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
本文摘要: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报道说在民答那峨岛热带雨林深处发现了石器时代遗留下来的一个小部落,更令人惊异的是,这些古石器时代的人没有头领,没有等级,男人女人都平静地共住一起,他们的语言,虽与民答那峨岛南部的土著部落的方言近似,却下面我

世界炸开锅

1971年7月8日,从菲律宾发回的一则消息震惊了世界:报道说在民答那峨岛热带雨林深处发现了石器时代遗留下来的一个小部落。这个部落几千年来一直居住在岩洞里。这些土著人叫“塔沙得”(Tasaday)。

据说从未接触过现代人,从未见过大海,从未尝过咸盐,也从不知道金属为何物。他们用竹片作刀,把石头绑在竹柄上做锤。他们吃的是采集到的食物:蛴螬、野果、薯蓣、棕榈树的树心,而且他们不用任何打指捕捞工具。

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

报道说在民答那峨岛热带雨林深处发现了石器时代遗留下来的一个小部落

更令人惊异的是,这些古石器时代的人没有头领、没有等级,男人女人都平静地共住一起。他们的语言,虽与民答那峨岛南部的土著部落的方言近似,却没有“战争”、“敌人”、“武器”、“国家”等语汇。

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

“塔沙得”采集到的食物

他们互相之间和睦、友爱,除去身上遮羞的树叶和一点装饰品外(野花或是浆果挂在藤条做的耳环上),身上别无他物。他们善良、沉静、天真无邪。

全世界的科学家,尤其是古人类学家和古生物学家,为此兴奋不已。以往,他们只是展示一些骨头和化石的碎片,写出一本又一本纯粹是假定和推测的书,来解释;人类的历史,自然把这个古石器时代人看成是研究古人类学的奇迹。

西方舆论对此也兴趣盎然。对于北美生生息息、延绵不断的60代人来说,塔沙得是亘古不变的反阶级,反政府、反战争的最好的证明。

对北美大专院校的师生来说,这无疑为他们提供了召开一系列座谈会、研讨会和专题报告会的可行性,并且有可能重新改写他们的教科书;对于记者们来说,则为他们提供了成为上千的杂志稿件和书籍。

几天之后,民答那峨岛的达沃机场吵吵嚷嚷,乱成了一锅粥。西方人没头没脑,四处奔跑,极力想揪住任何一个能带他们去塔沙得的人,而很少想到实际上这是很困难的。

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

这些土著人叫“塔沙得”

塔沙得岩洞位于菲律宾群岛南部最稠密而又未有任何标记的热带雨林中,至少要花—个星期在崎岖的山道上颠簸行走几百英里才能进入该地区,其后还要花好些天,在密不透风的丛林中砍伐出一条路来。

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

“塔沙得”

坐飞机则更困难,因为岩洞周围的地形过于陡峭,树木茂密,连直升飞机都难以降落。不过,没过多久,就有一群自封的塔沙得的向导来到达沃机场帮助这群好奇的外国人实现他们的计划。一切都是可以办到的一一当然得花大价钱。

很多塔沙得的寻访者甚至还未走出机场,就已丧失了一切:金钱、耐心、理智。至于塔沙得的热带雨林,他们连瞟都未瞟上一眼。

即使设法到达通向热带雨林的某一城镇——布里特,特波利或达特文,便再也不能向前一步。这里,他们遇到由土著武士筑起的一道坚固的人墙。这批土著武士是菲律宾政府专门负责少数民族的武装合队长官小曼纽尔·伊利沙尔德辖下的一支私人部队。

虽然伊利沙尔德是塔沙得这一消息的直接传播者,他却郑重其事地表明他不会允许这一部落被考察观光者的人流淹没、吞噬。每一位意欲前往观光或考察的人都需呈上一份理由恰当的正式的申请书,待批准之后,才能按次序等待,只有极少数可获得优先,而且也只有那些对这次不同凡响的考察在生理和心理上做好充分准备的人才能冲锋陷阵,直达目的地。

很多人对这一安排感到十分恼火。有人指控说,伊利沙尔德对名声和金钱似乎比对科学要感兴趣得多。自由撰稿人或无缘得到实力雄厚的研究机构资助的学者很快便发现,西方最大的电视公司和发行量最大的杂志出版商的代表,手里挥舞着支票,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

