这使他们在那个年代建立了地球史上最庞大的帝国。

“同领地”搜寻特遣队在地球上已花了几千年时间四处寻找丢失的军队,这支搜寻队由900名“同领地”官员组成,划分成分别由300名队员组成的3组分队。其中一组负责陆地的搜寻工作,另一组针对海洋区域,剩下的一组则围绕在地球周围的外太空进行搜寻。在许多来自于不同人类文明的记载中都提到了他们活动,当然,那些都曾是人们无法理解的事情。

“同领地”搜寻特遣队设计了各种电子的探测仪器,用来追踪军队中每一个失踪队员的电子信号签名或波长,有一些仪器使用在太空中,其它一些用于陆地,还发明了在水下探测“现在-成为”者们的特殊仪器。

在这些电子探测仪器中,有一种被称为“生命之树”(Tree of life),该装置真正的设计目的是为了探测某个“现在-成为”者生命的存在。这是一个在广泛区域进行渗透的巨大电子滤网发生器,由于它是由一些电子场域发生器和接收装置的网格交织在一起构成的,所以对于古代的地球人来说,它的外观类似某种树木。无论是“现在-成为”者正在占用着一个身体,还是他们已经离开了那个身体,这种电子场域都可以探测到“现在-成为”者们的存在。

“同领地”搜寻特遣队曾经携带过一种便携式的同类探测装置,在古苏美尔人的石刻工艺品中显示了一些长有双翼的人,他们使用松果形状的仪器扫描人类的身体。其中还显示出他们手提着动力装置,而雕刻时被风格化为长有鹰首和双翼的人提着篮子或水桶。

许多“同领地”搜寻特遣队的空中部队都是由阿胡拉·马兹达(Ahura Mazda)所带领的,他们在人类的描述中经常被称为“有翼的神”。贯穿波斯文明,出现了大量描述长有双翼的太空飞船,他们被称为“faravahar”(“发罗瓦哈”)。

“同领地”搜寻特遣队的水上部队成员曾被当地人称作“Oannes”。石刻画面显示所谓的“Oannes”身穿着银色的潜水装,他们生活在海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