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灵魂之谜之二:濒死体验典型案例
本文摘要:科学探索灵魂之谜
科学探索灵魂之谜

一个心脏病多次发作的美国女子回忆道:……我胸口感到一阵紧压的剧痛,越压越紧,我四肢无力而摔倒在地。我丈夫听到了我摔倒的声音,立即跑进来帮助我。

这时我发现自己处于深深的黑暗中,听到我丈夫仿佛在很遥远的地方说:“糟了,这次没救了!”我当时也想:是的,我这次真的没救了。

一瞬间,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了,我感到自己漂浮于一个黑暗空间之中,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极度舒适放松和一种巨大的释然感。我内心平静如水,一切都那么美好。

接着,我听到从远处传来一阵悦耳的风铃声,随之我被牵拉挤压着通过了一条黑暗隧道。隧道很狭窄,刚好能容纳下我;通过的速度极快,就像在游乐园坐过山车一样。

穿过黑暗隧道之后,我发现自己——准确地说,是自己的“精神躯体”漂浮在病房的天花板下,我向下清楚地看到自己毫无生气的肉体仰卧在病床上,医生护士们紧张的围着我的肉体进行抢救。

我听见一个护士说:“天哪,她死了!”还看到另一个护士弯下腰对我的肉体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我向下注视着她的后脑勺,永远忘不了她那种很短的特殊发式。

接着,有护士将一台机器推进来,在我胸口上进行电震,我看到自己整个肉体从床上弹了起来。

当时我想:“他们为什么要找这么多麻烦?我现在很不错啊。”我上前试图挪开他们的手,但怎么试都不行,我的“精神躯体”对他们来说就像是毫无阻碍透明的空气一般。

我对她们说话,她们也听不见,我有一种深深的孤独感。于是,我漂浮着穿过病房的墙壁来到了走廊,在那里看见了焦急走动的丈夫,和坐在长凳上哭泣的姐姐,我听见姐姐在说:“噢,凯西,你千万别死,请你千万别死。”。

我漂浮着穿过墙壁又回到了病房里,这时,我看见其他一些灵魂在房间的天花板下漂浮移动,他们都是我以前认识的已经去世的人:有我的祖母及许多亲友,还有我在学校认识的一个女孩。

他们看起来是半透明的雾状体,但我通过某种心灵感应知道了他们都是谁。他们都很高兴,似乎是来帮助或欢迎我的,我有一种差不多是回家的感觉。

我继续向上漂浮,忽然,有一片明亮但不刺眼的带有金黄色的白光将我包围,这种“光的存在”充满了爱意,并具有非常明确的人格,他与我进行着无声的心灵感应式的思想交流。他亲切地对我说:“你的一生做了些什么可以给我看看呢?”

这时,我眼前便出现了彩色立体电影般的一生经历的回顾:……我又回到了童年,那时我是个小女孩,在河边玩耍……后来我上了幼儿园,我把一个非常喜爱的洋娃娃摔坏了,我为此哭了好久……此后我看到自己参加了童子军,外出野营……在初中时,我被选为学校优等生社团的成员。接着我又上了高中,然后是大学的几年,一直到现在为止。

回顾按照我生活的时间先后顺序循序进行,极为生动真实,而我是作为旁观者看到这些图像的。在回顾的一开始,“光的存在”就消失了,但我感觉到他一直在旁边帮助我回顾,并不时的作一些评论,试图让我明白某些道理。

在整个过程中,他不断强调爱的重要性,告诉我应该尽自己所能的为别人做事。比如,他给我看许多我和姐姐在一起相处时的图像,其中有我对姐姐很自私的做法,但他一点也没有责备我的意思,他的态度是,在那个时候我也是在学习,他只是希望我能从中学到东西。

“光的存在”不断指出,一些事情需要学习知识才能做好,学习是一个连续不断的过程,这个过程在我死后还会继续下去。回顾速度非常之快,似乎只有几分钟便回顾了整个一生,但又可以清晰的回忆起过往的每一个细节,并重新感受当时的情感。

回顾一结束,“光的存在”就出现了,他问我:“你做好死亡的准备了吗?”我心里明白,他实际上已经看出我对死亡还没有做好准备。

光又告诉我:“越过这条线你就会进入到另一个世界了。”虽然我看不见那条线,但我觉得它就在我的前面。当我越过那条线后,发现自己进入到了一个色彩艳丽的世界,那是人世间所没有的美丽色彩,在那里有一种极度美妙的和平宁静、无忧无虑的感觉。

然而,“光的存在”再次出现,他对我说:“你回去吧,你在人世间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当时,我沐浴在带有金黄色的明亮的白光之中,内心充满着被爱和被接受的极度愉悦感,真的不想重返人间。

但我感到自己的“精神躯体”被牵拉着从我肉体的头部,进入了一个漏斗状的黑暗隧道里,然后通过那条黑暗的隧道,迅速地回到了自己的肉体之中,接着我便失去了知觉。当我醒过来之后慢慢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安静的躺在病房里的病床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