“塔沙得”居住的岩洞

据报道,“国家广播公司”付给伊利沙尔德400万比索(25万多美元)以获准拍一部塔沙得的纪录片,“国家地理”显然也支付了一笔相当的巨款用以在杂志上抢先登载此消息及类似的文章。

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

塔沙得部落的地理位置

德国的北德意志广播电台动用了实力雄厚的外汇拨款以便越过《纽约时报》、《生活》和《洛杉矶时报》而抢先一步,而后者也不甘示弱,很快便插到那些毫无特权而在队列中耐心等待的记者和科学家前面,以至菲律宾本国的科学家抱怨说,他们完全就不被当回事。

即使有了菲律宾官方的允许和帮助,要到达塔沙得也是一桩要冒生命危险的买卖。伊利沙尔德不愿意修筑一条正规的道路,以免非法寻访者找到地方。

他雇用了一队特波利的土著人费尽干辛万苦用链锯和绳索在200英尺高的大树顶部筑起一个临时的“着陆巢”,早期的塔沙得的探险家们只能从伊利沙尔德的私人直升飞机上沿绳索下降到这个左右摇摆的“月台”上,然后再从树顶沿绳梯下到地面。一箱箱的给养和摄影器材经常滑落,掉进下面的丛林,就再也找不回来。

然而,当探险队员们从树上下来,却看到了一副他们怎么也未想到的田园牧歌式的景象:透过丛林浓密的树冠,太阳撤下一道道阴影,25个塔沙得的土著居民个个赤身裸体,而又心满意足,犹如生活在伊甸园中。

他们满怀爱心、慷慨大方,他们拥抱并嗅吻每一位来访者,并欢迎他们进入他们居住的岩洞。他们将最好的食物(蝌蚪、蛴螬)奉献出来,在火堆边清出地方安顿他们,对每一位来访者都像对待失而复得的老朋友:西方各界——科学家、记者等———全都为此倾倒万分。

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

“塔沙得”十分友好

塔沙得的日常生活简单、和谐。每人每天花3—4小时为集体寻觅食物。岩洞倒无需什么打点,大部分时间花在闲聊、睡觉或娱乐上,孩子们犹如猴子在高高的藤曼上荡秋千,不时发出欢快的叫声;成年人则唱歌,讲故事、演出日常喜剧。不几天,他们便模仿来访者的工作和习惯,用木材片或石头片仿制收音机,并往这些所谓的收音机里大喊“哈罗”、“听到”、“通话完毕”。

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

塔沙得的日常生活简单、和谐

令人费解的是,尽管他们有的是闲暇,却不在洞壁上作画或制作乐器,他们也不用陶器。虽然到处是植物、树皮,而且夜里经常很寒冷。他们也从不想到要织布或编席:他们不抽烟,也不嚼烟叶———这是地球上几乎所有种族都有的嗜好一——他们也没有用以量度或计时的数字系统。

虽然他们离森林边缘的布里特和特波利村庄不到一天的路程,却对这两个村庄一无所知,也从未有兴趣去拜访他们。据说他们的祖先曾告诫他们,只要一离开这片森林,不幸就会降临,他们不想这样。

他们没有宗教,不举行婚礼或葬礼,也没有墓地。当某个人死去时,他或她就消失了,他们只是随便地用树叶把死者盖上。他们没有灵魂或来世的概念,然而他们的祖先曾预言过:只要他们呆在树林里,将来有一天会有一位好人出现,这位好人会绐他们带来欢乐和好运。

按照塔沙得人的说法,小曼纽尔·伊利沙尔德就是那位好人,虽然他并不是第—位“外部世界”的闯入者—一据说在这以前,一个叫戴夫尔的布里特人就发现了他们的存在,是他将此事报告了伊利沙尔德——他们选定了伊利沙尔德,而伊利沙尔德的定期拜访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了希望和目的。

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

塔沙得的日常生活简单、和谐

他们委婉但却坚决地拒绝与外界来访者的任何接触,除非伊利沙尔德在场做他们的中间人,

西方媒介对塔沙得极为钟情。那个夏末,国家广播公司的新闻报道、电视广播用一首赞美旧石器时代人纯良、和谐的赞歌融化了美国人民的心。

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

石器时代的部落

“国家地理学会”于当年12月匆忙赶出一篇简略的文字“石器时代部落的最初一瞥”子以付印,8个月以后又发表了一篇极为详尽的报导文章,每一篇都配发了大量照片。照片上赤身裸体的母亲怀抱着婴儿,孩子们大睁着眼睛,惶惑的目光穿过漫长的世纪向外张望。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在电视上播放了“国家地理学会”一篇题为“民答那峨岛上的最后部落”的文章,足以证明该学会听取得的极大成功。“塔沙得让世界重新认识了人类”,一位编辑在1972年8月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如果我们远古的祖先如同塔沙得人一样,那么我们的血统将比我所想象的要好得多。”

也有少数科学家写了几篇反面文章——尤其是那些被拒绝进入部落的人。他们把主要矛头对准了伊利沙尔德,说他是马尼拉某一有钱有势的大家族中的花花公子,因此人们难以相信,他对民答那峨岛会突然引起如此兴趣。

在菲律宾,反对他的人说,伊利沙尔德只是把民答那峨部落作为下一次大选的台阶(尽管伊利沙尔德一再否认。他确实于1972年参加了菲律宾议会的角逐,不过最终落选)。

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

“塔沙得”

有指控说,那些不支持伊利沙尔德关于塔沙得理论的科学家不久就失去了“塔沙得的优惠”。一位人类学家抱怨说他因为向伊利沙尔德指出他的士兵们在偷偷地兜售“塔沙得米饭”,而成下岛上不受欢迎的人。一位语言学家说他因为听到了塔沙得入使用“灰浆”、“栽种”和“屋顶”等词,便突然发现他的去信再无答复。

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

各行各界一致要求要对塔沙得作更好的保护

但这些只是众口一声的颂辞中的一丝不谐和之音。各行各界一致要求要对塔沙得作更好的保护。许多著名的环境学家和政治家都在暗中支持伊利沙尔德,他当时正大张旗鼓地努力禁止菲律宾伐木者进入塔沙得的领地。

美国最负盛名的飞行员、德高望重的查尔斯.A·林道伯袼接受了伊利沙尔德的邀请,访问了塔沙得并宣称塔沙得人是“现代人几乎已经遗忘的古代智慧的守护人”。

1973年,菲律宾总统菲迪南德·马科斯因为宣市塔沙得上千公顷的热带雨林为自然保护区而受到世界的赞扬。

他的第一发现是他们已不在那儿。他们住的岩洞空空如也。

他的第二个发现是,尽管他们在此地已居住了几千年,却似乎未留下任何生活的痕迹。

他的第三个发现是离开热带雨林后从附近的布里特土著人那儿得到的。他们说塔沙得人经常从他们住的树林子里出来,穿着衬衣,裤子,到布里特人的集市上购买肉类、粮食以补充他们那非常有限的”石器时代”的食物种类。

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

岩洞空空如也

这一消息不仅给塔沙得的神话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但更令人吃惊的消息还在后头。美国广播公司的电视摄制组前往拍摄“新闻报道”节目,顺便做一做调查了解。他们发现所谓的石器时代人住在普通人居注的木质框架的屋里,穿着普通人常穿的T恤衫(有一个前面还印有“哈里一戴维森”的字样)、牛仔裤,他们抽烟,并都戴有手表。

世界炸开锅 史前人类竟然还存活着

史前期的岩洞人是伪造的!

调查者们发现,这些塔沙得人实际上就是布里特和特波利人。伊利沙尔德让他们装扮成史前期的岩洞人,这样可以争取外国援助和政府保护。每当有科学家要前来造访、研究他们时,他们便搬进岩洞。“伊利沙尔德说,只要我们赤身裸体,显得贫穷,我们就会得到资助。”其中有入这样解释说,“可实际上并不解决问题,我们比从前更穷了,伊利沙尔德对我们说谎。”

事实表明,伊利沙尔德这样干,并不仅仅是为了撒谎。趁着马科斯政府倒台的混乱之际,他携带着塔沙得基金会的所有资金一一大约2.041亿美元逃离该国。显然,他的语汇里不会缺少“偷窃”这一概念。

    相关内容